【聚焦澳洲】,时事新闻深度挖掘

整理报道:文泓

1月25日,据《时代报》报道,因中共病毒大流行而导致延误的手术正让无数病人遭受痛苦,最新数据显示,等待期超过一年的病人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

澳大利亚卫生和福利研究所(AIHW)于周二公布的择期手术报告显示,在2020-21年,7.6%的病人(约57,300人)等待手术的时间超过365天,比前一年的19,264人(2.8%病人)有所上升。

第一波大流行中已积压了很多等待病人,2020-21年的手术总数增长了10%,在新州和维州都在奥密克戎爆发期间,政府再次实施择期手术限制后,人数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墨尔本的简·哈里西一直在等待新的髋关节置换手术,这位42岁的女士,由于在婴儿时患有髋关节发育不良,已经在她的髋关节和骨盆上做了十几次手术,现在她发现走路越来越痛苦了。

她说:“我已经等得心灰意冷了,现在无法计划任何事情,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接到电话,说可以进行手术。”

哈里西女士的手术最初被预定在去年10月,当时德尔塔病毒爆发,引发了大规模的预约手术取消。随后,她得到了一个1月份的日期,但由于她正在从新冠感染中恢复,不得不再次推迟手术。

63岁的新州男士罗汉·古德温从事建筑工作,在被告知等待髋关节置换手术将是“6个月后医学专家诊断,然后在名单上等12个月”之后,他放弃了公共等待名单。

古德温先生说:“一个拄着拐杖的建筑工人走路非常吃力”。在12月他选择了支付费用的私人手术。

AIHW的报告显示,择期手术的等待时间中位数增加了一周,从2018-19年的41天到2020-21年的48天。等待时间中位数增加最多的是扁桃体切除术(123天)、静脉曲张治疗(94天)和全膝关节置换(85天),头颈部手术的等待时间中位数为112天(以前是84天),而眼科病人必须等待118天(以前是73天)。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主席、骨科医生奥马尔·科尔希德说,择期手术等待时间的井喷是公立医院几乎没有多余的医疗能力这一事实的必然结果

他说,当关节置换等骨科手术被推迟时,病人往往会陷入慢性疼痛,只能依赖大量药物,而无法工作。科尔希德博士呼吁联邦政府向各州的医院系统提供额外资金,以帮助不断消除等待名单。

墨尔本外科医生吉尔·汤姆林森说,上周她不得不告诉一位患有皮肤癌的病人和另一位术前无法工作的病人,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他们做手术。

澳洲医学会维州委员会成员汤姆林森博士说,她仍然可以使用局部麻醉做一些小手术,可以说,这些手术的紧迫性不大。在维州,大多数第二类和第三类择期手术都被推迟了。她呼吁维多利亚州政府制定出恢复择期手术的路线图。

私营医院协会主席迈克尔·罗夫说,各州卫生部门“需要与私营医院协商,以安全的方式放宽限制,以便医院[可以]为被推迟手术的本地人增加医疗援助”。

皇家外科医学院新州主席帕亚尔·慕克吉说,除了持续的择期手术积压,一些紧急手术也在新南威尔士州受到干扰,因为该州每周都有数千名医疗保健人员休假(隔离)。

这位悉尼耳鼻喉科医生说:“这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人员的问题。”

她说,手术的专业性意味着病人要在不同的医院之间转移,以确保他们被合适的外科医生、麻醉师和护士看诊。

尽管新南威尔士州的日间手术仍在继续,新冠感染的高住院率导致州政府在本月初再次限制私立和公立医院的大多数二类和三类择期手术。

慕克吉博士说:“希望我们已经接近疫情的高峰或正处于高峰期(稍后下降),否则我们的医疗系统得不到一点缓解,我不知道这些积压的手术我们要处理多久。”

原文链接:Australian hospitals: Number of patients waiting over a year for surgery has almost tripled (theage.com.au)

发布:tianzhihuan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