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三只松鼠

来自网络截图

上一篇我们说到中共在地质条件非常恶劣复杂的西藏墨脱正在规划修建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水电站,其目的除了经济方面的考虑外,更重要的是其军事方面的考虑,通过修建大型水电站与下游的印度抢夺水资源,从而达到控制印度的目的。除此之外,中共在青藏高原还以水资源为武器,在河流上游大肆修建水库,控制下游河流的国家,以达到他们的险恶目的。

西藏是淡水资源的源头,亚洲的九条大河都发源于青藏高原,因而可以说中共控制着亚洲的“水塔”。黄河和长江发源于西藏,贯穿中国(腹地),但是亚洲的其它大河,比如湄公河(在上游的中国境内称之为“澜沧江”)、布拉马普特拉河(发源于西藏,上游中国境内叫“雅鲁藏布江”)、印度河、奇纳布河、萨尔温江(上游在中国境内的河段称为“怒江”)都是跨国河流。然而,不幸的是,中共把“国际水道”作为手中的重要武器,以此霸凌、胁迫下游多国,既荼毒于中华,又祸患于全球。

除了雅鲁藏布江,中共在上游澜沧江修建的11座大坝,对下游湄公河造成严重影响,威胁着直接依赖湄公河为生的7000万人的生计,而中共建的水坝限制了水量正是原因之一。这些大坝的建设都是有助于中共的利益,而对下游依赖湄公河生存的国家只有伤害。

世界上最高的大坝(小湾电站)在澜沧江(湄公河在中国境内的上游)上,建在澜沧江从青藏高原开始向下俯冲之处,这也是湄公河水流减缓以及水生生物遭破坏的原因。这也导致了整个东南亚地区的严重干旱,甚至严重影响到粮食减产。所以除了渔业供应受到严重影响以外,有几千年历史的东南亚社会的水稻种植业,也正在被摧毁。必须指出的是,大米是该地区超过5.57亿人口的主食。而且,在类似柬埔寨的一些澜湄联盟成员国中,贫困率预计将在未来几年中翻倍;而在缅甸,近一半人口正面临陷入贫困的风险。中共的操纵和干预,只会让形势变得更糟。

中国拥有国际河流的数量和跨境共享水资源量,均各列世界各国前列。计大小国际河流(湖泊)有四十多条,其中有重要的国际河流15条,而这15条中有12条源于中国。中国的国际河流涉及邻近约19个国家,其中15个为接壤国,影响人口(据1995年不完全统计)近30亿(含中国)。初步估算,每年出境水量约4000亿立方米,相当于甚或超过长江的年径流总量。

这就为中共利用所掌握的水资源“武器化”提供了条件,而中共耍弄起“水武器”来,其危害太大了。“水武器”的运用,并非仅限于水电开发与水量控制,还包括跨国水污染防治、生物多样性保护、紧急情况应对、维护流域生态安全等等方面。尤其,如果中共从政治角度甚或军事角度使用“水武器”,其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

反制中共的“水武器”,已经成了世界有识国家的当务之急。2020年9月11日,美国宣布启动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Mekong-US Partnership,包括美国、缅甸、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称之为“印太愿景和东盟战略伙伴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支持这一伙伴计划,美决定投资1.5亿美元支持湄公河流域的国家恢复新冠疫情中的损失、打击跨国犯罪、发展能源和电力市场等。此外,印度、日本、澳大利亚等国也加大对湄公河区域的投入,反制中共的“水武器”。文贵先生爆料指出,孟建柱和孙力军等更是利用湄公河掠夺资源,进行走私毒品、黄金、珍贵木材、人口和玉石等跨境犯罪,进而操控整个东南亚。如何反制中共,是对每个国家和国际社会的严峻考验。

多年前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战略研究所的切拉尼教授的《水:亚洲的新战场》一书业已指出:中共在水资源利用和水坝修建方面越来越习惯于采取单边主义做法,有意避开水资源方面任何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并且拒绝解决邻国的疑虑。

中共其一贯的歪理说辞是,中国境内的水电开发“是中方正当权利”;并还逃避解决争端的法律途径(中共对绝大多数已签署、批准或加入的国际条约中仲裁条款和司法解决条款的保留)。这集中体现为中共拒绝加入《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公约》,目前全世界只有三个政权反对《公约》,中共就是其中之一。该《公约》由国际法委员会起草,1997年5月21日联合国大会通过,是目前关于国际水道利用与保护方面最具影响力的公约。中共反对使用国际水道“不造成重大损害”原则,完全是强盗逻辑,对抗国际共识。

“我们看到西藏正在消亡。而西藏的水资源正在被武器化,并且被从依赖它的亚洲人民那里偷走。”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莫拉.莫伊尼汉说:“这是世界上最重大、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对西藏水资源的武器化和盗取,以及对青藏高原的军事化,都会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西藏一直是验证中共政权反人类罪行的试金石”,莫伊尼汉说,这是一个充满创伤的地方。

参考消息:

https://www.ntdtv.com/gb/2021/06/12/a103141440.html;

https://www.ntdtv.com/gb/2021/12/20/a103298309.html

编辑:ci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