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Nstar 校對:人間四月

許多瑞士銀行正在吸引來自新興國家的超級富豪客戶,但正如行業領導者瑞銀現在所經歷的那樣,這始終是走鋼絲。

企業家、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中共政權的批評者,現在是索賠總額達數億美元的原告:郭文貴先生——現在對瑞銀來說簡直是一場噩夢。

因為這家瑞士銀行正在盡最大努力阻止郭先生在倫敦提出的損害賠償要求。據彭博社報導,郭文貴先生想從瑞銀那裡拿回5億美元的鉅款。瑞士當地媒體也報導了此案。

這與 2015 年的所謂追加保證金有關,金融機構沒收了作為貸款抵押品的股票,並顯然以低價出售。這是“放貸”業務的一個跡象,自2019年資產管理重組以來,這家大銀行也一直在推動這一業務。提供存款抵押貸款可能是有利可圖的,但追加保證金被證明是市場下跌的潛在風險——而且往往以糾紛告終。另一方面,有些客戶儘管損失了數百萬美元,但仍然可以承擔昂貴的訴訟費用。

除了郭文貴先生讓瑞銀睡不好覺,報導還提到不夠“幸運”的瑞幸咖啡也讓瑞士信貸(CS)嚴重受挫。2020 年春季,瑞幸咖啡的股票在操縱銷售後暴跌——該銀行不得不絞盡腦汁來應對高額的貸款違約,因為作為抵押品的證券已經貶值太多。

對於瑞士大銀行來說,這類事情不會停止。據媒體報導,去年 11 月,瑞信對一名據稱欠瑞士研究所 7800 萬美元鉅款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子提起訴訟。該王子用這筆錢資助了一座別墅和一艘遊艇。而瑞銀最近也通過法院命令取消了前印度啤酒廠維傑·馬利亞的倫敦城市宮殿的贖回權。該銀行曾於2012年將這處房產作為其發放的相當於 2520 萬瑞士法郎貸款的抵押品,但馬利亞無法按時償還貸款。

關於郭文貴先生是否可以在倫敦提交訴訟,報導稱還存在爭議,但是正如郭先生所說,他相信美國和英國的法律系統,再難的訴訟他也要打下去,因為這是有關中共藍金黃世界、關於正義是否可以得到伸張的重要案件,瑞銀的噩夢才剛剛開始!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