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东京樱花团/华夏伊人

图片来源

美国民事诉讼制度经过两百多年的演变,已经成为全球典范,它充分体现了美国宪法赋予并保障的自由、公平、正义等价值目标。程序的正当性是每个民事诉讼制度实现其价值的前提,而抗辩制度和陪审员制度是美国民事诉讼程序的“灵魂”,应为抗辩能够全面提示案件事实,陪审团能够更客观地认定案件事实,“事实”是案件得到公平判决的唯一依据,它使法典、判例和法官的作用得以“活化”。

抗辩制,也称当事人主义,即诉讼程序和其它辅助程序都必须由当事人自己发动,而且自行承担举证责任,双方当事人有权利使用任何法律允许的方式提出己方证据,否定对方证据。在这个过程中,法官应该是中立者,给予双方同等的举证和质证权,如果法官限制其中一方当事人行使举证质证权,实质上是剥夺了该当事人法定的诉讼权,是一种违法行为。

陪审制,不仅是司法制度,更是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七条规定:“在普通法的诉讼中,其争执标的超过二十美元,由陪审团审判的权利应受到保护。”《联邦地区法院民事诉讼规则》38(a)规定:“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七条赋予当事人的陪审团审判的权利或美国其他指定法赋予当事人的陪审团审判的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当事人依法提出陪审团审判要求,如果法院没有正当理由,滥用自由裁量权剥夺当事人陪审团审判的权利,是一种违宪行为。

在民事诉讼中,如果一方当事人的抗辩行为被非法限制、陪审团审判的权利被无正当理由剥夺,那么就表明法官和法院已经违法和违宪。在此前提下,法官作出的所有不利于该民事诉讼被限制和剥夺权利的当事人一方的裁决都是无效的。程序违法,实体的功能和价值无法实现,因此“违法即无效”。没有程序公正,就没有真正的司法公正。

正如美国联邦大法官道格拉斯所说:正是程序决定了法治与随心所欲或反复无常人治之间的大部分差异,坚定地遵守严格的法律程序,是我们赖以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主要保证。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老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