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字幕:喜国公民

视频来自网络

通常情况下,疫苗开发是以10年为一个时间线。而且你安全是一个关键的重点。偶尔一种疫苗的开发时间可以短至5年,但仍有大量时间用于安全性。

辉瑞公司没有遵循既定的高质量、安全性和有效性协议,这一点从一开始就很明显。对于辉瑞新冠疫苗,一切都在一年之内完成。它跳过了动物试验。第二和第三阶试验段被合并。之后,紧急使用被授权。试验取消了双盲性,并开始推广。

现在有一种说法,即新冠疫苗产品不需要进行测试,因为mRNA技术已经经过了广泛的测试。但是mRNA技术是传递机制,而不是新冠疫苗本身。所以这就好比说,既然我们过去已经安全地使用了注射器,那么通过注射器注射的任何东西都是安全的。而实际上我们的科学家对mRNA传递机制本身的影响仍有担忧。

辉瑞试验的另一个问题是人口统计方面的误导,受新冠病毒影响的人的年龄分布与试验中的年龄分布有很大差别。例如,因新冠病毒感染而面临最大死亡风险的人中,85%的人都在75岁以上。但如果你看一下辉瑞公司的试验人口统计,你会发现只有4%的试验对象年龄在75岁以上。

在设计一个潜在治疗方法的疗效和安全性的试验时,重点应该放在能够从该治疗方法中获益最多的目标人群上。相反,辉瑞公司选择了来自年轻人口的参与者,而没有选择免疫反应相对较差的老年人。

他们不仅在年龄方面向我们展示了误导,而且在健康因素方面也是如此。他们测试了健康人群,而没有选择那些在现实生活中更容易受新冠病毒影响的人群。

在现实世界中,95%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人至少有一种综合症被列为死因。而实际上这些人平均患有四种综合征。但在辉瑞公司的试验中,只有21%的参与者患有其它疾病。在辉瑞公司的试验方案中,有一份长达数页列有各种疾病的清单,被排除在试验之外。

他们排除了孕妇、哺乳期妇女、患有过敏症的人和精神病患者、免疫力低下的人、患有出血性疾病的人、以前对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最近服用过处方类固醇的人,等等。

从来没有任何数据可以对这些人接种新冠疫苗进行安全声明。然而,他们并没有被排除在强制接种和疫苗护照之外。这些新冠疫苗在健康人身上进行了测试,然后立即给社会中最弱的群体、老年人和有多种健康问题的人接种。这既不科学也不道德,而且可能导致了新冠死亡人数以及其它死亡率的上升。

消息来源:The Pfizer Inoculations For COVID-19 – More Harm Than Good – VIDEO

前一篇:为什么接种辉瑞新冠疫苗的弊大于利(三)

下一篇:为什么接种辉瑞新冠疫苗的弊大于利(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