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字幕:喜国公民

视频来自网络

当我们看严重的新冠疫苗副作用时,造成明显干扰正常日常功能的病例,有75%的增长。如果我们看一下严重的副作用,也就是任何涉及到去急诊室或医院就诊或任何长期副作用的病例,在接种组中增加了10%。

所以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实际的一级证据。从一个随机对照试验来看,辉瑞公司的新冠疫苗接种会增加患病,而不是减少疾病。这与政府需要接种疫苗的目的相反。这意味着他们未能证明这些新冠疫苗是安全的。

如果你让人们比接种新冠疫苗前更容易生病,那么你是否减少了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并不重要。

接种新冠疫苗不仅增加了患病的风险,而且还增加了死亡的风险。在左边,你会看到一个表格,显示了取消双盲之前发生的死亡和死亡原因,也就是说,在试验的头两个月发生的死亡。

由于接种新冠疫苗的理由之一是保护人们免于死亡,你会期望看到接种组的死亡人数减少。相反,他们的死亡人数实际上略高,接种组有15人,而安慰剂组有14人。

这对辉瑞公司的新冠疫苗来说已经很糟糕了,但实际上,在取消双盲后的几个月里,也就是安慰剂参与者开始跨组并接种新冠疫苗的时候,情况变得更糟,因为又有五人死亡,而他们都接种了新冠疫苗。

辉瑞公司没有像其他公司那样把这些死亡病例放在一个表格里。实际上,我们发现它们被埋在报告的文本中。原先接种的三人和两个原本在安慰剂组的人到了接种组,接种了疫苗,都死了。因此,接种组共有20人死亡,而安慰剂组有14人死亡。

这种死亡人数的增加是新冠疫苗危害的一级证据,因为它来自于随机对照试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试验本应证明接种是安全的,但它们没有。相反,它们证明接种会造成伤害,包括死亡。

而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死亡类别也令人担忧。新冠疫苗副作用产生的与心血管相关的病例总共有14起,接种组的数量几乎是后者的两倍。

我们必须问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如果看看辉瑞新冠疫苗试验是如何设计和执行的,你实际上可以看到这种情况是如何发生的。

(待续)

消息来源:The Pfizer Inoculations For COVID-19 – More Harm Than Good – VIDEO

前一篇:为什么接种辉瑞新冠疫苗的弊大于利(二)

下一篇:为什么接种辉瑞新冠疫苗的弊大于利(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