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娜观察】,与您一起洞察世界

图片来源:logos-world.net

翻译:文扬
编辑:Mttfly

塔拉·亨利(Tara Henley)写道:“在加拿大广播公司工作就是接受认知失调,放弃新闻诚信。”

记者兼作家的亨利向加拿大政府资助的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写了一封言辞尖锐的辞职信,指责它兜售社会正义教条,禁止自由辩论,并以公平的名义对特邀嘉宾进行种族定性。

亨利的作品也出现在美国和英国的多家媒体上,在近十年后,她本周从该新闻网辞职。亨利发表了一篇类似辞职信文章在她的新Substack博客和偏向保守的《国家邮报》上。文章写道,自从她开始在加拿大广播公司工作以来,该公司“从一个值得信赖的新闻来源,变成了炒作点击率、读起来像模仿学生报刊的烂新闻。”

自称是左翼的亨利声称,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管理层完全接受了“源自美国常春藤大学校园的激进政治议程”,禁止对“清醒”的正统观念提出任何质疑。

亨利称,这一议程延伸到了选择哪些嘉宾出现在加拿大广播公司的节目中。根据她的信,记者在预订嘉宾时必须填写“种族概况表”,以确保他们预订的“某些种族的人多,其他种族的人少”。

在选择报道的主题时,亨利说,关于“像封城、疫苗强制令和停课停学这样使社会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之类的真正热点话题,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管理层没有报道的兴趣。而是优先报道“争议较小的新闻”和“推特不喜欢的普通人的想法”。

亨利说,几个月来,她一直收到读者和观众对该网络编辑方向的投诉。她写道:“人们想知道为什么加拿大广播公司不优先报道当地广泛关注的问题,相反去报道一些细枝末节的新闻。”例如,加拿大广播公司今年发表了多篇关于菲律宾他加禄语中缺乏“非二元”术语的文章和视频,并将“头脑风暴”和“蹩脚”以及“黑名单”和“野蛮人”等术语描述为“你在使用时可能要三思而行”的词汇和短语。

亨利对加拿大广播公司的不满并不是唯一的,她也远不是近年来第一个抨击所谓“清醒”的主流媒体的人。她和其他记者一样,离开了让他们成名的主流媒体,在Substack等平台上追求编辑自由。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巴里·韦斯(Bari Weiss)和《拦截》(The Intercept)联合创始人格伦·格林沃尔德(Glenn Greenwald)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迁移到了Substack平台上。两人都指责其前雇主的意识形态审查制度,甚至Vox联合创始人马修·伊格莱西亚斯(Matthew Yglesias)也很快效仿,他是一名公开的自由派。

但是,另一位前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周一在推特上发表反对亨利的观点。艾哈迈尔·汗(Ahmar Khan)在提到亨利转投Substack时,在推特上说:“亨利因糟糕的写作能力想通过批判主流媒体以骗取声誉。”但艾哈迈尔的说法无法解释亨利能在加拿大广播公司工作将近十年的原因。

原文链接:Top reporter explains quitting the ‘woke’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发布:Mttfly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