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编辑:东京樱花团/peterwong

图片来源

陕西西安市疫情严重,目前仍处于封城状态,不少市民因其所住的小区出现确诊个案而需要隔离。然而,西安市民孙辉在出现发烧、咽痛等症状后,连续多日请求相关部门收治自己未果,一度想冒险离家让防疫人员“抓走”自己。不幸的是,家中其余5人,包括年仅1岁及4岁的儿女都相继确诊。至此,一家六口全部感染中共病毒(新冠肺炎Covid-19)。

密接者主动要求隔离,却被拒绝

孙辉介绍,他在西安市雁塔区科技二路光电园的一间工程公司上班,一家六口住在金地西沣公元小区二期,包括妻子、小舅、岳母,以及其分别4岁的儿子和1岁2个月大的女儿。

去年12月20日,光电园因为有确诊病例而被封楼,孙辉次日(21日)开始出现发烧、头痛、眼痛、腹泻、咽痛等症状。他最初以为自己只是感冒,为了不传染家人,当天他自己睡在小房间,更与家人开玩笑称“别感染了新冠”。

22日凌晨1时半,公司来电通知有同事确诊,于是孙辉起床收拾并将家中所有物品消杀,等防疫人员将他带走。他表示,公司同事感染是属于B类密接(密切接触),要立即被带走隔离,而其他住在西安市高新区的同事,23日就被接走隔离,但住在雁塔区的他一直未被接走,最终更演变成居家隔离。

孙辉表示,直至22日下午仍未有防疫人员上门,由于自己的症状比较明显,又是密切接触者,于是他致电小区物业、社区,社区上报到街道。不过,街道办的工作人员上门后没有将他带走,而是在其家门贴上封条,让他居家隔离,“封门的时候,我跟他们有争议。我说这不行,我是B类,不能居家隔离。他们答覆:‘ 先做核酸。’。”

核酸检测成阳性,再次检测要求防疫人员上楼被拒绝

12月21、22日,孙辉曾在小区中接受混采(将5人或10人的采集拭子放在同一个采集管)及单采(一个人的采集拭子放在采集管中)的核酸检测,结果混采的结果出现异常,“工作人员还说,等22日的核酸结果,‘如果是阳性,就送你去定点医院;要是阴性,就送你去普通医院看病。’。”

25日凌晨,孙辉妻子确诊阳性后,被送往西安市胸科医院。

12月24日,孙辉妻子确诊阳性。直到25日凌晨3点,夫妻俩还在互相安慰。

23日,孙辉再收到通知,公司出现第二宗确诊个案。当晚9时许,有防疫人员到小区并让孙辉落楼做检测,他告知对方自己是密切接触者,需要居家隔离,家门更贴上封条,需要防疫人员上门为他做检测,“我说,如果你不上来,我就不做。结果他真的走了。”

相关部门互相踢皮球

孙辉透露,他之后曾致电多个相关部门,得到的回复都是他有症状,但家人没有症状,必须等核酸结果,“我等不了了,就告诉他们:‘等核酸结果出来也行,但必须赶紧把我家人带走;不然一到9点,我就自己下楼’。”

24日上午10时,防疫人员上门将孙辉的家人接走。孙辉表示,家人被带走前曾做核酸检测,但自己明明是密切接触者且症状严重,反而是最不受重视,于是他致电街道办及区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派人为他做检测。

同日,孙辉收到疫情防控指挥部来电称,22日的核酸结果是阴性,“我还挺高兴的。我觉得是我弄错了,就是感冒”,当时更认为“22 日的结果,只能说明22 日当天是阴性,过去了37个小时,还能是阴性吗?”。惟当晚10时,孙辉接到区疫情防控指挥部通知,称其妻确诊阳性,“我妻子中午做检测,晚上核酸结果就出来了,这才是真正‘加急’的,比我的都快。”

疫情管理混乱

孙辉得知妻子确诊后非常难受,于是再向相关部门反映问题,又用激将法要求派人将他带走隔离,“我说,你们要不来,我就自行下楼,这样我就违反了防疫规定,要么警察把我抓走,要么防控人员把我抓住也行。”

不久后,雁塔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来电,表示会派车送孙辉到收治发烧患者的医院。他当场反对,并向对方解释自己21日就有强烈症状,妻子确诊,所以他百分之百是确诊患者,“你把我拉到医院,我害医院的人;你把我拉到酒店,我害酒店的人。”

孙辉陷入了一个“叫天不应,叫地不闻”的处境。为了自救,12月25日他在微信聊天群向其他住户坦白道歉,解释是因为他才被封楼,但一直无人将他带走隔离,而其症状亦愈发严重,遂决定离家让人捉走,“我不想害大家。我不能下楼散播病毒。我就想有人来给我做核酸,把我接走!。”

没想到,其他住户得悉都纷纷安慰孙辉,又帮他致电多个相关部门。最终,疫情防控指挥部于25日下午派车将他接到隔离酒店,并于26日得知自己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听到这个消息,我反而很高兴,因为我终于可以不再居家隔离,可以被救治了。”当晚10时,孙辉被送入西安市胸科医院。

孙辉表示,目前只有咳嗽症状,每天都要吃药治疗,“大概再过5天,CT结果就会出来。如果症状消失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做核酸,转移到康复医院。之后顺利的话,就可以回家了。”

消息来源:西安疫情|本土个案密接者多次请求隔离未果一家六口先后确诊

校对:东京樱花团/知了知了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