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发布:Quana 齐天二圣

新的一年,人们往往会在这样的时间结点上想起一些事情,关于过去、关于当下以及未来。鲁迅先生曾说:记性好的,大概都被厚重的苦痛压死了,只有记性差的,还能欣然活着。

这一年,苦痛虽多,但因为爆料革命给我们的希望大过苦痛,所以我们非但没有被苦痛压死,反而越战越勇,大有破茧而出的气势。我们不仅欣然活着,而且活得欣欣向荣、茁壮成长。

有多少人还记得两年前的今天?只是因为说了真话,李文亮医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可悲的是两年后的今天,我们仍须穿过谎言的屏障,冒着被说成是精神病的风险,闪烁其词地向亲人和朋友传递真相。生在这个无休无止的仇恨、谎言、告密、抵制、撕裂的时代,我们或多或少都受到了精神的上的伤害。

早上一开机,便看到一堆讨厌的信息。出版社的编辑告知我的长篇小说有影射当朝的章节,需要大改。又说了一些今年书号限制、洛阳纸贵,今年主要是出习思想研究之类的云云。

对于这种只会读「梁家河大学问」的夜壶编辑,向来敬而远之,只是保持合作之内的公事公办态度。突然发现自己是真的老了,竟然连怼她几句的欲望也没有了。那些在嘴边晃了几圈的词全都睡着一般安静。于是礼貌地回了她一条:这书我出不出无所谓,但是您没有权力对我的文章动任何一个字。

突然想起《大话西游》中的经典桥段,遂对自己说:曾经有一个蠢萌的家伙在你面前得瑟,拿常识当真理对你指手画脚,你没有去搭理她,后来终于惊喜的地发现,你又一次战胜了自己。这种「必欲置之不理而后快」的精神并非阿 Q,而是对根本无法沟通的人给予的一种爱护。如果告诉她这个资深改稿人她其实很无知的真相,怕她无地自容。

我们已经被疫情控制了身体,绝不能再让它控制了灵魂。心灵的自由与飞扬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是生命。作为很早的躺平人,我这个「不合作者」弃商从文,就是为了给自己的灵魂找一个栖息之地。在墙国,妄图用文字的愤懑悲怆去记录时代深处的阴郁与民族的忧伤,本身就是将自己置于险境。今天有战友问起我为什么曾经叫「三封」?那是因为曾经创造了被日封三个微信号的纪录。连经营许久的公众号也未能幸免。

一个以摆弄文字为业的人,当有一天突然发现文字对思想有着无可企及却无时无刻死缠着不放的羁绊,就如行空的天马被无数套马杆追索。今天的墙国,满屏的作家学者公知,除了倒腾假古董字画,就是拎着手串充仁波切到处招摇撞骗、帮老杂毛论证「宇宙为什么无限大、地球为什么是一粒沙」,已经不会干别的事了。这些人将读书人最后的一点廉耻心糟蹋殆尽,他们对文字的亵渎也可以让「天雨粟,鬼夜哭」,让仓颉气活过来,捶胸顿足后悔自己发明了文字。

CCP 通过语言和文字传递谎言,宣教假信息和剧毒的价值观。摧毁正常的逻辑、打碎正常的伦理,打压、封杀真相,把中国人困在谎言的茧房之内,使我们向家人传递真实信息越来越难。他们逼着我们把真相裹上一层泥巴丢过去。

可悲的是我们的亲人和朋友,长期被洗脑导致丧失基本的逻辑和判断能力,不具备扒开泥巴看到真相的能力。乃至我们费尽心思传递了信息,家人却认为我们精神出了问题,这种疼痛无以言表。

前几天,听到战友在节目中提到为了给接种疫苗的家人解苗毒,不得不把解药伪装成食物让家人服下去。我们只知道潘金莲为了能长期红杏出墙用毒药谋害亲夫,却不知道一千年后的今天,我们爱家人的方式是如此原始而玄幻。

我们不得不把真相包装成谎言,再击破笼罩着亲朋的谎言屏障去拥抱他们,这样做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无可逆转的误会。但是在穷尽了摆事实讲道理等办法之后,我们仍然无法穿透专制长期铸就的谎言之幕去拯救亲人。我们又不忍放弃,因为事关生死,我们爱他们,希望他们都能平安渡过此劫。

无论多么荒谬的逻辑,有了爪牙就无比正确。比如今天的西安,人们必须出门做核酸检测,不做就自动黄码,甚至会让全家及社区都被抓去隔离。排队做核酸不担心感染,800 米足不出户却可能因为「时空伴随」而黄码;出去买菜却被严格限制,敢出门「流窜」,就会被拘捕。

最大的领导很脑残,二、三、四、五、六层的领导谁也不敢聪明,必须把脑残进行到底。于是许多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就这样被培养成灾难。今天的西安,人们除了用怨声来载道,已经不会用怨声再顺便干点别的了。

就如两年前的武汉和半年前的郑州,哭了闹了骂了十天半个月后,又是坟头上跳起了庆祝胜利的秧歌。在举国挺住、加油和大爱无疆中又兴邦了。西安人民一定会在被轮奸个半死后顽强地高潮,进入死心塌地的斯德哥尔摩新时代。你敢再提那些封城的灾难,你就是「亡我之心不死」,就是「人民公敌」。

突然想起《诗经 · 鸿雁》中的句子:鸿雁于飞,哀鸣嗷嗷;维此哲人,谓我劬劳;维彼愚人,谓我宣骄。多美的句子!内涵与外延兼备,思想与审美并存。幸好当年没有共匪的审查和所谓的语文课,不然,好端端的诗就给毁了。共匪最大的邪恶就是不懂装懂,不但自己不懂装懂,还教育出一堆不懂装懂的废物。

昨天郭先生在大直播中说:中共那些从来就不懂音乐的人却在指导别人搞音乐。整个国家,当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最上面的那个「小本大帝」试图以他小学二年级的哲学水平给全国人民乃至世界指明方向,而全国人民却既不敢怒也不敢言,这是最大的悲哀。

所以,为了创作自由、为了灵魂的绽放、为了我们的后代免于被洗脑、为了我们能正常地表达爱、正常地拥抱我们的亲人,战友们,战斗吧,灭共吧!既然历史选择了我们,就别辜负这个时代,只有消灭中共,才能给人类一个正常的未来!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67d79ae9-90be-4fe9-b19e-37e8c9e419a9.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 Gnews 平台无关。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中共毒计成笑话 赔了贝贝又折兵
文雍漫谈:杨贝贝的七宗罪
文雍漫谈:当告密成为一种被鼓励的行为模式
文雍漫谈:一种突破底线的无耻
文雍漫谈:见证
文雍漫谈:天良丧尽是统治者的通行证 礼义廉耻是穷苦人的墓志铭
文雍漫谈:塔西佗陷阱的底部是沼泽
文雍漫谈:在选择与努力之间
文雍漫谈:他们为什么要让人民比丑
文雍漫谈:心声
文雍漫谈: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的向往
文雍漫谈:国家信用 货币 与新世界秩序
文雍漫谈:一场游戏一场梦
文雍漫谈:一种超越国家意志的信仰——正道主义
文雍漫谈:从希波克拉底誓言到罗马宣言
文雍漫谈:破茧而出
文雍漫谈:假科学之名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