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先生:每个灵魂的体验是不能分享的,它就像这个区块链一样,它每个都是独立的。它完全是,就是独立的,而且没办法去分享。就像我现在,我把我的感受,就你不知道我有这么多战友的时候,大家这么多战友的付出,你们看到我辛苦的时候,你们从来没有想过我看到战友辛苦的时候,我什么感觉,是吧?

你七嫂子从来不看我直播,我才能厚皮脸地在这整天胡说八道,是吧?她要看,我就肯定我不能,说不成这样,变不成这样,所以我也不敢说,是吧?但是你七嫂子,她在旁边经过几年,亲人给她,旁边人给她说,她就老给她讲一句特别重要的话就是,文贵他有这么多人信任他。就像我们很多过去的公司的员工、同事一样,而且这些人都是冒着命风险,因为你七嫂就记住一句话:这么多人是把命给你了,那你去想一想,我付出这时间的时候,你会觉得我累吗?

我从来,我真的我觉得,我对战友有多少爱,我要有一百条命,一万条命,我都会给战友,我都会觉得是我的荣幸,我不会觉得任何的。包括你看路大脑袋、蛇妖闫、九指妖,我老拿他们说事。我一点儿都不生他们的气,一点都不恨他们。而且我可能跟你们说,你们无法(接受),今天是大圣诞,我跟你们说的话,你信不信?

我今天早上为他们祈福,我为他家人祈福。我真的是为他们祈福,我祈福就是:我希望他家人安全,千万别打疫苗了,千万不要染上病毒。而我专门为他们祈了福,就我仅限今天。过去为他们祈福,后来他反了就停了。我也很自私,就停了,是不是?这人的本能就停了,然后今天我就为他们祈福了,为什么?他们也曾经付出过,这是事实,我们不能改变。否则我们就成共产党了。

而且从任何角度说,我们作为一个人来讲,来到这个世界上,当你问灵魂为什么来、干什么的时候,答案就是最简单的。我当初问高僧大德,包括什么这法师、那法师。我问了N个这问题,火来就是回到我大概清丰看守所在里边儿的时候问的问题。刚出来见到的大能、大德问的问题,我得到了答案,当时我都不满意。

我到了五台山,见到那位道人,我跟你们说的高人。我说佛家有很多说法,道家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这位高人就是看着我说,走,咱到外面走一走。就到了前面他修行的那个悬崖峭壁之上,哇塞,几百年的那个迎客松在那长着。他站在那里,他说你看这个风,刮得舒不舒服?我说真舒服,但是很恐惧。他说你往前走是什么结果?我说往前走掉下去粉身碎骨。他说你敢不敢往前走?我说我不敢往前走。我说你敢不敢往前走?他说我也不敢往前走。他说现在咱俩来到哪里?我说咱俩来到了你这个,站在你的悬崖峭壁之上。

他说你看,我已经没有了去路了,我站在了悬崖上。我说是,我只有往后退,咱们再回去。他说,你知道我一生想干什么事?我就想跨过这个悬崖,怎么到对面的山上。他说你知道灵魂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吗?就是让我们的灵魂,乘另外一个维度,能到达另外一个维度。就像你我站在了悬崖峭壁之上,怎么跨过这个悬崖而不是摔下去,走到对面的山顶上去。

他说人类这个地球,是在星河系中造物主让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找到从这个悬崖峭壁不摔下去,到达彼岸,到达山顶那条路。他说佛、道、释只是一家,道家用的是现实法,佛家讲的是未来法。他说无非讲了一个,就是要度过自己。

王雁平最大的变化,她在这里,一生中她跟我那么多年。我在几年前,当她母亲、父亲过世以后,她被如此摧残,几个月在那块睡觉,睡了几个月王雁平。我说你开始听听佛乐。你很难想象王雁平能去听佛乐,她真的开始学佛,她整个人巨大的转变。

我认为佛是最重要的,给了我们一个最大的答案。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灵魂?我们应该去向哪里?你们都很小,你们没有看过被枪毙人的感觉,你没有看过火葬场的感觉。当你看过以后,人的所有肉体实在是太脆弱了。我们的肉体就是那一缕的风,吹过来了,让你存在,你站在悬崖峭壁上。它给了你一个选择,你回去还是你走过去?

你走不过去,是因为你有肉身,拖着你呢,你过不去。但是你想一想,你站到对面山顶的感觉。你没有肉身的拖累,你就会到达彼岸。什么?风能到达彼岸,那个风就是在彼岸来的。我们人类的灵魂就像风一样,去掉身上的这种糟粕和累赘,放下了生死的恐惧,你就会变成了风。灵魂到这个世界来,就是要把你所有的灵魂所带来的那种累赘和恐惧,以及走向……

比如说今天用刚才小飞侠,他问过我最起码三次了都是外星人的事儿。他特喜欢外星人我发现,他问我今天正好是第三次了,你知道吗?你看我记得都很清楚,小飞侠,是吧?因为他在感兴趣,他在探讨人生,怎么能放下我这个悬崖峭壁之上,能到达彼岸,而且不是摔死。你不能说直接跳下去,那就摔死了,摔死就摔死了,没有超脱,是真的到达了彼岸。

这就是我后来在清丰看守所,我突然间就开智了,我觉得。我觉得我在清丰看守所就是我度过了悬崖,否则,我就会留在中国大陆的所有人看到的那样,一生玩儿麻将、吃肉,吃出癌症,到医院有可能有人管,有可能没人管,或出车祸,或者毒死别人,然后自己死拉倒。

你永远不会超越,你的灵魂会再回到,就是道人带我走到刚才我们来的地方,就是人间躲避的房屋里边去,你不会再往前走一步,你不会享受到清风的温柔,自然风的那种魅力。站在悬崖峭壁上,在迎客松下面,风吹过来的感觉。这就是没有信仰的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悲哀啊!

真的是张高丽说的对,宇宙无限大,地球是一粒沙,我们在一粒沙那是干啥的呀?是因为要回到宇宙去。所以我深信不疑有外星人,我们一定会回到宇宙去。我们只是在一粒沙上待一会儿,当当张高丽呀,还是当当郭文贵呀,还是当当你300年的飞飞呀、当当火来啊。

永远不要忘了,这不是我们的终点站,这只是我们的一个——当初我跟那个道人站的那个屋子里边儿,看似豪华、看似舒适,遮风挡雨,实质上我们是一个非常弱的、受了很多病毒的这样的灵魂。那么,今天科学家已经明确告诉你,人类的灵魂是存在的,而且人死亡之后,身体上迅速的都会消瘦的体重,永远是等比例的,永远是等比例,就是某种东西没了。它不是没有重量的,它有质量。

就今天我们说的量子电脑,分子、量子,是吧?所有的,它是有存在的。这就是说,今天我隔着视频,你看咱通过声音,完全科学的方式,达到了一个解释灵魂……咱那么远,全球各地,咱就是看着对方说话,是不是,触手可及的感觉。你去想想,这不就是突破了今天我们所有的人类在物质的社会,这个物和质对我们的枷锁吗?

突破了,我们通过了这个光纤,通过信号、通过电视,我们已经可以对话交流了,这是多么的伟大!那灵魂,那你告诉我,现在我们之间,这在过去这叫神话呀!所以告诉火来兄弟,我们的灵魂是来自于地球之外,宇宙无限大,张高丽说那地方。张高丽修行成功了,修行对象搞错了,是吧?搞网球冠军。

我头两天问一个国内战友,我说那个羽毛球冠军,结果却发现,文贵,你说错了,人家是网球冠军。我老把钊颖当成羽毛球,我搞错了。他说这是网球冠军,不是羽毛球。我说反正是个球,球的冠军就行了,是吧?然后我专门问他,我说你说那张高丽怎么选的这种事?他说他跟张高丽很熟。他说你也知道张高丽,他说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政治骗子,最低级、最Low的人,满嘴瞎话。

他说但是这小子有一个特点,你必须得服。他能到今天,也绝对不是在那块儿,就是想象的那么差。张高丽的记忆力、爱学习的本事,还有张高丽最早他看到学习弗洛伊德,所有的法国几个大咖、大政治家。他说王岐山推荐什么《旧制度与大革命》,他说你知道《旧制度与大革命》最早的时候,张高丽最早是在学这东西,轮不到他王岐山。

说这个家伙把人性搞明白了,他这个灵魂到这儿来修啥了?修魔道,就魔道。就是那个陈锋,掏人家子宫的魔道、邪道。那他的灵魂来了,就不会闻到清风的感觉,也不会从悬崖上跨过对面的山脉上。而我们这些人就会是闻到清风感觉,知道悬崖一步往下就跳下去了,张高丽已经下去了,是吧,他永远到不了彼岸了。

我们就要把自己的灵魂解脱、成熟、完美,像区块链一样,能达到一个完全的,它本有的功能,不可改变。而且,是链接最好的分子的,其中一个链,这就是我们新中国联邦的魅力。所以灵魂一定存在的,灵魂来自于地球之外,而且是我们造物主的主人安排的。我们是有原罪,或者说我们是有原因的,到这来是深化的,是让超度我们自己的,而且会更加的美好,到达彼岸的。

这就是我要回答的答案,希望火来、飞飞能满意,谢谢。

字幕来源:2021年12月25日文贵大直播圣诞特别节目“爆二代——希望与力量”全文字版(三) 

编辑整理:喜马拉雅的肉夹馍; 

字幕文件制作:小满;

视频制作及上传:Cindy;

G-News发布:小满;

广而告之:尊敬的战友,你的每一篇文字、每一段视频、每一段社交媒体发文都是压垮骆驼的一根稻草,欢迎加入我们——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欢迎订阅我们的油管频道:郭文贵先生直播精选

声明:文中内容根据郭文贵先生直播视频整理,如果文字内容与视频内容冲突则以原视频为准,标题仅为概括,标题与视频内容冲突之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欢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请通过以下方式关注及订阅我们——

Discord: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

YouTube:日本银河系农场小七工作室刁民热线Hello Friend 你好,朋友Galaxy NFSC银河系档案放映馆郭文贵先生直播精选

G-News:喜马拉雅日本银河系农场 G-News日本银河系农场-阿尔法星球银河勇气之星 NewFOC ; 

盖特:日本银河系农场@himalayajgalaxy盖特

推特:日本銀河系農場[email protected]推特

G-TV:日本银河系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