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Snowman

疫苗(新冠疫苗)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

我们不反疫苗,只针对假疫苗
我们不反科学,只针对反人类

自2021年12月31日之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将撤回向FDA提出的CDC 2019-新冠状病毒(2019-nCoV)实时RT-PCR检测的紧急使用授权请求。该检测方法于2020年2月首次推出,仅用于检测SARS-CoV-2。CDC于2021年7月21日发布这个通知时称:是为了让临床实验室有足够的时间选择和实施FDA授权的众多替代品之一。在已报告的大量事实面前,CDC现在承认无法应对PCR测试在检测COVID-19和流感方面的挑战,他们终于承认该检测方法不能区分流感和COVID病毒。

CDC的 COVID-19实时RT-PCR检测方法的终结,标志着FDA 和CDC 控制疫情大流行的政策是失败的。令人痛心的是,这种失败不是仅仅的无功而返。RT-PCR检测试剂盒近二年的不当错误使用,给美国社会、经济、民众的心理均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恐慌和社会动荡。在这里我们无意评论当初推出PCR核酸检测的方法和标准是否具有主观的故意,但最后的结果却毫无疑义地证明了这一点。

重演这次疫情大流行中PCR诊断推出的每一阶段过程,人们将会发现存在许多无法解释和无法理解的行政命令,这有助于让我们找到为何美国至今仍无法摆脱疫情大流行的困境。

1983 年,美国生化学家 Kary Mullis发明了PCR (聚合酶链式反应)技术,使科学家能够通过PCR 技术详细研究微小的 DNA 样本。Kary Mullis因此于1993年获得了诺贝尔奖。在1993 年的一次小组讨论会上,Mullis 非常明确地表示:PCR 不应用于诊断疾病。Kary Mullis 曾说 “通过PCR技术,如果你做得好,你几乎可以在任何人身上找到任何东西。PCR技术只是一个用来从某物中制造出一大堆东西的过程。这就是它的作用。它不会告诉你,你已经生病了 “。然而,在2020年初病毒大流行前夕,这位享誉PCR领域的世界级科学家发出的警告根本没有被福奇等技术官僚们听进去。

当疫情已经开始后,辉瑞等大疫苗公司和FDA、CDC内的技术高官们对mRNA疫苗的大规模推出早已胸有成竹。狂风暴雨般的疫苗接种宣传在全世界正式铺开,所有主流媒体和政府官员都争先恐后的卷入了这场洪流中。无人所知这里面究竟暗藏了多少巨大数量的利益分配,但从后来媒体所披露的指出,仅辉瑞公司在1999年至2018年期间的游说费用就达2.19亿美元,竞选捐款达2300万美元,多达40多名国会议员持有大量辉瑞股权等更多的事实均表明,利益输送、利益链条和权力资本相互勾结的传闻不是空穴来风。为配合疫苗的顺利发行,疫苗公司和FDA、CDC 官员对下面几件事的提前布局,是造成美国今天病毒疫情困境的根本原因:

1. FDA和CDC 的高官以历史上最快的速度,为疫苗的发行大开绿灯。在既无动物实验数据又缺少中、长期实验的情况下,疫苗公司不但取得了这种实验性疫苗的紧急使用授权,而且疫苗产品获得了全面免责,这种完全违反医学常规的先例在美国医疗史上是极其罕见的;

2. PCR假阳性的大骗局是造成全社会恐慌,快速大面积推行疫苗计划的精心策划。福奇本人也曾认为,当PCR周期阈值设定为 35 或更高时可增加假阳性,这将使COVID 病例数增加十倍。Kary Mullis博士公开表示:PCR测试从来都不能被用在任何疾病的诊断上。因为当PCR循环扩增次数达到一定数量时,在任何人身上都能检测出你想要的任何特定的东西。这完全不能证明你染上了特定的疾病。然而,政府官员对Mullis等科学家的警示置若罔闻,一意孤行。病毒大流行后,PCR检验从第一天起就被 “错误使用” ,循环阈值本应设置为28-32。但在美国和全世界很多大型医学检验室,PCR检测使用的扩增循环数是37-40次,这导致了97%以上的假阳性结果。我们也许还应知道另一重要信息,即SARS-CoV-2的PCR测试是根据中国公布的基因序列开发的,没有提供任何病毒分离的证据,而且大部分的基因代码是由计算机创建的。在这种缺少关键信息的情况下,如何能确定PCR扩增的准确循环周期?分子生物学领域的科学家都清楚,循环阈值(Ct)表示用于检测RNA颗粒的扩增周期数。如果循环阈值超过34个,几乎可以保证是假阳性。基于CDC确定Ct=40是衡量SARS-CoV-2检测阳性的标准,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全球范围内部署的大多数测试都使用35或更高的周期阈值(许多是40或更高),估计假阳性率应在80%到97%之间。这完全是有椐可查的证据。不足为奇,在密苏里州,测试的周期为38和42。在缅因州,是45,这些设置都远远超过了正常阈值范围。为了加大对未接种疫苗者的压力,在开始大规模接种后,CDC竟然对不同人群使用不同的PCR检测阈值—打疫苗的是28,没打的依然是35-40,权力的骄橫已经使他们为达目的连科学的外衣都不要了。有对照实验表明:在纽约的一家临床实验室,研究人员将PCR扩增循环数减至30,阳性病例数则减少了63%;在马萨诸塞州的一个临床实验室,做了相同的实验后发现阳性病例数减少了90%。阳性案例的大量产生加剧了人们对失去生命的恐惧,这也为政府强制接种疫苗提供了合理证据,并进一步证明各种封锁都是合理的。

3. 对疾病防治的原则从来都是预防为主,是防疫的第一防线。然而,对冠状病毒的防疫策略却从一开始就严禁使用硫酸羟氯喹、伊维菌素等已经被一些临床医生证明,对防治中共病毒有效的药物,这些药都被WHO标注为世界最安全的药物,但在疫苗推出的微妙时机,这两种药却及时的被污为 “有毒”、“伊维菌素是动物药”和“无临床数据证明”等而被坚决取缔。任何医生如给病人使用这些药将面临吊销执业资格的最严重处罚!许多在网上介绍这两种药的医生被封号、消号,甚至遭到死亡危胁。这种对不同声音的封杀造成的人道灾难是惊人的。据估计至少可有95%的患者可以通过这些药物的早期预防和治疗而免于死亡。对这些药物的封锁,使无以计数的病毒患者在死亡线上无药可医,在生死之间进行着绝望的挣扎。相反,疫苗计划却借此策略,以势不可挡之势快速推进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疫苗公司成了病毒大流行中的最大赢家。据报道CNN Business报道,截至2021年11月,其丰厚的收入竟高达 241亿美元!

实际上,CDC在撤回RT-PCR诊断的紧急使用授权(EUA)的前几个月前就与当局达成了决定,但决定在2021年底之前仍然使用老方法不变。看来,几个月的时间他们也不想浪费,他们还需要利用这个假的测试继续维持公众的恐惧,实现尽可能多的疫苗接种,获得尽可能多的利润。

人算终不如天算。CDC 即将面临的难题也许是:如果2022年初推出的检测方法获得的病毒阳性率明显偏低,以至于可能接近于历年的流感病例数,他们将如何向被愚弄的民众解释呢?

参考链接1:Maker of COVID Tests Says Pandemic is Biggest Hoax Ever Perpetrated  

参考链接2: CDC: maximum 28 CT for post-vaccine COVID PCR tests

参考链接3:Pfizer revenue and profits soar on its Covid vaccine business

参考链接4:CDC Specifies PCR Test Cycle Threshold For Vaccinated Individuals: What Does This Mean?

参考链接5:Pfizer, Amgen, Lilly spent most to lobby Congress, study finds

参考链接6:CDC 2019-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Real-Time RT-PCR Diagnostic Panel

参考链接7:WHO LOWERS PCR CYCLE COUNT, CAUSING LESS POSITIVES ON THE DAY BIDEN BECOMES PRESIDENT

审核校对:Barry Jack
上传排版: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