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发布:Quana 齐天二圣

又是一年圣诞节。近日大温地区降温了,于是雨变了形态,一夜成雪,与疫情结伴奔袭而来。

本省疫情创下病毒大流行以来的新高。公共场所重新封闭,所有与扎堆有关的活动都进入冬眠。人们对病毒的恐惧战胜了圣诞彩灯的诱惑,街上人迹寥落,连兔子都不见了踪影。我也干脆取消了遛弯,实在闷了需要透透气就在院子里兜几圈,不学陶令采菊东篱下,也可以随便沾花惹草打理一下枯枝败叶,假装户外运动过了。至于不能呼朋引伴一起过节,于我而言倒是更加适应。不受打扰地读书写字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攒了一夜的雪,让眼前的世界清素了许多。雪有一定厚度,但温度并不低,出点阳光就像淳朴的人民群众遇到党的「关怀」一样,立刻屈膝下跪,把身体融化了奉献出去。阳光的欲望毫不收敛,奉之弥繁,侵之愈急,乃至人民群众被吸干也无法让党尽兴。

花园里最后一朵孤高坚强的玫瑰终于阵亡了,粉红色的花瓣落在雪上楚楚可怜。早熟的杜鹃花苞被冻僵了,挂成了一树寂寞。似乎用这一夜的遭遇讲述生不逢时的故事。眼前的情景如果被林黛玉看到,肯定会哭哭啼啼地拿着小锄头刨坑了。那一刻我也发了思古之恻隐,想让那些花瓣入土。感慨于圆润的连风都能绕着走的身躯,拎着铲子转悠一圈,怎么看都是生产队劳模挑粪施肥。我们这个民族的审美已经低俗到连东施效颦都能气死东施的程度。

回看杨贝贝的肢体语言,对那拧成麻花的两条并不修长的象腿产生了好奇,试着砥砺了一下自己的双腿,结果差点从椅子上栽下来。总结出「危险动作请勿模仿」的教训,遂明白这种造型原来是妖类的标配,不是我等凡人可及。

比杨贝贝的两条腿还拧巴的,要数杨贝贝的逻辑了。整个采访,除了严重践踏媒体人底线罔顾事实捏造假信息之外,还有两个硬伤,其中一个可能还会让这个脑子鞭策野心但能力拖后腿的女子付出代价。

其一,杨贝贝在其拼接的视频中说滕姓的「人权律师」是反共的,既然郭先生也是反共的,那应该与滕彪的目标一致,暗指爆料革命并不真心反共。这种「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的逻辑等于是小孩子过家家。把事物本身进行了粗浅的二元对立,而这个对立的前提是滕彪的反共是真反共,所以他的话就是可信的。多么荒唐,她未经核实预设了滕彪是对的,把抗议滕彪的人置于不可信的、无理取闹的境地。进而得出「事情没那么简单」的结论,无非就是为了把爆料革命说成是邪教组织埋下伏笔。

这种逻辑不通的类比思维正是中共流氓式定罪的经典作派。幸亏郭先生把全部的采访视频及时放出来,逐条驳斥了杨贝贝的荒谬预设和埋下的险恶用心。让杨贝贝和她背后主子的丑恶嘴脸报露无遗,成为笑料。

其二,杨贝贝作为一个媒体人,居然直接说「病毒来自于中共」是假消息。疫情大流行至今已近两年,关于病毒来源,国际社会上有诸多声音,且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中共。迄今为止,也没有哪一个全球性媒体敢站出来否定病毒来自中共。对于这个许多专业人士都心知肚明却讳莫如深的话题,杨贝贝居然直接盖棺定论,直接把病毒来自于中共定为虚假消息。

这件事情相当大,病毒来源问题当然首先是科学问题,现在科学界没人敢替中共洗地,也没人敢冒着中共的淫威指控它。但是疫情是在中共的领土上率先爆发的,这却是一个无法逾越的事实,中共的抵赖也缺乏证据。正因为如此尴尬的局面,病毒来源这一科学问题现在成了神学问题,既没人敢证实也没人敢证伪。

证实是来自中共,怕被毫无下限的流氓政权打击报复;证实不是中共的病毒,又怕有一天真相出来的时候被打脸甚至吃官司。所以,现在病毒来源成了一个「天知道」的问题。

而作为媒体人的杨贝贝果然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居然比科学界所有的科学家都厉害。当然也比法学界所有法官都厉害,直接下了定论「病毒来源于中共是假消息」,那么也就是说病毒不是来自中共。她的行为已经严重超出了媒体人的职业范畴。一旦病毒来源被证实,她是必吃官司无疑了。

img

纵观杨贝贝的整个采访,都透着浓浓的中共风,她相当卖力地替中共下了结论。当真相呈现的那一天,也就是杨贝贝接受法律制裁的日子。

人类已经把自己混到闭门谢客的程度,出门采购必需品都如上战场一样严阵以待。但是吊诡的是除了爆料革命,很少听到有人质疑是谁把世界害成这个样子的。人们还是相信政府,还相信疫苗能结束病毒。尽管打过疫苗后病毒更加猖狂肆虐,但人类似乎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是在被蒙蔽的状态。今年的圣诞节,郭先生带领着爆二代们进行了 9 个小时的大直播,让封闭在家的战友们可以守在电视机前感受浓浓的温暖。

历史上的今天,还有几个值得记住的圣诞节:1989 年 12 月 25 日,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和他那个野心家老婆被执行枪决,政权回到了人民手中,1991 年的 12 月 25 日,是苏联解体前的最后一天。根据俄罗斯时间,30 年前的此刻,那个庞大到不可一世的社会主义帝国轰然倒塌,称霸全球的叫嚣成了笑话。

我们期待着,今天这个圣诞节是有中共存在的最后一个圣诞节。号称要为全世界指明方向的邪魔恶党必将如苏联一样灰飞烟灭。没有共产党的圣诞节,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67d79ae9-90be-4fe9-b19e-37e8c9e419a9.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 Gnews 平台无关。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杨贝贝的七宗罪
文雍漫谈:当告密成为一种被鼓励的行为模式
文雍漫谈:一种突破底线的无耻
文雍漫谈:见证
文雍漫谈:天良丧尽是统治者的通行证 礼义廉耻是穷苦人的墓志铭
文雍漫谈:塔西佗陷阱的底部是沼泽
文雍漫谈:在选择与努力之间
文雍漫谈:他们为什么要让人民比丑
文雍漫谈:心声
文雍漫谈: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的向往
文雍漫谈:国家信用 货币 与新世界秩序
文雍漫谈:一场游戏一场梦
文雍漫谈:一种超越国家意志的信仰——正道主义
文雍漫谈:从希波克拉底誓言到罗马宣言
文雍漫谈:破茧而出
文雍漫谈:假科学之名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