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聖易經聯

圖片製作:澳喜農場©森森

一、中共的兩個「殺手鐧」:
1、中共發起超限戰的殺手鐧:「藍金黃」:
不得不說,中共發起超限戰的戰術「藍金黃」,事實證明真是很厲害的。幾十年如一日,無論是對於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文明國家還是到「一帶一路」各國,無論是滲透還是超限戰,都「紮紮實實地」把各國政府「沈甸甸地」拖下水了。文貴先生最近的直播都說,「全世界經濟都被綁架了」。病毒超限戰、疫苗超限戰,無不是采用這樣的手段,屢屢得手。看歷史,連中共對國民黨政府的所謂「打天下」都是成功用的這一招。正義人士看起來壓力山大吧。

我在上一篇文章裏簡單提到,這是「人性戰勝製度」的典範,是中共的自信所在。CCP可以傾一國之力而為之,而且中國幾乎人人皆諳此道,調侃一下,就說是中共國的核心競爭力也差不多。

簡單理解,由於幾千年的家天下、官場經濟,導致墻內做生意、辦事,都是「求人」,得送禮、給回扣,以至於連拜佛都上香上供;已形成一種約定俗成。當權錢交易時這就叫行賄,就是「藍金黃」的「金」;若給官員送的禮是美女陪上床,就是「黃」;把上述兩件事錄下來要挾,那就是藍。

2、治理中國老百姓的殺手鐧:商鞅「馭民五術」。
我搬個書本來說說商鞅的「馭民五術」(為啥用馭,而不用禦呢?沒把百姓當人看。):
i,壹民:統一思想。
ii,弱民:國強民弱,治國務在弱民。
iii,疲民:安排煩心事而民疲於奔命,無瑕顧及他事。
iv,辱民:首先廢民的自尊自信;其次唆使相互檢舉揭發,終日活於恐懼中。
v,貧民:除生活必須,剝奪余銀余財;人窮則誌短。
五者若不靈,殺之。(因最後這一下,有人說是商鞅六術。)

此製度之惡,幾千年來似乎無出其右者。幾千年的家天下大多采用這種方式進行所謂治理。中國人現在這個樣子(令文貴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我認為和這個惡製一定有關系。都說秦以前的中國人是另外一回事,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吧。另外,經五胡亂華、元朝屠城、太平天國大屠殺、張獻忠屠川、滿清屠城、日本侵略、再到共產主義對百姓的一系列蹂躪,是導致國人懦弱的另外一種因素:我們都應該已經理解同族們為什麽會對政治和革命有一份特殊的懦弱了,也許殺戮的恐懼是會遺傳在基因裏。

中國人懦弱,既是因、也是果。再說回商鞅的馭民五術,它十分邪惡,但是要承認其確實很強大。歸根到底就是該製度利用人性之弱、人性之惡來駕馭百姓。至今為止,CCP所謂治國方略幾乎完全承襲了這些個糟粕,並進行時代的融合,幾乎屢試不爽:文貴先生總結過的以警治國、以黑治國,以貪反貪,就是現代版的馭民五術的具體表現。70多年來,中共就喜歡看百姓們恨得咬牙切齒又毫無辦法的樣子。
而這回爆料革命的橫空出世,真的讓CCP感受到力度之大而害怕了。這四年下來,戰友們也都明白中共時日無多。

我們知道,爆料革命是個開創先河的事件,中共發展到現在,是個在全世界範圍紮根的邪惡勢力,顯然是個龐然大物。而爆料革命為滅共,睿智的文貴先生默默準備了30多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要做出一系列不可閃失、一擊致命的戰略方針和部署,畢竟難度相當大。

筆者試著用自己習慣的逆向思維方式,來理解爆料革命和正道主義,拋磚引玉。
往往最難的問題,換個角度沒準最簡單,對於改朝換代這種大問題,有句話叫大道至簡。小學生都做過一種作業叫:做反義詞。

那麽咱們都長大了,我們對中共的兩個「殺手鐧」再做兩道反義詞作業題吧:
A、把中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超限戰術「藍金黃」反過來運用也許就是滅共最好方略!
B、把商鞅的馭民五策反過來,也許就是治國最好方略!
欲知如何做反義詞的作業,咱們看是不是真的反過來用,且聽下面分解。
筆者的上一篇文章鏈接如下:
小議人性與制度之惡的遺害  

發稿:mg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