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发布:Quana 齐天二圣

羲和一圈,人间一年。

西方不用羲和纪年,所以我们还是用西历的说法。转眼又到了平安夜,此时此刻,这世上有多少人的人生再无平安可言?有多少人虽然活着却忐忑不安?有多少人正面临灾难却浑然不觉?有多少人甚至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升起?那些打了疫苗的人,人生还有几个平安夜?mRNA 在打了疫苗的人的身体里盘根错节,毒蛇一样纵横交错啃噬着他们的身体。又有多少对这一切似懂非懂的人直到走到生命的尽头,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害了他们?

此刻的伊莎贝尔杨,会得到平安夜的祝福吗?我们还是叫她杨贝贝吧,恐怕她现在的心电图已经坐上了过山车,成了断崖状吧。一个早过了而立之年的媒体人,事业毫无建树,又不甘寂寞,没有才华可卖就只能出卖灵魂了。病急乱投医,到底是智商不济被中共的信息茧房锁定,还是利欲熏心作茧自缚呢?看她这次的疯狂举措,想必是二者合力的结果吧。

无论如何,杨贝贝这次的所作所为也是不能被原谅的。

首先,她最大的罪恶在于野心勃勃却没有能力,以至于愚蠢到自爆家底。

这一点从她自己的微博上可以看出,她穿着红卫兵的服装还自以为很酷很炫。她完全不了解在那种道具下的中国人民曾经遭受的苦难,这是在中国人民痛苦的烙印上开出罪恶的牡丹花,她无形之中做了邪恶中共的帮凶自己却浑然不觉。她的微博认证是 CCTV 主持人,并不知道这样的标签只能给自己带来耻辱。一个有正常认知的人都知道中共的 CCTV 主持人意味着什么。而她却以此为荣,这种狗血翻车现场她也去争抢出镜,可见是蠢哭了。

img

其次,她丧失了一个媒体人应有的职业操守,做出骗访的恶劣行径。

为了让战友接受她的采访,她不择手段到了公然撒谎的地步。移花接木地把支持前美国总统川普的采访嫁接到郭先生的采访中,用以诬陷爆料革命参与美国政治。为了骗取被采访者的信任,达到骗访目的,她自称有一半中国血统,其父是乘船偷逃到香港的云云,秉承这种职业操守的媒体人,她的话怎么可能有人相信?父亲逃离中共国,她却以作了中共的记者沾沾自喜,这种毫无反思能力且数典忘祖的家伙谁敢相信?

第三,不求甚解,把谎言当成事实。

她对郭先生的提问几乎都是事先预设了答案,完全不经核实地用滕姓伪民权律师和所谓 GTV 的投资者螃蟹的谎言作为依据。前提就已经大错特错了,把谎言当成事实去求证谎言,在前提错误的地方能找到正确答案吗?未经核实的信息就被她当成事实,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第四,严重误导观众,为中共带风向。

为了让自己毫无建树的事业有所突破,她不惜铤而走险,与邪恶的中共为伍,一手炮制出背离实事的所谓新闻报道。她背后的 HBO VICE 也不简单,为了从中共的庞大消费市场得到份额,不惜助纣为虐,帮助中共抹黑爆料革命。

这些所谓的大科技公司,满嘴主义,满脑子生意;满嘴正义,满肚子利益。把爆料革命和反共的力量都打成邪教,让中国人民彻底沦为中共的奴隶。她以及她的主子,并没有探询事实和尊重事实的需要,只要是有利可图,她们完全可以说自己亲眼见到蚂蚁强奸了大象。

第五,态度桀黠,辱没了媒体人的门楣。

从杨贝贝的坐姿上看,两条拧成麻花的腿,夸张的手势,都暴露出她对采访内容无法把握的空洞感。双腿交叉是下意识的自我封闭以及拒绝追求真相的桀黠。从这个角度说,杨贝贝压根儿就不是一名媒体人,她只是一个三流演员,她只负责把这台戏演完,而不是把追寻真相的采访进行到底。这种底蕴和底色的人怎么能做一个称职的媒体人呢?

img

第六,离间爆料革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

仔细看看她采访的视频后半部分,她的结论是「这一切没那么简单」。矛头逐渐指向了爆料革命和美国右翼的关系,把爆料革命说成是影响美国政治的力量,为下一步美国大规模排华做舆论导向。她把爆料革命说成邪教组织,把所有海外华人变成了西方的敌对势力并置于最危险的境地。其用心之歹毒、下手之很辣,已经超越了杨贝贝本身的能力范畴。

如果不是郭先生以自身为诱饵,戳穿她们的险恶用心,印尼排华事件重演就是大概率事件,海外华人真的就会遭遇灭顶之灾。此刻,当郭先生戳破她们的时候,当战友们通过各种媒体平台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的时候,杨贝贝便成了她背后力量的提线木偶。她这枚过了河的卒子,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第七,把采访变成了兴师问罪。

从杨贝贝设计的问题可以看出,她并不关心事实本身是什么样子,她要做的就是把事先设定的问题一一问完。至于郭先生如何回答这些问题,以及事件背后的真相,都不在她的考虑之列。现场几次出现她不断地问话却并不倾听郭先生的见解就可以看出究竟。她俨然成了法官,这在新闻史上也是让人能连眼镜框都砸碎的事情。

她无形中把采访对象当成了她的审判对象,把对方的身份预设成诈骗犯,她的整个采访都是一部事先安排好的剧本。她只是负责把必须问的问题都抖出来,包括她采访抗议现场战友也是同一个套路。她只要诱导对方说出剧本里需要的话,难怪郭先生说他们是流氓媒体,真是恰如其分!这是媒体行业的耻辱,这是对职业道德的践踏。

说谎也分两种,一种是有意误导别人,歪曲真相;另一种是被别人误导后去维护谎言。杨贝贝的谎言里两种兼而有之,真相含量几乎为零。这是杨贝贝的七宗罪,实际上,滕姓伪类和螃蟹的事件只要稍微了解一下,事实就会呈现出来。然而真相并不是杨贝贝需要的,她的任务就是抹黑爆料革命,她就是按照剧本来取材的。

我们看看今天的社会,媒体作为最后的良心和底线,公信力已经被践踏、被挥霍到所剩无几。普世价值已经不再普世,最后的底线被大科技公司和中共联手断送,邪恶力量对媒体的控制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也许无数个杨贝贝已经在路上了。人类的至暗时刻正在逼近,更艰巨的战斗远远没有到来,战友们,准备好了吗?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67d79ae9-90be-4fe9-b19e-37e8c9e419a9.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 Gnews 平台无关。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当告密成为一种被鼓励的行为模式
文雍漫谈:一种突破底线的无耻
文雍漫谈:见证
文雍漫谈:天良丧尽是统治者的通行证 礼义廉耻是穷苦人的墓志铭
文雍漫谈:塔西佗陷阱的底部是沼泽
文雍漫谈:在选择与努力之间
文雍漫谈:他们为什么要让人民比丑
文雍漫谈:心声
文雍漫谈: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的向往
文雍漫谈:国家信用 货币 与新世界秩序
文雍漫谈:一场游戏一场梦
文雍漫谈:一种超越国家意志的信仰——正道主义
文雍漫谈:从希波克拉底誓言到罗马宣言
文雍漫谈:破茧而出
文雍漫谈:假科学之名
文雍漫谈:我们都需要勇气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