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发布:Quana 齐天二圣

奇葩天天有,近日特别多。

上海震旦学院的宋庚一老师,在课堂上只是强调了一下她的治学理念。对没有可靠依据支撑的数字提出质疑,就被一群人渣学生讥讽挖苦甚至举报,竟至宋老师失去工作。

一名老师,强调探究战争起因,教育学生不要一味仇恨,是她必要的学养,竟然为此丢了工作。难道老师要利用三尺讲台传播仇恨才是正确?才是爱国?学校培养出这种不识廉耻的学生,还嫌不够丢人?竟然开除了宋老师,这是在公然纵容学生告密。是在鼓励这群无脑的政治正确的孩子继续告密。

对于这种连基本的正义、善良、悲悯、反思精神都没有的学生,学校难道不该反思是怎么把他们教育出来的?这种卑劣、粗鄙、无耻的新生代大学生放到社会上,才是这个民族的灾难,才是共产党为这个民族施了蛊毒的最严重后果!就算共产党被铲除了,这些文革余孽的余孽得需要几代人才能脱胎换骨?

理性看待日侵华历史成中国禁忌 多地教师如实讲授被小粉红围攻— 普通话主页
图片llalailai y来源:rfa.org

告密文化作为这个民族最不耻的一个劣根,古已有之。但是那些专制统治者尚且要点脸面,没有像今天的中共这样公然鼓吹倡导互相揭发。当然,正常国家是不会鼓励这种下三滥行为的,就连酸腐虚悬的孔老夫子也知道这种行径的反人性之处, 提倡「亲亲相隐」,大体语境是「人性大过党性」。

事实上,哪怕是「万恶的旧社会」,也不会无缘无故鼓励互相告密。只有当皇帝的府库空了政权快翘辫子了,实在没辙,才会昏招烂招不忌口。但也还是要做得冠冕堂皇一些,毕竟搞出事情罪己诏也是要亲自下的。

那个略输文采却好大喜功的汉武大帝,因与匈奴长期互撕而陷入财政困境。实行了一系列敛财手段,发动全国商人捐款援军,几轮下来出手者寥寥无几。皇帝又气又急,陷入尴尬。就有唯恐他死得不快不被后人骂惨的桑弘羊财长,给他出馊主意 —— 征收财产税,名曰「算缗」。并引导群众举报隐匿财产不报的,告密者将获得举报额的一部分作为奖励,这就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告缗令」。

这个举措充分调动了人性中的恶,一时间,亲朋翻脸、故旧设防。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没有了斯文,甚至亲情也被破坏了。桑弘羊也因为诱导皇帝出了这些下作的经济政策而备受诟病,连人格都倍遭质疑。

告缗令最恶劣的地方就是给告密者奖赏。直接把公权力与人性中的丑恶链接在一起,极大地鼓舞了告密者的热情。一时间有钱人哀鸿一片,穷人想方设法打探有钱人的家底,试图告密分一杯羹。就连富人与富人之间为了自保也开始撕咬,酿造了冤狱无数,使得汉廷几乎进行了新一轮的财富重新分配。

汉武帝简介_汉武帝的儿子皇后女人_汉武帝刘彻是怎么死的_评价汉武帝之后的皇帝- 趣历史
图片来源:qulishi.com

但是卑劣的终归卑劣,翻遍史书,也没有哪个史学家去鼓吹告缗令。因为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卑劣的、无耻的,其动机就是迎合一些人换取自己的名利。世上对告密者也没有高尚的和低下的之分,打着高尚旗号出卖别人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同类唾弃和防范的对象。因为你不知道这种人什么时候会毫无来由地出卖你。

中共治下的人们,言论空间已经被压缩到难以想象了。这股告密风再起来,开始群众斗群众,恐怕人们真的要靠眼神传播思想了。

现在,我们的思想每天被怎样的鞭笞与挞伐,打开屏幕就能感受到。你想表达的观点如果不符合政治正确,或者有一点对时政的疑问,恐怕就要用错别字才能表达。因为中共网络监管设置了无数敏感词,自动识别能力强大到让你只能用错别字交流。中共的 G 点已经遍布到每一根发梢,微风一掠就能高潮。思想这样被钳制的国家,你还相信国民能有创造力?能研发出高科技?

宋庚一老师虽然被开除了,但是事件远远没有结束。可能会产生一系列的「连坐」反应。已经有一个诗人教师李田田因为替宋老师鸣不平被抓进了精神病院。对,是精神病院。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GNEWS

许多人不知道精神病和神经病的区别,在此明确一下,精神病是祸害自己,神经病是祸害别人,受害人不同。李田田身怀六甲,但这不在当局的忌惮范畴,他们除了「领导」谁也不怕。现在,他们又把宋老师的支持者们打上「恨国党」的标签,大有文字狱欲来的阵仗。

他们这么大张旗鼓地对待一个讲几句正常话的老师,可见他们内心有多么虚弱和恐惧。他们认为文字是危险的,因为文字是思想的出口。他们认为全国人民不配有思想,只有一个猪一样的人可以有思想,其他人只要学习猪思想就行了。除了猪思想,别人的思想什么都不是,他凭借生杀大权可以把全国人民的思想屠戮亿万次。他当然不屑于知道,美国曾有一个喜欢放厥词的总统杰弗逊,告诉美国人民:异议是爱国者的最高表达方式。

相比于撒币千亿请熊邻居为冬奥点赞的冤大头行径,宋老师和李田田对这个国家有什么危害?她们最大的能力也只是让自己丢了饭碗和小命,哪里有资格丧权辱国?她们哪怕想挥霍一点自己的青春赚几个小钱,也要冒着在三尺讲台上站出静脉曲张的风险。杀伤力既不及李冰冰的胸罩,更不及王力宏的道歉信,更别说薇娅的税款了。

一个「网络诚信大使」的罚款能让两个小教师摞起来拼命站讲台 13000 年,能让王力宏离婚七、八次。而一个普大帝的莅临,需要让十来个薇娅这样的「大咖」倾家荡产,看来「国际贸易」还真费钱!

我数学水平不怎么样,所以无法算出一个国家,庙堂之上出了一个混帐东西,民族要倒退多少年;一个国家出了一个混账政党,这个民族是否还有救?这个世界要倒退多少年?要不是郭先生和爆料革命给大家开智、爆料,这次的疫情、疫苗,恐怕已经让这个世界无国界跌入深渊了。我们所有人,早就被当成温水里的青蛙被一锅炖了。

貌似托尔斯泰说过:如果你感受到痛苦,那么你还活着;如果你感受到他人的痛苦,那么你才是人。按照这个标准,有多少人活着其实只是生理意义上的活着?从这个角度来说,战友们都是有使命的人。因为我们都能感受到别人的痛苦,我们在为别人的不幸发出呐喊!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消灭中共是人类的必然选择。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67d79ae9-90be-4fe9-b19e-37e8c9e419a9.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 Gnews 平台无关。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一种突破底线的无耻
文雍漫谈:见证
文雍漫谈:天良丧尽是统治者的通行证 礼义廉耻是穷苦人的墓志铭
文雍漫谈:塔西佗陷阱的底部是沼泽
文雍漫谈:在选择与努力之间
文雍漫谈:他们为什么要让人民比丑
文雍漫谈:心声
文雍漫谈: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的向往
文雍漫谈:国家信用 货币 与新世界秩序
文雍漫谈:一场游戏一场梦
文雍漫谈:一种超越国家意志的信仰——正道主义
文雍漫谈:从希波克拉底誓言到罗马宣言
文雍漫谈:破茧而出
文雍漫谈:假科学之名
文雍漫谈:我们都需要勇气
文雍漫谈:我能想到最无奈的事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