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述:你看看“習大神”所謂的辛亥革命的講話,看看這半個世界的解讀。另半個世界的一半全都是沉默 — 有的是故意喂料,有的是帶風向,視臺灣2300萬人民的生命和安全完全於不顧,胡球扯!知道有不利於共產黨的這些信息也不說,都講一些似是而非,小罵大幫忙的話,大災視而不見 — 話語權、媒體,太重要了!——郭文貴2021年10月11日

封面:毋庸置疑,海外所有的大型社交媒體、嚴肅主流媒體都絕對在中共的控制之下,並不斷對外釋放一些無足輕重的假消息。郭文貴2021年6月30日

2020年2月8日 這個節目播出後,美國和一會兒要來的這個人,都在前面問我一個問題:你們說中國政府參與了製造這個病毒,他為什麼這麼做?咱有很多社交媒體上說,共產黨要滅掉香港,共產黨要滅掉老年人,我們的穆桂英說了殺掉一半中國人,王岐山的(陰謀),各種說法都有。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想不想聽到文貴說真話?你們想讓我從我嘴裡說出來說:共產黨要殺掉一半老年人?共產黨要殺掉香港(人)?共產黨要幹掉美國?你們是不是想聽這話?

告訴大家,我認為這些我都不同意,我不認為是這樣子的。

郭文貴在一年前我說,中國可能共產黨在死亡前會製造大的人道災難、自然災難!我可從來沒說誰製造,我也沒說習近平、王岐山製造,我也沒說孟建柱、孫力軍制造,我也沒那麼準確的情報。但我知道有人想這麼幹!有人想這麼幹。

三年前我爆料的時候,我說要三年內滅共,包括去年六四之前,我在華盛頓,班農先生、比爾格茲先生,還有火雞龔,還有這個什麼周孝正,還有他女兒,他那是女兒啥不知道啊,楊建利先生、楊建利夫人、韓連潮先生,華盛頓記者、紐約時報記者,都是最牛的,還有Spalding將軍,我們一起時,第一次我說出來,我說:“(2019年)這是最後一個,中國六四天安門英雄事件的紀念日。2020年,就是中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新的國慶日。”當然我很傷心,沒有人反應。半天才是,“啊哈哈”,稀稀拉拉的掌聲,每一掌都拍在我心窩子裡讓我難受。沒有人相信我真的覺得共產黨滅。

我那不是胡扯的。我是在2019年四月份的時候,我在直播中就告訴大家:共產黨一定會製造災難!這就像當年國共大戰一樣,共產黨就希望國民黨和日本大戰。抗日當中,死掉一百萬國民黨軍,老百姓死了多少大家知道麼?就像贏了國民黨以後,利用日本人把國民黨滅了。國民黨也完了,日本也走了,最後共產黨來享受江山。最後共產黨在參與北朝鮮的無守衛戰爭,把百萬大軍送到北朝鮮利用美國人殺掉了所有國民黨投誠共產黨的人,這是真正的北朝鮮戰爭的本質。而且間接想培養一個皇太子出來,結果皇太子讓他給滅了,用了一碗“西紅柿炒蛋”,“炒米飯”給弄死那兒了。百萬千萬人死亡,在共產黨的歷史上它在乎麼?剛剛執政才不到一二十年,就搞了一個1960年,一個庚子年的叫“三年難過的日子”,大饑荒幾千萬人死亡,歷歷在目啊!那是共產黨絕對的人災啊!那是它乾的。

但是到武漢這個事件,誰幹的?它為啥幹這個事兒?可能是我們爆料革命面臨的最大的問題!也是共產黨未來在這兒最要較勁的問題!武漢實驗室最後得出結論——這是人工合成。這是無容置疑的,我可以拿我的生命保證,絕對人工合成!

最後是說,這是某些人失誤放出去的,絕大多數可能結果是這樣,它一定找替罪羊!共產黨從(過去到現在,)包括習近平,包括毛澤東,它沒有一個個體是可以安全的。但是它可以讓所有的個體不安全!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當它需要你的時候,它一定利用你!一定找到替罪羊!這就是共產黨的本質!

那麼,武漢疫情一樣的,任何這件事情過後,什麼武漢滅疫組啊,什麼武漢的這個工作小組啊,火葬場的最知情的,最辛苦的,通通都得給你滅了!這就是共產黨在毛澤東(時期)說的,七年、八年要搞一回,三五年一小搞,七八年必須搞一場運動!不搞這運動,這執政就沒了!搞運動就是滅口,換新茬子,重新分配權力,重新分配利益。所有武漢的什麼這個P4研究室都得給你滅了!

但是,它給世界一定是:當你撐不住的時候,我告訴你:“這真的是人工的!但不是我弄的,這是他弄的。”我要是共產黨的話,爆料革命,我現在一定說:“這事都是路德干的啊!全是Sara乾的!跟我沒關係!”但是,我就不是共產黨,我願意承擔責任。它一定說:“這是人工合成的,但不是我共產黨。我沒做這個決定,你怎麼能找出我做決定?”證人,石正麗、郭德銀想說:“這是我領導,還不等說呢,“吧唧”,一巴掌,腦袋沒了!脖子以上,砍掉;脖子以下,中間以上,燉酒。這就是共產黨,完了,滅口啦!

這就是為什麼他要控制全世界的,人權組織,國際刑警組織,和WHO衛生組織——不能讓任何人,傳出真相!所以這結果就是:是人造的,不是我乾的。

接著是怎麼出去的?一定是不故意的,是非意(外)、非故意的。不管如何,它都是非故意的,這個非故意的,就要找幾個替罪羊,找一幫人死了就算了,全世界還真沒轍。

但是,所有人都要問一個問題:都知道那是共產黨要乾的,誰讓乾的?我真不認為,這個說,就是共產黨大家開個會,常委會:“咱把武漢這個病毒給造出來,然後殺一幫人,或者殺香港人。”我不認為是這樣。

當武漢疫情剛剛一出來,我就說過:武漢疫情是對著香港來的。我最早說的。就是要製造香港,有人傳染病,活著因為你怕傳染病,你不敢上街。這是王岐山,絕對是,他有這個智慧,他也有這個惡(念),惡毒之心。孟建柱一直住在湖北和廣東。孫力軍,那孫力軍百分之一萬他幹得出來!

但是,韓正、楊潔篪……這楊潔篪可不是開玩笑的,世界上外交第一大呀!(楊潔篪)上海的,韓正上海的,王岐山上海的,孟建柱上海的,孫力軍上海的,吳徵上海的。武漢歸屬地不是北京啊!那這過去這,那些市歸上海,那利益地盤,那現在也是歸上海。

誰幹的?我覺得這件事情,是內部政治鬥爭的結果。

我先聲明,我郭七條裡不反習,我可從來沒說過保習。我已經在那個War Room裡明確說:所有這個疫情,最大承擔責任,一定是習近平。他是法人吶。你不是總書記麼?你不是主席麼?你當然是法人了!你當然承擔責任了!

但是,這是習造下的孽,和習王造下的孽.就是他上臺以後,抓了一百萬黨員,搞了一個以貪反貪的反腐鬥爭,好人壞人他都給抓了。利用所謂的反腐戰爭,反腐運動,抓的百萬人裡邊兒,有多少是冤死鬼,有多少是家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多少人的錢財被他們給掠奪。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吳徵、韓正、楊潔篪是最大的受益者!最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習近平!包括習近平、慄戰書、丁薛祥、陳希,都是。(被抓的)這些人能拉倒麼?絕不會拉倒!

我得到什麼判斷,戰友們?我可以告訴,我郭文貴要知道的信息要拿出來,那戰友們你們會嚇死的。我每天每時每刻,我能看到,能聽到,能感覺到,這些被冤死的、被掠奪的這些人、他的家人絕對不會跟他們善罷甘休。

所以我沒有準確地說,我今天告訴戰友,武漢疫情是內部政治鬥爭的結果!絕不是共產黨的一個組織行為,組織決定,搞一個這麼一個病毒出來,放出去。不可能。

這個病毒,絕對是某個最勢力,要麼是習乾的,要麼是王岐山、楊潔篪、孟建柱、這個孫力軍,他們乾的。任何一方乾的,都是想把對方毀掉。任何一方乾的,這個事情都有可能是想利用這個事兒,想幹某一個事兒而失控了。而且所有的,不管哪一幫乾的,都是跟香港有關。這個病毒絕對是想把這個事情,是把香港事平了。想平香港事兒的人,大家去想,也可能是習,也可能以王岐山、孟建柱領導的,楊潔篪的上海幫。

這就是兩派的鬥爭。其中之一,想通過這事把香港……放出病毒,一定是郭德銀告訴他:這事兒可控——我百分之百可控,我想殺誰殺誰,而且不會人傳人,也不會像今天早上我聽了戰友發來的,我還沒來得及看,安紅還有瑞克談的,說放個屁都有可能傳染了——氣溶膠,就是唾沫星子傳播,小於pm0.025了,那就太可怕了。

這就說明郭德銀和石正麗的武漢研究所,過去絕對是共產黨做好的——這是軍事的設施。是幹什麼的?是研究生化武器的。這是百分之百共產黨的合法機構——就是研究生化武器的!

但是,誰想用其中的生化武器想幹事兒的時候,一定是一撥人做的決定——這不是共產黨組織做的決定——就是我要拿這個把香港給滅了,把香港給收拾了。而且一定是保證說:我能控制。這個“能控制”也可能是騙,也可能自己吹牛了,錯誤判斷,結果失控了。

武漢疫情的結果就是:政治鬥爭和騙子科學家郭德銀、石正麗,和第三個我說的可能,就是這些被抓的官員和家人們早就等著這一刻了:你給了我這個機會,老子就要放出去!——報復社會。就跟現在染了疫情的(有些人)一樣的,往電梯裡,往電腦牌上啪啪啪吐(口水)一樣,我讓你們全死!

這個結果會導致什麼?我就不管你什麼上海派——你王岐山、楊潔篪、孟建柱,孫力軍了,我也不管你習近平了,老子讓你們全死!這種報應和報復之心在中國,只有在官場的,只有在有錢的人,你才能感受到——叫你們全完蛋!

2020年4月22日 我三年前就說過,西方的媒體只要沒搞明白共產黨比希特勒還危險的時候,聯合起來,像當年二戰一樣,全部和政府去對付共產黨的時候,它就不會醒來,滅共的這個在西方的革命就不會達到那個關鍵點。包括現在美國很奇怪,在滅共這個問題上,要不要跟共產黨開戰這個問題上,反共的聲音是小的。還有很多人在支持著共產黨,這個比例是很大的,也是讓你很驚訝的。你可以看到,共產黨在西方的藍金黃力量不是大家想象的,老大了,可厲害了。但是我所看到另外一樣,這個極端的反應,物極必反,它的反彈未來也會很厲害。

就是在美國,當大家死那麼多人,還看到你這麼多人支持這個殺我們人的時候,大家集體“叭”反過來,就像當年幹希特勒一樣。你打我珍珠港?哇塞,我們要不揍你,你打我珍珠港?衝啊!是不是?幾天就把防衛艦全部都修好,航空母艦全派過去,所有男女全上。就是這個結果,這就是美國這個國家。我說它是鬣狗文化。這對我們是好事,但是這一刻很微妙。

所以我們G-News多重要,G-News、G-News。戰友們這幾天一定別忘了寫文章。我們G-News上把所有的跟WHO的所有它的信息,只要它說的數據,我們一定給它反回去。而且我們的戰友一定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充分地利用G-News和G-TV傳播一切真相,促進那個決定性的、顛覆性的、西方意識的改變和統一。

從我發Twitter開始就說過,共產黨的倒閉和倒塌,絕對不會像你想象的人類歷史上的帝國,稀稀拉拉能弄個十年二十年,跟拉稀似地倒,絕對不可能。共產黨的倒塌就是“嘣”,甚至連聲音都沒有,“噼——”。它就成為了歷史中的一個屁,誕生的就是我們正道主義,一定是這結局戰友們,一定是這個結局!共產黨的倒塌絕對不是像大家想象的稀稀拉拉的,絕對不是。

所以這一刻我們G-TV、G-News太關鍵了。YouTube大家不要放棄,Twitter不要放棄,保留住那兩個陣地,我們一定要記住,繼續檢舉那些所有欺民賊。檢舉欺民賊不是目的,是我們戰友們鍛鍊身手、團結一氣、鍛鍊我們的戰鬥力,為未來打一場場大戰役,咱先練練身手。但是不要影響了主題——揭發共產黨的武漢疫情造假的真相,和把共產黨的以黑治國、以貪治國、以警治國、以假治國這些真相和證據展現給世界,這是我們的核心。

然後大家盡一切力量打造自己的G-TV,打造自己的G-News,這個我們的中國人民未來捍衛中國人安全、尊嚴和自由的第三方力量的平臺。我最希望的是戰友們到G-TV到G-News都有自己長出一顆參天大樹;最有本事的戰友,就是我看到你在那塊兒長的樹越高越好。我再說一遍,沒有任何人一個戰友,你現在能一下子擁有爆料革命這麼多戰友的資源,你是不可能的,一個都沒有。只有爆料革命能把很多戰友一下擁有爆料革命花三年聚集的人氣、能量、信譽。但是你想在這生存,你必須要記住唯真不破,無我無私。無私不是不賺錢吶,你能賺大錢,賺天大的錢,讓你天大的事業成功;但是你的基礎,長在地上的核心力量是滅共、正道主義、唯真不破——這是我們的核心。

戰友們這才是我們的核心,只要你在這幾個原則上,我們所有人都會支持你;你遠離了這任何一方面,都不可能。比如說在全世界建喜馬拉雅使館、酒店、旅館、農場、旅遊公司,只要是爆料革命。大家未來會有自己的認證系統,只要是G-TV認證過的系統。你想這資源有多大呀戰友們!中國新一代的貴族就真的誕生了。因為中國過去這些年,從來沒有一個為國家、為民族、為尊嚴、為法治、為自由誕生過一個群體,只有我們爆料革命。

我這幾天感到大家太有錢了,太有素質了,這個力量太大了。如果把這些人保持著唯真不破、無我的境界、大家的智慧和積累的財富,有個共同的理想和信仰能聚集在一起,成為一個G-TV的平臺,我滴親孃哎,那是多大呀!那是多大呀,那是!不可想象啊!用河南話說:不可想象啊!

所以說大家已經看到,現在共產黨還在那塊傻乎乎地什麼去反宣傳、嫁禍、轉移、讓美國經濟下行……它都不知道全人類的槍都在對著它:只是去殺了你、滅了你、還是審判你。

那麼這個之後,回頭看:誰,誰,誰幹的?誰吹的哨啊?誰讓我們知道的真相啊?——爆料革命、G-TV、G-News。誰能改變得了?

2020年9月22日 班農戰鬥室 郭文貴專場 E395 中文整理
中共高層早已全面向美髮動戰爭——媒體戰
班農先生:郭文貴先生,你作為一名外國人士,不參合美國國內政治,但在社交媒體方面,我們已經看見整個晚上社交媒體點亮了左派。那裡發生了什麼?這將十分重要。前天晚上我在塔克也說了,那只是個預演,也將發生在這裡。這是我們已經擁有的社交媒體力量,美國政府會介入微信和TikToc,最高法院的裁決可能明天就要來。
希望您能幫助我們逐步瞭解。這件事發生在幾年前,那時你剛來到美國。與您會面時,我記憶深刻。你警告美國,這是一場由中共高層發起的對美國的全面戰爭。中共不只是針對中國人民和美國,它滲透在技術、經濟領域在全球擴大其影響力。最重要的是,您說過的(你在)社交媒體(上的遭遇就是最好中共擴展的例子):你在油管上被拉黑,你推特賬號被取消,這是早在2016、2017年(發生的事了)。
……
所以,文貴,中共在這次針對美國的襲擊中,您能告訴我們關於美國社交媒體的哪些信息?他們是與中共沆瀣一氣嗎?他們試圖讓你沉默。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搭建自己的媒體平臺,大部分人得通過他們,作戰室這麼大的原因是利用了他們。我們正在與美國人民交談一件事,就是在美國大選之日將要發生的事情,看看郭文貴的遭遇:他們從來不反駁他說的海航,從不反駁他說的安邦保險公司,他們只是拉黑他(郭文貴), 認定是那是虛假信息。因此, 文貴了告訴美國人民,這些美國公司, 他們看上去就像中國共產黨的走狗。
媒體是第一力量
中共的五個武器
文貴先生:我認為社交媒體在世界上不是第二個或第三個力量, 在當今和未來它是世界第一力量。舉個例子,在過去15年,出現在中共自己報道的每一個重要會議(這不是什麼祕密):“將來我們有基於力量的五種武器”,第一武器是社交媒體,第二武器是經濟,第三武器是美元,第四是生化武器,第五武器是宣傳。
美國的媒體、經濟、宣傳已被中共大面積控制
所以你看美國,第一武器是社交媒體:推特、臉書、谷歌,他們都是社交媒體。看看扎克伯格,他的推特是被中國間諜控制,所以,這個第一武器在美國被中國共產黨完全控制。 第二是經濟, 華爾街完全由中共控制。中共想控制元、貨幣,但還沒完全控制。好萊塢和宣傳完全被中共控制。生化武器,(中共)已經在全世界使用。 你知道這五種武器,有四種是美國控制的,它們(的根基)並非來自中國,而是來自美國本土。所以談論中共,最根本的問題是這些武器從哪裡來,它們就出自這裡:華爾街、硅谷、好萊塢,和華盛頓DC。
美國最偉大之處是憲法第一修正案,人人有言論自由,但臉書、推特、還有谷歌在某些領域,他們斷然拉黑,為虎作倀,讓我吃驚。其實,我知道他們一定會這麼做,因為中共不想讓美國人民知道真相。
五種武器的四種來自美國
這些美國社交媒體,推特、谷歌、油管和臉書。他們不想(讓人們)知道真相,背後有黑暗的理由,還有利益驅使。這就是為何美國進入了目前的災難。再看看美國內部,任何麻煩,誰給的錢,誰在社交媒體煽風點火,在所有地方,推特、油管、硅谷等等。 硅谷領袖們去中國,待遇如總統一般, 得到所有中共官員的崇拜。(他們在中國)能夠為所欲為,比如上夜總會,有年輕姑娘,新疆姑娘,西藏姑娘。這是為什麼他們喜歡飛去中國的原因,他們到了中國如同國王一般被接待,每晚睡在夜總會,中國有54個民族,整個晚上跟她們(中國54個民族的姑娘)在一起。他們能拿到他們想要的錢,能享受一切,還能做大交易。
誰給了中共撒謊的工具?
中共將媒體制為五大武器之首
班農先生:郭文貴先生關於中共的五個武器, 就是社交媒體,經濟,宣傳,生物武器和美元。硅谷,好萊塢,華爾街都與中共勾兌。郭文貴先生,新中國聯邦的創始人,繼續談論中共對美國的全面進攻,我們向全世界宣揚法治,民主,憲法,但是我們卻沒有做好榜樣,郭先生,在很多人看來中共是世界的強國,他們加強軍備建設,關於軍備,我們今後會談臺灣。在你提到中共對外使用的武器,沒有一種是通過軍備武器。《孫子兵法》中說:“不戰而屈人之兵”。中共對付美國首選的不是核武器,也不是海軍、空軍、陸軍、太空,而是五毛水軍。在所用的武器中,為什麼中共首選社交媒體作為一個主要的武器?
文貴先生:目前情形,美國在失控,記得你我年初談到冠狀病毒的時候,那個時候沒有社交媒體在討論,我們通過油管,臉書,推特的(關於病毒真相的)發聲,很快被屏蔽。回到兩年前,我們談到海航,微信,抖音等中共的企業時,這些言論都很快被社交媒體屏蔽,我談到海航王健之死,中共的藍金黃計劃,3F 計劃,每次我用社交媒體發聲的時候都被屏蔽。3年前我在華盛頓記者俱樂部警告美國,中共的烏雲來到美國,大家要做準備,中共要搞弱美國,搞亂美國,搞死美國。那時,沒有人聽到我的聲音,如果3年前美國社交媒體允許我發聲,我會對我全部的言論負責,我就會有機會喚醒美國人,那麼今天的慘劇就不會發生。
3年前我的推特賬戶一個星期就有40萬的關注,推特很快封掉我的賬戶,油管禁止我直播,臉書20小時就屏蔽了我。目前,美國因為冠狀病毒死了20萬人,全球2600 多萬人的感染,這個時候美國人不禁要問,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誰是幕後的黑手。
9 個月了,美國沒有具體對付中共的措施,都只是在言語的層面,沒有行動。中共撒謊,美國人死亡,可是中共為什麼可以撒謊,誰給中共撒謊的工具?是社交媒體。中共在美國橫行的社交媒體是美國的金錢和技術在支撐。如果沒有美國的金錢和技術,中共也沒有辦法建立防火牆,也不可能奴役中國人民。中共對內永遠是對百姓用商鞅五策:封鎖信息,壓榨百姓,獲取鉅額財富;對外用五個武器,利用金錢(受賄),通過社交媒體,大外宣搞弱、搞亂和搞垮美國。
中共社交媒體對美國的危害
班農先生:當美國的社交媒體封鎖你們的聲音的同時,中共的微信,抖音等社交媒體在美國暢通無阻,中共的社交媒體軟件盜用美國人民的數據,傷害美國的利益。請你談談中共的社交媒體對美國的危害。
文貴先生:3年前我告訴過FBI中共利用社交媒體軟件危害美國,如抖音,Zoom會議。別忘了Zoom, Zoom 用5000萬美金去首都DC遊說,百度更加瘋狂,他們每年也花費5000萬美金到DC 遊說。這些中共的社交媒體軟件偷美國人的數據,然後(中共)用這些數據來威脅你,他們稱之為信息超限戰。DC 騙子很多,他們知道Zoom, 百度比微信,抖音更壞,但是政客收了遊說的錢,他們一直不願意對中共的社交媒體在美國的使用進行限制,現在才出臺限制政策,太晚了。
美國政客沒有為人民的安全負責,政客只是為了大選,美國兩黨互鬥,給了中共利用的鐘擺效益,和可乘之機,現在大選將近,才限制微信和抖音的使用,已經太晚了。如果早點限制中共在美國的社交軟件,美國不會到現在的地步,我們要行動,行動,光是打嘴炮是不行的,你看看DC, 都是面對鏡頭說,要做這個,要做那個,但是沒有行動,我們9個月前就警告過冠狀病毒的疫情發生,看看現在,死了多少人,太晚了。
美國參與了共產國家壓制言論思想的行動
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
班農先生:昨天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了,在大法院外有守夜的紀念。先生們女士們,新中國聯邦的建立者,中共最大的異議人士之一郭文貴說了社交媒體是中共對付美國的排位第一的武器。我們直播節目還有觀眾文字交流,其中一位絕對領會到了郭文貴這些反抗中共的人士揭露出的中共對美國乾的事的本質。
Jack:這些信息對所有美國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他問了一個修辭性的問題:你們記得以前我們歌頌讚美遠離共產主義國家嗎?而今天,我們參與了共產國家壓制言論思想的行動。
班農先生:這就是郭文貴說的第一件事。我們曾以為這些人來到這裡是國家大事,而現在卻是例如tuck這個全美收視最好的節目被推特下架,被臉書全世界禁止。郭文貴三年前就警告美國人,如果我們聽取了,就不會有現在這個大流行問題。郭文貴說中共第一大武器不是航空母艦,不是核武器,而且社交媒體。中共有抖音,微信,竊取美國每個人的所有數據。郭文貴幾年前就警告過這些。這些中共公司會來到這裡,盜取數據並操控數據為他們服務,多荒唐。

2020年12月2日 11. 聊為什麼美國的媒體全部墮落?
美國的好萊塢全部閉嘴? 因為他們需要中國被奴役、綁架的14億市場。
12 .聊我對美國人的建議: 跟恭喜拜登當總統的人的國家立馬停止軍事、經濟等方面的一切合作,包括臺灣。直到你打電話這個元首被推翻或者我給你恢復為止。凡是沒有打電話的立馬增加軍事、貿易的合作。另外一個所有參與這次美國大選(作弊)的所有美國企業,所有查證的外國機構一定視為戰爭行為,定點剷除,沒有別的選擇。這遠遠超過二戰對於美國人的死亡威脅、死亡人數,對美國總統的大選的參與超過了戰爭的一切。對美國的百分之五十的GDP的控制。當一個國家的百分之五十GDP被某個經濟實體、軍事控制的時候,你就有權利不用任何商量,你就直接給它幹了。

2021年5月30日 美國的民意大大震懾美國高層和與中共勾兌者
所以說美中關係這一段的這種改變,包括社交媒體還有所謂的嚴肅媒體以及美國情報軍方,對整個美國現在在美國最高層官員和中共勾兌的這些官員造成的震懾,就是美國人要知道真相、美國人要中共要負責任的呼聲,已經大大的震懾了美國高層和中共勾兌的這些人,叫賣美帝、美奸,包括華爾街、好萊塢還有這些太空大佬們、高科技大佬們,極大的震撼了他們。因為共產黨的邪惡已經遠遠地超出他們所能承受的能力。

2021年6月30日 文貴先生於6月30日上午在其直播節目中表示:由於直播過程中經常會出現各種不可預知的技術故障,這凸顯了想要成功建立一個被廣大客戶同時正常穩定使用的GTV平臺是何等不易之舉。這也是為什麼有75億人口的世界,卻只存在一個推特、一個FaceBook和一個YouTube的主要原因。而中共傾其一國之力搭建的百度與google相比簡直就是垃圾,不值一提。
為此,文貴先生勸諭道,由於GTV運作系統中的後臺、前端、數據、運維等方面操作極為精密複雜,因此工程師戰友們應該少提批評,多做有邏輯的實事,必須切忌大頭症。並以GTV“同聲翻譯”應用軟件的研發為例,來說明技術開發工作團隊和外部投資者相互溝通合作的重要性,關鍵性,風險性和困難性。
……
中共當局向來祕而不宣,盡力掩蓋。比如,最近在北京玉泉山東三段地下工事的突然崩塌,事發地下進駐著大量進京為了保衛中共“百年冥誕”的防護部隊,此次意外造成該部隊100多人喪生;香港避風塘燒船死人事件;因大連爆炸案而導致多人被抓捕案件;發生在昨天晚上北京城海淀區的驚天雷、刮巨風、下冰雹等一些列敏感事件,不僅外界都無從得知,而且也沒有任何一個媒體對此進行了報道。據說,此次地下軍事設施坍塌事故極度震驚了中共駐玉泉山工作小組,很多領導直接被嚇得搬離了玉泉山。要知道,在中共高層居住的玉泉山和西山,北京軍區大院,炮兵大院等重地都設有大量地下的祕防軍事工程。毋庸置疑,海外所有的大型社交媒體、嚴肅主流媒體都絕對在中共的控制之下,並不斷對外釋放一些無足輕重的假消息。

2021年8月21日 2.我們展示的每一個數字都是一個生命,我們每一個人都面臨這樣一個危險。我們爆料革命是最早揭露中共病毒真相的,這就體現了我們的認知標準。其中七十多個離開爆料革命的原因是很荒唐的事,七哥在網上的名字有上百個,有可能你跟網友聊的就是七哥。我跟這其中11個人進行單獨溝通,只有兩個是身不由己,其中九個就是認為蛇妖閆是天使,這九個人都是男士,而且都對自己的老婆不滿意;支持路大腦袋的都是女性,這一定要學習弗洛伊德的關於人性的分析,我問他們為什麼砸郭?他們竟然說美國政府支持閆麗夢,這非常荒唐,支持閆麗夢的都是我們介紹的班農、納瓦羅。章家敦的《中國崩潰論》,其實就是狼來了故事,最後成了中共強大論。很多人竟然相信路大腦袋是懂醫學的、是爆料革命中最厲害的理工男。我對他的吹捧是最大的危害,還有就是社交媒體的力量。
3.現在讓打疫苗的有三個機構:第一是政府強迫威脅;第二是來自於醫療機構和部門,他們是專業人士具有絕對的壟斷性;第三就是社交媒體和嚴肅媒體的宣傳,完全顛倒黑白。政府和官方權威人士是人民選出來的,政府必須要聽從這些專業人士,這就叫技術沙皇。川普就是最好的例子,微軟的基金和共產黨的國藥、華大基因在一起,控制了80%的人類財富和媒體,這個世界如果閻王爺和菩薩、佛祖跟小鬼合作的時候,人類就不存在了。政府存在應該是代表絕大多數的利益,這是基本邏輯。政府利用了絕大多數人的信任,欺騙了你,以色列是最慘的。共產黨是強制性的打疫苗,在西方就是通過經濟的威脅,甚至不讓小孩上學,不能參加宗教聚會。 這都是專業性人士給政府的建議,我們完全低估了福奇的影響,整個歐洲和西方是學習美國的, 所有的政府都全部上當了。而我們爆料革命沒有政府所具備的這些壟斷的權利,也沒有在醫學上權威建議的權利。
4.人最基本的權利就是自由遷徙權和生存的權利,只有政府可以下這個命令,那就是中國和美國,大家不要低估了共產黨的力量,整個媒體都已經被共產黨控制。我在社交媒體上用任何名字可以隨便註冊,但是如果用我自己的名字就無法註冊,推特、臉書、Instagram都是全面封殺的,我們被封的帳號,原因是在社交媒體說出了真相。法治基金如果有一分錢有問題,我承擔一切責任,它跟班農沒有任何關係,所有的權力都在律師手裡,他們竟然造謠法治基金,都是為了攻擊班農,攻擊他的都是左派勢力,還真不是攻擊我,因為他們害怕班農的平民主義。左派已經完全跟共產黨合作,左派控制著媒體和醫藥,幾乎是百分百。左派從什麼時間開始跟共產黨合作的,就是在2001年中國加入WTO開始的,我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全面佈局的。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也相信疫苗、打了疫苗,法國下一個總統候選人開始也是絕對不打疫苗,現在告訴我準備打第三針。藉口就是不打疫苗,出門不方便。當一個社會由壞人控制好人,認真的幹壞事兒,那就太可怕了。他們心底裡是相信疫苗的,這是很可怕的。沼澤地裡的人都這樣打了三針,我們又算什麼。除了媒體的控制和政府的被影響,那麼誰是真正的影響世界的力量,我們都沒有說對,這次我們人類將付出最大的代價,將會是驚掉下巴的驚天陰謀。我們從網絡上搜索到信息關於疫苗的都是假的。
5.我們是最早揭露疫苗真相的,新中國聯邦告訴全世界冠狀病毒是中共的生化武器, 滅白計劃、13579計劃都是我們最早說出的,疫苗經濟和疫苗災難也是我們最早說出的,情報來自國內的將軍,因為他被指派去生產硫酸羥氯喹和鋅。共產黨大量的儲備藥物和大量購買PPE, 病毒戰爭最核心的就是疫苗戰爭,你能躲過病毒,但是你躲不過疫苗,現在大家還關心病毒來源嗎?都在打疫苗。疫苗已經控制了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生死時間,甚至中東地緣變化、數字貨幣的大發展都在此時發生,而我們都被關在家裡。疫苗讓所有種族的最弱勢、基因不健康的人都會被滅掉。政治經濟上最大的受益國是俄羅斯,躲過了滅俄危機,其次就是德國,然後是英國,最後是法國,這四個國家是最大受益者,然後才是加拿大的小土豆,這裡沒有必然聯繫,但是具有絕對的核心利益。這些信息我們不可能獲得,大部分人所有的判斷都來自社交媒體,這就是為什麼還會有人相信亡腚缸、蛇妖閆、塞林。目前70多個戰友離開,一共退出200萬美元,小額投資者從8億美元增加到15億美元,機構投資者增加50億美元。七哥不缺錢,這些錢加起來也就臺灣賭局的一半。路大腦袋幾年的廣告費還不如我一個車軲轆的錢,這種實力的懸殊,大家都忽略了。看一下九指妖當初有幾萬人跟隨,現在還剩十幾人,路大腦袋的直播在線只有幾個人。跟我接觸的這些人在沒有參加爆料革命之前,他們的判斷力跟大部分人是一樣,甚至不如大部分人。
6.疫苗和病毒給人類帶來最大的思考,就是人們只知道肉香,不知道屎臭。就像今天的臺灣,他們不相信共產黨會打過來。人類被宗教和文化的洗腦,對事物的認知和我們擁有的財富和科技完全不成正比,產生了巨大的矛盾,我們人類到了該買單的時候了。媒體的控制和精神病毒已經把人類引向了魔道,很多人打疫苗就是因為對死亡的恐懼。 沒有信仰、沒有宗教、無知、貪婪、懦弱,再加上愚蠢,這就完了,不僅僅是共產黨的邪惡。以色列猶太人是有宗教信仰的,但卻是疫苗接種率最高的,這就是無知、愚蠢、貪婪、懦弱。疫苗公司利用人性的弱點,達到了他們的目的。人類文明處於和平時代太長了,註定會迎來災難,共產黨充分利用了這一點,最後葬送的就是中國共產黨自己和全體中國人民,最早打疫苗的不是老百姓,是官員、 知識分子,因為他們更怕死。

2021年10月3日 郭文貴先生:我可以告訴大家,國內的停電是有計劃、有陰謀的停電,根本和政治鬥爭沒任何關係。你看到臺灣那些報道,還有歐洲的美國的,愚蠢得跟豬一樣。臺灣有人發給我的叫什麼,關鍵時刻,什麼習(近平)鬥爭啦,什麼九省十省。我笑得都快不行。
臺灣這個地方就從這方面上來講,這個大難臨頭的一個先兆,就是全人民過的生活太好。都在那塊兒撅著屁股都在那塊兒吃飯,完全忘掉天上來的威脅。就是你看到臺灣的新聞已經100%被共產黨控制。即使臺灣這樣的獨立的所謂人權的獨立的地方,對大陸的軍情、政情、民情、經濟情況沒有一點點的判斷力,這樣的地方怎能不出事呢?怎麼能不出事呢!這次大陸的停電是組織上有計劃,國家行為,絕對不是政治鬥爭,大家一定記住,你們太小看共產黨了。
好,我先說到這,就以上的問題請你們幾個再評價。我在這聽著學習。

2021年10月11日蓋特一 這些天感受到這個世界真的是就三樣權力 — 第一個就是貨幣權,沒貨幣權什麼正義啊?正義和邪惡是不分的。誰掌握了貨幣權,誰就控制了正義和邪惡的分水嶺的權力 — 說你是邪惡你就是邪惡,說你是正義你就正義。第二就是媒體的權力 — 只要控制了你的說話權,話語權,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成黑的;讓你死就死,讓你活就活。第三個,這兩樣都不行的時候 — 軍隊,槍桿子!就這三條 — 很邪惡!
全世界老百姓都知道死人是疫苗的事,它就不讓你說跟疫苗有關係。全世界一半多的人 —現在已經超過三分之二了 — 打了疫苗的人的將近1/5,或者1/6,1/7都在反疫苗。那現在就超過一半的人反疫苗,或者是對疫苗現在反感,感到了威脅 — 但媒體就不讓你說疫苗。無論是火葬場還是醫院,還是小學,還是初中學校,啥都不幹了就是讓你打疫苗,全世界讓你打疫苗。關鍵問題,打了疫苗的副作用,和打疫苗以後的人家的感覺,或者人家要說謝謝你呢? — 媒體上不讓你說話,全世界,太可怕了!邪惡的勢力遠遠超出了我們想象控制世界的能力。而且這個世界上現在這個拜金主義 — 錢什麼都能買,不但能買正義和邪惡,買你的命,買真理,甚至都要代表上帝。
你看看“習大神”所謂的辛亥革命的講話,看看這半個世界的解讀。另半個世界的一半全都是沉默 — 有的是故意喂料,有的是帶風向,視臺灣2300萬人民的生命和安全完全於不顧,胡球扯!知道有不利於共產黨的這些信息也不說,都講一些似是而非,小罵大幫忙的話,大災視而不見 — 話語權、媒體,太重要了!
現在我真的意識到喜聯儲多重要!喜美元、喜幣多重要!G-TV、G-News、GETTR多重要!共產黨現在怕死了。過去兩週咱國內的戰友說,共產黨“要不惜一切代價把喜幣上市給阻擋了;要不惜一切代價幹掉G-TV,幹掉GETTR,幹掉G-News;不惜一切代價要把G-Club給毀掉。”最近的行動很瘋狂 — 到處虛假舉報。頂個蛋的用啊,共產黨?你覺得那有用嗎?當你都舉報完以後,都知道是你共產黨陷害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是全世界最正義的力量。要的就是你這種愚蠢的行動。

2021年11月26日 所有獨裁者操縱媒體都是為了掩蓋真相,推卸責任。今天的中共正在進行著愚弄全世界的政治表演,他們只報道因病毒封城的消息,卻幾乎沒有後續報道,因為他們根本不在乎死了多少人,而且他們上層有解藥。中共使用這種苦肉計,企圖掩蓋真相博得世界的同情,實際上就是欲蓋彌彰,反證了他們就是釋放病毒元凶。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只代表編譯、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