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发布:Quana(齐天二圣)

末法时代的特征之一妖孽横生。古老的中华大地经过数千年专制的洗礼,统治者的愚民术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到了 CCP 篡政之后更是走火入魔。而今,那个活得比大师米罗都抽象一百倍的小本习大帝现了原型。他的掌上明珠让这个「心里只有人民群众」和「共同富裕」的大帝成了一地鸡毛。

当然,网络上的消息混杂,时常会有人散播一些真假难辨的东西用以混淆视听。无论这个公主推特号是真是假,无论其中的奢侈品多么让人咂舌,与公主真正的豪奢日常相比,都太小儿科了。

郭先生在大直播里说:中共的官员到了常委的级别,尤其是到了大帝的位置,他要啥有啥,天下都是他的,几个粉钻对他根本不算事了,她要是愿意,可以拿来拌饭吃。根据郭先生的说法,习家公主拥有各种身份出席活动,但是没人见过她本人。没有一个人敢偷拍她的照片。

想当年有个好事的顺口溜写手,用微博体记录了大唐盛世下一个睡了父子俩的胖妃子是如何任性地挥霍公权力:「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寥寥十四个字,被后世骂了一千多年。后朝的文人墨客想起来就数落一番,胖妃动用国家的驿站和快马为自己运荔枝。

按照宫廷御术,皇帝本来该分给三千个人的宠爱被胖妃一人尽占,显然不符合分配正义,难免让常年坐冷板凳的两千九百多个拥有份额的佳丽愤怒不已。所以就有段子手出来辣手摧花,最后任性的皇帝不得不和爱妃做个阴阳切割才算平息了民愤。现在看来,和小本帝的公主比起来胖妃那点甜头真是不值一提。

一千多年以后,统治者换了一茬又一茬,老百姓的生活更加水深火热。世界非但没有变好,反而更糟糕,原来盘剥我们的只是皇帝老儿和他的七大姑八大姨。现在统治者是一群人,盘剥我们的是一群老杂毛和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以及遍布海内外的私生子女。

「一枚粉钻公主笑,尽皆民脂与民膏」。绝对的权力已经把这个所谓第一家庭变成了魔鬼之家,所有家庭成员哪怕智商低于猪狗的都成了执掌国祚的至尊,国务院形同虚设,几大常委成了摆设,这些贪得无厌的东西,已经把人民压榨得喘不过气来了。人民手里但凡有一杆枪,都想对着小本大帝的脑袋告诉他:我们人民不需要你的服务了。

习近平女儿信息外泄网揭24人判囚黑幕深| 个人信息| 外泄事件| 恶俗维基” | 新唐人中文电视台在线
图片来源:ntdtv.com

想当年有一个很励志的李姓格格,掐着国家电力的脉搏,也没敢承认这是拼爹的结果,还谦虚地说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努力。尽管迎来全国人民一片嘘嘘,公主还是感觉良好,一再声称自己有才有貌有本领,可拼的除了爹还有许多,是为拼多多。和大帝的公主相比,李格格也只是得了便宜卖了乖,她还是要点脸的,最多也就是倡导给国民建立道德档案,谁敢造次就拿道德的大棒子削死了事。

相比大帝的公主,李格格充其量也就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没这么地动山摇不以为耻地炫富。公主这段位似乎可以穿越到几百年前参照秦淮河那些夜里才出来的「河漂」的标准,能被钻石名车强奸的公主就是赝品,和秦淮八艳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其作派和八大胡同里的老鸨也没什么区别,她收钻石让她爸被权力轮奸,去给行贿者办事,出卖中国人民的公权力,稳稳地把自己变成盗国贼。

那些送出钻石的各类权力的掮客,难道不会为了收回钻石的成本更加疯狂盘剥聚敛?难道会对全世界的韭菜手下留情?掮客心里不会意淫小本帝的八十代祖宗一万次?可怜的小本帝居然还以为自己无上至尊了,其实是无比下贱。这样贪婪成性却又不知餍足的人连基本的人格都丧尽了,你还相信这样的家庭有正常的价值判断吗?还相信这样的东西能治国理政吗?

可见,礼义廉耻的说辞是给穷人设计的,是穷人的墓志铭;天良丧尽才是官家的通行证,是统治者的法宝。

公主和她的选择性失明的父皇可能不屑于知道,曾经有一个 13 岁的少女,只是想尝尝从未尝过的巧克力,便被当众羞辱,最终跳楼身亡。她短暂的生命中最奢华的愿望是吃一口巧克力,可惜到死都不知道巧克力是什么味道。从零和游戏的角度,一个家族贪婪奢靡的「多吃多占」能让亿万人食不果腹。

一个24岁的女大学生吴花燕,为了给弟弟治病长期以辣椒拌饭裹腹,最终因营养不良失去生命,而死时她的体重只剩下 43 斤。公主即便是还有一丝人性,也该反思一下自己的家人都干了什么吧?吴花燕就这样死了,死在官媒恬不知耻地宣称的太平盛世里,死在习大帝鼓吹的全民脱贫的谎言里。

43斤的吴花燕死了没赶上在2020年之前消失” - 万维读者网
图片来源:rfa.org

我们也知道同为女性的杨改兰把屠刀挥向自己儿女的那一刻,公平正义道德伦理一切美好的东西在华夏大地上全都死了。以公主们的父皇为首的中共统治者奴役中国人民这 70 年来欠下人民的累累血债,即便是古代的皇帝,但凡有点人性,都该下个罪己诏问问自己,你的治下为什么饿死人?你的治下为什么出现母亲杀死孩子这样的人伦悲剧?你们怎么还有脸霸王硬上弓般地为人民服务?

公主的大脑里可能没有配备反思的功能,可能对满屏的咒骂不屑一顾,当然更不知道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不知道天道好轮回,这一世拿别人不当人,就要万世当牛做马。

她当然不知道,她用行动颠覆了人们对哈佛大学的认知,堂堂常青藤大学竟然培养出如此浅薄无状的学生。这无疑是哈佛校史上最大的丑闻,就如你父皇亲自把清华大学变成一坨屎一样,她也颠覆了老祖宗管子对人性的判断,「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她不仅是「仓廪实而思豪车,衣食足而想粉钻」,她还想和她的父皇一起锻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把全世界踩在脚下。人到底得膨胀多少亿倍,才能真的把自己这一枚可怜的跳蚤当成「龙种」?

根据历史轮回,那些试图当主子的野心家,有朝一日祖坟不保,甚至不得不东躲西藏隐匿行踪,现在看来是大概率事件了。如果想不明白可以参照希特勒、齐奥塞斯库、萨达姆,他们的家人现在可曾岁月静好?他们的后代现在何处?敢不敢在太阳底下正大光明地活着?当然,前提是他们如果有后代的话。

自作孽不可活,天下大势已定,谁想继续奴役人民都是痴心妄想。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不会让你们继续奴役中国人民了,不会让你们继续放毒祸害世界了,你们一家人的倒行逆施已经到头了,必将受到文明世界的审判,走着瞧吧!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67d79ae9-90be-4fe9-b19e-37e8c9e419a9.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 Gnews 平台无关。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塔西佗陷阱的底部是沼泽
文雍漫谈:在选择与努力之间
文雍漫谈:他们为什么要让人民比丑
文雍漫谈:心声
文雍漫谈: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的向往
文雍漫谈:国家信用 货币 与新世界秩序
文雍漫谈:一场游戏一场梦
文雍漫谈:一种超越国家意志的信仰——正道主义
文雍漫谈:从希波克拉底誓言到罗马宣言
文雍漫谈:破茧而出
文雍漫谈:假科学之名
文雍漫谈:我们都需要勇气
文雍漫谈:我能想到最无奈的事
文雍漫谈:你的身体谁做主
文雍漫谈:有一种温暖超越语言
文雍漫谈:目送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