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BENJ1
編輯:李易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2021.12.4-文·贵天成——郭文贵先生谈疫苗(二十八)28-图片-3.png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設計組(姐夫說說)

郭文貴先生2021年8月25日直播

大牛:關於疫苗政治,因為台灣最近有自己研發的高端疫苗,剛剛我們在蓋特賬號@MilesGuoLive留言,他說這個高端疫苗的合作廠商是在美國上市的一家公司,然後說這兩家公司恰好也都是中國科興集團合作開發疫苗的公司。最近剛好在施打,第二天、第三天已經有四個人死亡了,不知道這個高端疫苗對於台灣會不會有一些影響?

郭文貴先生:所謂的高端疫苗,記住全世界的疫苗基本上都是一樣的,不管他起什麼名。氧化石墨乙烯、肌肽素這些東西,都是一樣的。高端疫苗就是加大了劑量,它無非是換了個說法,本質都是一樣的。為什麼我說台灣政府是很糟糕的,它現在這個時候還搞疫苗經濟。台灣應該考慮的是疫苗安全,不應該搞疫苗經濟,但它現在把疫苗經濟放在前面,然後是搞政治疫苗。

台灣覺得別的國家都搞,如果我不搞不行,所以它也搞政治疫苗,但你台灣搞疫苗經濟和政治疫苗,那台灣人就會死。只有考慮疫苗安全的領導人才會是永恆的,才是人民的福祉。你想想,如果巴黎打了疫苗以後結局是什麼?生出的孩子一定是帶這個基因的,即使再過50年,你倆生的孩子也是這樣。即使你在精子庫冰凍精子,無論過了多少年都是這樣,這是很恐怖的。

所以疫苗安全是台灣和任何一個國家民族的福祉。你搞疫苗經濟和政治疫苗都是要死人的,都是絕後的。然後這個國家民族可能是滅絕式的,所以強迫接種疫苗真是混蛋至極的事。

好,咱們今天的直播怎麼樣了?可以,還沒有大家要問的了吧?

天機: 娜娜醬,你是不是在蓋特留言有一個問題想問?

娜娜醬:好,那我念一下,但我覺得好像這個問題郭先生回答過。但我講一下,第一個就是說:“七哥您好,您昨天直播說不要被感染病毒是2025年前唯一要做的事,又說任何打了疫苗的染上病毒的對周圍人都是災難,隨著病毒的肆虐,也許還會有戰友中招,那麼應如何規範和已經感染病毒痊癒後的人正確接觸避免病毒感染呢?就是說沒打疫苗但是感染了病毒已經癒合了,以後要怎麼跟這些人正確接觸?”

郭文貴先生:對於這個事兒,我也問了很多這方面的專家,包括我們的歐洲的科學家。真的是我們覺得沒有太好的辦法,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什麼呢?家裡邊兒的人打疫苗的,就他打了疫苗,他容易有兩個核心的誤區,一個是他以為我打了疫苗我就不會被傳染了,然後出去就不防護了,這是非常危險的。

還有一個,打了疫苗的人,他很大的可能是無症狀的帶菌者,這個時候對家人和朋友的傷害是最嚴重的。如果說目前你沒被感染,你也不去做這種無知的事,故意去找傳染去,比如不戴口罩、不防護、無知的認識,那麼你對家人是沒有威脅的。

但是如果你打完疫苗以後到處活動,然後回來是無症狀帶菌者,而且是超級傳播者,那麼最先殺掉的就是你的親人和家人。所以說這是一個我們大家最關心的問題。

另外一個,就是所有打了疫苗的人,還有一個核心的問題。這是人與人之間的本性,打了疫苗以後他就認為不打疫苗的人有病,這個時候他染上病了,他反而認為是不打疫苗的人把病毒傳染給他。如果檢查有前有後的話,沒打疫苗的人先檢查,結果是這個打了疫苗的人就把你傳染了,這是很可悲的事情,你們想過沒有。

這一點是肯定的,只要是打疫苗的和不打疫苗的人住在一起,不打疫苗的還吃羥氯喹,你不用想一定是這個打疫苗的人感染病毒。

當然了,你像Angela也是那種沒被傳染上的,是她的小兒子把她的老公和倆孩子都傳染上了。所以說跟自己人相處,大家一定要有心理準備,很有可能是打了疫苗的人把疾病傳染給你,但他還自己沒事。還有一個,一旦你被傳染了,他認為是你傳染了他,這是一個倫理和邏輯上的謬誤,大家一定要有所準備。

但是怎麼防?大家記住,現在最好的防範就是羥氯喹加鋅,有事兒你就吃土黴素、伊維菌素,關鍵是打了疫苗的人更應該吃,既能把他疫苗的副作用排除,也能避免傳染,關鍵他未必聽你的吃這些藥物。這個世界讓誰亡是天定的,不是每個人都覺得地獄是很恐懼的。

娜娜醬:還有就是想問七哥,拜登政府90天病毒報告被弱化後,習近平會不會又發大頭症,為了在六中全會上拿到絕對的發言權,在十月底前打台灣?謝謝。

郭文貴先生:不管有沒有這個報告,他都會做的,打台灣的概率幾乎是95%。

娜娜醬:十月底前嗎?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今年年底前是很有可能的,明年五月份之前是最後的時間,因為兩會之前幹台灣的可能性很大。

還有一個就是美國的經濟,隨著現在你看到的全球的政治經濟、政治疫苗和經濟疫苗災難,這個發生以後會給共產黨提供各種打台灣的理由,台灣絕對是很危險的。

另外一個,大家問打了疫苗以後還要不要吃羥氯喹加鋅?更要吃,我再重申,吃了只對你有好處沒壞處,而且很大可能會把你打了疫苗以後的壞處大大降低,徹底剷除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大大降低。

往期回顧: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一)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四)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五)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六)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七)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八)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九)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一)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二)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三)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四)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五)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六)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七)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八)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十九)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一)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二)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三)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四)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五)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六)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七)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八)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二十九)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一)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二)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三)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四)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五)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六)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七)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八)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三十九)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四十)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疫苗”(四十一)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