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比奧迪·西索迪亞(Abhyoday Sisodia)
發佈日期:2021年11月26日
新聞來源:TFIGlobal
翻譯:文虓Bobby

摘要:

隨著新一屆德國政府即將就任,前總理默克爾16年的親中政策很快成為過去。 新任德國政府對中共國政策的即將發生重大轉變,而且柏林承認北京是敵人。

沒有一個國家像德國在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長期統治下那樣背叛自己的同胞。 在默克爾卸任之際,有新的爆料顯示,柏林是如何將關鍵的潛艇和驅逐艦技術提供給中共國共產黨和中共國人民解放軍的,而歐盟成員國卻沒有得到同樣的暗示。 儘管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領導下的政策做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妥協,轉而支援一個共產主義威權國家,但新聯合政府的形成方式表明,事情將發生180度的轉變。 下一屆德國政府不會通過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商業第一”棱鏡來看待中共國。

旨在組建新政府的三個政黨提交了一份聯合協定。 這份178頁的檔中有12處提到了”中共國”,其中只有幾處會讓北京滿意。 臺灣、香港和新疆都被提及,德國新政府也呼籲加強歐盟範圍內和跨大西洋的合作。 中共國還將加強與日本和澳大利亞的合作,這兩個是中共國在該地區的主要對手。

在默克爾的努力下,一年前歐盟匆忙通過的中歐投資條約,新政府對此幾乎沒有什麼熱情。 這傳達了一個明確的資訊:默克爾的親中政策,這是她過去16年執政思想的一個標誌,可能很快就會成為過去。

對華政策的轉變,以及柏林承認北京是敵人:

這份政策檔將在新政府下個月就職時生效,它代表著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對北京的態度有所不同,並將歐洲最大的經濟體與拜登(Biden)政府聯繫在一起。 位於柏林的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亞洲專案主管揚卡·厄特爾(Janka Oertel)在Twitter上發帖稱,這種語氣的轉變”引人注目”,是”迫切需要現實調整”。

據POLITICO報導,許多引用都觸及了北京所謂的「紅線」,比如中共國共產黨聲稱對民主島嶼臺灣擁有主權,但它從未統治過臺灣。 根據”一中政策”,與北京有外交關係的國家不能承認臺北的府。 自1971年以來,臺北一直被排除在聯合國之外。 該聯盟協定列出了加強與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紐西蘭和印度關係的措施,作為新興的印-太政策的一部分,旨在維護德國在中共國後院的利益。 報告指出,新疆是一個人權熱點地區,並敦促中共國在處理香港問題時堅持”一國兩制”方針。

它期待中共國”為本地區的和平與穩定發揮負責任的作用”,並支援利用國際法解決南海和東海問題。 “台灣海峽現狀的任何改變只能在雙方同意的情況下和平解決,”聲明繼續寫道。

德國新任財政部長和他的反中共立場:

雖然內閣職位的完整名單尚未公佈,但預計42歲的自民黨領導人克利斯蒂安•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將接任財政部。 這應該會嚇到中共。

據報導,就在兩年前,他還在香港街頭與民主派議員會面(在他們被監禁之前),並成立了一個新的智庫。 幾天后,他抵達北京,官員取消了與他為期兩天的會晤,理由是他支援反華抗議活動。 據《明鏡》周刊報導,郭業洲是他在北京見到的少數幾個人之一。 據報導,郭”斥責”了他,並問他,如果抗議者以中共國共產黨對外聯絡部副部長的身份佔領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的政府大樓,他會作何反應。 (對此,他回應說,這是在2017年發生的,政府改變了政策,以回應示威者對大學費用的要求。 )

甚至就在今年年初,林德納(Lindner)還在香港問題上直言不諱。 他經常指責梅克爾對學生示威者黃之峰(Joshua Wong)的命運保持沉默。 今年1月,當50名反對派活動人士因國家安全法案而入獄時,他在推特上寫道,德國人”不允許轉移視線”。 他說:「歐盟應該和拜登討論共同對待中共國的方式。” 他現在有機會證明這是可能的。

新聯合政府已經意識到現實和不受任何歷史選擇的約束,可能會迫使他們加強與中共國的關係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是正確的, 在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任期的最後幾天裡,這一(曾經的政策)”遺產”給她帶來了沉重的壓力。 對中共國的新政策轉變並沒有得到北京方面的好評。 中共國警告德國即將組建的聯合政府,不要干涉中共國內政。 這意味著,除非德國政府承認臺灣在所謂”一中政策”下的主張,否則兩國關係可能受到威脅。

援引原文

審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糖果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