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澳喜要聞小組

1 瑞典科學家發現基於刺突蛋白開發的疫苗有致癌效果

溫納-格倫研究所,斯德哥爾摩大學、於默奧大學的分子科學及臨床微生物學的科學家們研究發現,SARS-CoV-2刺突蛋白定位在細胞核中,明顯抑製DNA損傷修復。
科學家們通過臨床觀察發現,COVID-19 導致嚴重疾病或死亡的風險,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增加,風險最高的是老年人。其原因很可能是因為SARS-CoV-2刺突蛋白會削弱老年人的DNA 修復系統,從而阻礙V(D)J重組和適應性免疫。V(D)J重組是B和T細胞免疫的核心,它們對癌細胞有很強的抑製作用。
因為刺突蛋白對於引導病毒進入宿主細胞至關重要,是目前大多數疫苗策略的重點,許多已獲批的SARS-CoV-2疫苗,例如mRNA疫苗和腺病毒COVID-19疫苗都是基於刺突蛋白開發的。這些疫苗,將刺突蛋白註射到身體裏,無疑讓接種者面臨巨大患癌風險。
癌癥不像血栓、癲癇等疾病那樣較快發作,而需要更長時間才能顯現。

2 護士舉報政客與高層人士接種的是生理鹽水不是mRNA疫苗

斯洛文尼亞一名護士爆料,她親眼目睹政治家和其他高層人士接種的是生理鹽水而不是mRNA實驗性疫苗。
一位自稱是盧布爾雅那大學醫學中心前護士長的女士召開新聞發布會,她之前在該中心負責接收和管理政治家的疫苗註射,但目前已辭職。
在新聞發布會上,該女士向公眾展示了一組註射瓶,瓶上有1、2、3的編號,她解釋了這些編號的意義。
數字「1」是安慰劑,生理鹽水。數字「2」是 mRNA疫苗。數字「3」是含有致癌基因的mRNA疫苗 ,與導致癌癥的腺病毒有關。
這位護士說接受第3瓶註射的人將在接受註射後兩年內患上軟組織癌,並且她親眼目睹了所有政治家及富豪接種1號瓶的全過程,那只是生理鹽水,安慰劑而已。
這段采訪已經被YouTube刪除。

3 澤連科醫生痛批CDC、NIH、FDA、WHO

日前,大胡子澤連科醫生公布了一段視頻,在視頻中,他就大家關心的一些問題做出了回答。
澤連科毫不客氣地稱CDC、NIH、FDA、WHO是賣身的妓院,大藥企為它們提供資金支持,它們則為大藥企站臺。獲得同行評議並且已經發表的研究數據顯示,只要在正確的時間範圍內進行治療,中共病毒的住院率和死亡率可以減少85%。可是,這些機構給出的建議,都是在延誤治療,剝奪人的生命。
然後他又評論政府為什麽開始轉向藥物治療。首先是疫苗不起作用,而且弊大於利。現在Merck這種新藥是伊維菌素的變種,差別在於伊維菌素每片0.2美元,而Merck每片750美元。而從伊維菌素的使用歷史看,它被使用超過40億次,如果要抵製伊維菌素,就是反人類罪。
澤連科醫生還透露,因為與深層政府站在對立面,讓他面臨巨大危險,在一份有著250人的德國暗殺名單中,澤連科醫生名列前茅。

4 國際刑警組織的選舉結果令其走上專製之路

11月25日,國際刑警組織宣布,阿聯酋官員萊希(Raisi)當選該組織的主席,中共國官員胡彬彬當選該組織的執委會委員。如此選舉結果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註,因為萊希和胡彬彬均為存在人權汙點的專製國家官員。
由全球200名跨黨派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在選舉結果出來後發表聲明稱,中共國政府曾多次濫用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來迫害流亡的異議人士。胡彬彬的當選,為中共政府繼續利用國際刑警組織作為其進行全球鎮壓活動的工具開啟了方便之門,並會把成千上萬生活在海外的香港人、維吾爾人、西藏人、臺灣人和大陸異議人士置於更嚴重的風險之中。該聲明還強調,不能允許中共國繼續在海外從事長臂警察活動。並呼籲所有政府撤銷與中共國和香港的引渡條約。

5 所羅門群島抗議活動殃及華人

所羅門群島現任總理索加瓦雷(Sogavare)被抗議者要求辭職後,宣布在首都霍尼亞拉實行36小時宵禁令。但是抗議者無視宵禁令,於周四在首都的中國城聚集,針對華人經營的商店進行了破壞,很多建築被縱火焚燒。抗議者還朝著中共國大使館行進。
據悉,參加此次抗議活動的大多數人,是來自馬萊塔島的居民,因為他們對被中央政府忽略心存不滿,同時強烈反對該國政府在2019年決定與臺灣斷交轉而與中共國建交的行為。
實際上,在2006年的所羅門群島大選後,該國首都就爆發過騷亂,大部分唐人街被燒為平地。外界猜測,可能是具有中共背景的商家操縱了投票過程。

新聞參考鏈接:
Gettr
MDPI
Daily Telegraph
相關推特:為什麽用藥物治療
相關推特:Merck治療方法和伊維菌素的比較
相關推特:一開始怎麽理解羥氯喹的
相關推特:CDC等是賣身的妓院
相關推特:羥氯喹對孕婦和孩子都有效且安全
相關推特:染病老人任期死亡是大屠殺
相關推特:澤連科被列入暗殺名單
發稿:mg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