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插图:东京樱花团/ Ob

男欢女爱本也是人之常情,贵就贵在你情我愿,有所担当;龌龊就龌龊在强了人家的愿,上了人家人,还不愿意有所担当,瞻前顾后,遮遮掩掩,不欲为人知;更有甚者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为保自己名声毅然决然毁尸灭迹,这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并不少见。

少女初长成,犹如山花烂漫芬芳怡人,常怀春以待佳偶。男人犹如心目中太阳,少年像春天,激情似火,温暖有度,遇之则可龙飞凤舞谱写一段人生佳话;中年像夏天,遇之则落花成果,少了些许浪漫;晚年像秋天,遇之犹如秋风过后百花残;暮年如冬季,遇之则犹如遭遇倒春寒,花残果畸,人生惨。

爱花之人常惜花,唯恐鸟语惊了花期,常小心翼翼以待花开;贪花之人常折枝,宁可伤筋动骨也要唯我所有。少女之初,情窦初开,怀春如梦,每每幻想美妙佳境,以期良缘。虽偶遭遇晚秋之景,终有真情实意,亦有善终者,亦不为坏;唯遭遇晚秋又被遗弃街头,终无名至实归,此乃凉秋凄景也。

一部共匪的成长史,就是一部离不开“性”的裤裆史,更是一部龌龊史。从匪头毛泽东到匪孙毛新宇,从开国元勋到大队支书,从中南海到招待所,从江某人到大导演,从招商引资,到商务公关,哪个有权有势者不是竭尽所能事欺男霸女,摧花又折柳。

及至如今,这帮流氓更是肆无忌惮,不但把中央电视台搞成后宫,还要玩处女,更要玩幼女,活脱脱搞出个红黄蓝幼儿园培养智慧女。这不是人干的事,其实他们不是人。

文贵先生爆料中南海老杂毛个个都玩处女,玩幼女,玩8—16岁幼女。这是何等的民族,何等的悲哀。对于他们来说,这都不是什么事。

凡是人者皆通人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们是魔鬼无疑,总是将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匪党党旗的标志就是砸烂一切世界,收割一切韭菜,这是动物世界胜者为王的本能,这是共产活动的一切宗旨,这是他们一切逻辑思维的根本准则,是他们自始至终从来不变的共产主义教义,是共产主义者的根本价值观。其他的一切谎言都是根植在这条认识基础上的,都是策略性的欺骗愚弄,不了解共产主义的这种本质也就根本就无法理解共产主义的邪恶。

自古正邪不两立,社会大生产带来的社会繁荣一度使人们忽视了共产主义的邪恶本质。在共产主义画大饼式的甜言蜜语欺骗下,人们失去了对邪恶的警惕性防范性,甚至一度认为共匪并没有那么坏,最终能够让共产主义者改邪归正;岂料正常社会的梦想却被共产主义精心策划的步步推进式战略击的粉碎!

全世界正义人士必须清醒的认识到邪恶的无底线,不要用正义人士自我约束的特性理所当然的认为邪恶人士会有所顾忌,会自我止步。相反他们清醒的认识到,不断挑战底线是邪恶势力不断战胜正义的法宝。他们一直在这么做,并不停地一步一步地不断突破人类更低的底线。

对待邪恶,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士必须擦亮眼睛,看清邪恶的本质和伎俩,好不手软地出击,既要稳准狠,又要智慧决绝,才能使这个混乱的世界拨乱反正逐步走向正道。

校对:东京樱花团/知了知了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