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BENJ1
编辑:文泓

往期回顾: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疫苗”(一)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疫苗”(二)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疫苗”(三)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疫苗”(四)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疫苗”(五)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疫苗”(六)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疫苗”(七)
文·贵天成——文贵先生谈“疫苗”(八)

郭文贵先生2021年4月15日直播

白人第一个跟着咱爆料革命说的,(是)班农先生啊。(宣传)共产党病毒、CCP病毒要吃羟氯喹、不能打疫苗都是班农先生干的,他受到多大的压力?都觉得他是疯子,但是(他)坚持住了。现在证明什么,刚才看到那个视频,看到那女的倒下了吗?在瑞典,看到多少人倒下了?这是鼓励打疫苗的结果,(还有)丹麦、丹麦、丹麦!

多可怕啊!兄弟姐妹们,(这是)无知的代价。咱原来说过跟着共产党走向火葬场,是不是啊?你要是对谁狠,把他送去当共产党去吧;再不行,咱过去也说啦,还让他干啥去?大家知道再让他干啥去,然后接着让他弄(打)疫苗去。

然后,我们在探讨当中非常清楚,当有很多人问我:“哎呀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都是假的,都是瞎说的,属于阴谋论者(吧)?”我说那就我们是阴谋论者就完了呗,你就不要信嘛。你家打疫苗还打共产党的疫苗,不要打强生的,打共产党的,我说一胳膊扎两针,我们都是阴谋论。多打,我说没有病毒、不是共产党生化武器,就是个感冒嘛;上大街不要戴口罩,戴什么口罩啊,是吧?共产党(能)让你赚大钱,跟着共产党能赚大钱,是吧?那你就去跟共产党多投资、多合作嘛,对不对呀。我说把你家人搬香港去,香港有法治,再不行搬北京去,信郭文贵干嘛呀,信新中国联邦干啥呀,对吧。

后来他说:“哎呀,Miles,不是这意思啊,我们现在都相信你呀,我很害怕呀,打了疫苗啊什么的。”哦,我说是吗?我说基本常识,共产党的超限生化、秘密生化武器,它不等同于是超级秘密武器,超级秘密武器最终它也是武器,所谓在某种范围内的超级秘密。它一旦被释放出来的生化武器冠状病毒,人们是有专业(分析能力)的、世界是有生物科学家的,是有病毒学家的。他们会调查研究,在科学家和研究面前,以及在你(中共)放出以后受害者(身上),它(病毒)是留在世界上的、是有痕迹的。

超级生化武器不等于超级秘密,不等于超级秘密那(注定)等同于早晚就会变成超级事实(现实)。

郭文贵先生2021421日盖特

兄弟姐妹们,今天给你们爆大料,勿容置疑,(这是)共产党的病毒,这是共产党的生化武器,对吧?七哥一再说,永远不可能有疫苗,所有的疫苗都是假的。因为他根本没弄清楚,这个疫苗是生化武器还是来自自然,你怎么可能有疫苗?人类上从没有在短短的60天,或六个月(内)生产任何一个疫苗。没有疫苗就是有没有解药,现在答案是科学家、国内的情报,(还有)在欧洲的那位朋友明确地告诉我们,共产党有解药。

疫苗是假的,是害人的,谁让别人打、谁强迫打,谁(就)是犯罪!谁(就)是谋杀!但共产党有解药,Cure、Cure、Cure!解药是什么?共产党掌握着人类的命运,所以我昨天正式地告诉某些人,我说如果你相信我,我拿我的生命向你们保证,你们想活下去,找共产党要解药。在制造这个武器的时候,它就制造出了解药,而不要拿疫苗。他们如梦大醒,他们(说),“明白了……明白了Miles,明白了,没疫苗永远不会有疫苗”。因为他是生化武器,共产党有解药,这就是真相。七哥今天爆的大料,要想活着,去找共产党要解药、要解药、要解药。

我不是挑拨离间,不是胡说八道,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共产党有解药,共产党有解药,要想活下去,找共产党(去)要。Cure、Cure、Cure!永远不可能有疫苗!

郭文贵先生2021422日盖特

兄弟姐妹们,连我本人在48小时以前,我(都)从来没想过这个世界上会有(冠状病毒的)解药。我(之前)通过各种内部参与爆料(革命)的人(了解),(他们)都给我一句话:“不可能有疫苗,因为这是人造的生化病毒,怎么可能有疫苗呢?”这是个基本常识,而且每个(病毒)都在变异中。直到他告诉我,“文贵,我可以告诉你,没那么悲观。只要西方世界有正义的力量和正义的良知的人(站出来灭共),这个世界是有(冠状病毒)解药的”。我当时就傻了,我说你在开什么玩笑啊?怎么可能?生化病毒怎么(可能)有解药?他说生化病毒只要是研究者当初把它当成病毒了,它就有解药,然后给我讲了这个过程。(听完)我傻了。但是我也觉的这是个巨大的希望,(随后)我(把这个消息)第一个先告诉了我身边的最重要的一个替我把关这方面情报科学的一个助理。我说你马上到你们某(机构)找这些人研究研究,(看看)这话是否可靠?(得到的)答案是,“他是对的!”然后,我又经过核实,特别是他说的国内所谓的中央政治局,中央常委2020年所谓的工作方式的重要提要。就因为这个问题,现在,大家记住啊习(近平)身边没人拉。韩正不行了,本来也不怎么行;栗战书也靠边站了;丁薛祥也靠边站了;王沪宁也靠边站了。大家看到了吗?现在就剩下仨人,严格讲四个人(是习信任的),他弟弟习远平,然后军方的许其亮,(习近平对)许其亮最近也半信半疑,(对许也很)恼火。完全剩下(信任)杨娘娘(杨洁篪),王太监(王毅)。哎呦,四个手指头,这是四个人。

资料来源:郭文贵先生GTV直播和盖特直播视频

发布:Candy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