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圖片設計:Giselle

1,感性和理性,真的是二元對立關係嗎?
不是。
正常情況下,感性的人,必然以理智作為底線,意即:他不會衝動得失去理智。
理性的人,必然以對他人的同情心、同理心作為基礎,意即:他不能理性得失去人性。
感性和理性,是我們既具備常識、控制自己的情緒,又具備同理心、始終尋求智慧的解決方案的基礎,使我們在看問題時,既有高度、又有深度,還有人性的溫度。

2,“還富於民”與“藏富於民”是一回事嗎?
不是。
“還富於民”中的“民”,泛指普羅大眾,意即:將統治階級通過過度稅收、超發鈔票、金融房地產欺詐等行為,劫掠走的、本來屬於普羅大眾的財富,還給他們。
手段:減輕稅賦、消滅貧困、全面啟智,增強他們的話語權、監督權。
“藏富於民”中的“民”,指的是一少部分捍衛以“天賦人權”為核心的正道主義/普世價值、並且德才兼備的群體。讓他們掌握財富、掌握話語權,引領著世界走出黑暗泥沼,並且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之內,始終引領人類文明的發展方向。
手段:通過虛擬貨幣實現財富的重新分配;搭建一個遍及全球的、全新的、健康的、強大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生態圈。

3,我們需要理想嗎?
需要。
理想,看起來很遙遠,與現實之間隔著一段很遠的距離,甚至遙不可及,然而,這恰恰就是理想的可貴之處。
理想就像一座旗標,時時刻刻提醒著你與它的距離;
理想也像一面鏡子,時時刻刻映照著你的不足,提醒你雕刻完善。

4,什麼是道德?
道,是真理,是宇宙總規則,是共性;
德,是“道”折射到具體事物之上的規律,是個性。

引用一個比喻來闡述“道”與“德”的關係:
鏡子之所以發光,不是因為鏡子本身就能發光,而是陽光折射到鏡子身上,所以鏡子才發光。
如果鏡子躲在暗處,不願意接受陽光的照射,則鏡子也不會發光。

道,“折射”到某個具體的人身上,就成了美德。只有擁有美德的人,自身才會發光。

《道德經》闡述的是老子的哲學思想:
A.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
意即:大自然養育了萬物卻從來不把萬物據為己有;幫助了萬物卻不要求回報;使萬物生長卻不做他們的主宰者。
B.治大國如烹小鮮
小鮮指的是小魚。意即:治理國家就得像煎小魚一樣小心翼翼,不要使勁折騰(民眾),一折騰,小魚就碎掉了。

老子的《道德經》,絕不是讓我們躺平了,避世隱居,什麼也不干,不起因、不結果,也不是後世“道教”演繹的神神叨叨、煉丹養生、占卜煉金、童男童女……而是倡導我們要順應宇宙總規則,無論是做人做事、治國安邦,都要符合“道”的要求,只有符合“道”的要求了,才能實現天下的“清淨無為”、“無為而治”(意即:理想的社會根本不需要治理,因為人人都達到了少私寡欲、清淨無為的境界)。

由此可見,老子是一個非常有理想的人,他在2500多年以前,就向我們描繪了一個高度文明的、非常理想的人類社會,至今還是一個我們無法企及的高度。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