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撰稿:Chris

图片来源:CFR

根据大纪元11月16日的报道,在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过后,习近平将自己的任期权力凌驾于两届任期的标准之上,可能会长期成为中共的领导人。对于习近平的自封,我们应该反思美国应该对中共采取什么态度。

在中共的会议上证实了,习近平将继续推进他在新疆的种族灭绝、对台湾的侵略以及核扩张。而拜登政府仅是声讨中共,并不会对抗中共。习近平并不想遵循现在的“世界规则”,他的目的是创造一个新的规则,让世界各国都按照他的规则行事。

自冷战以来,美国的对共战略都是强调与中共合作,“把中共带进来”,希望中共能与西方合作,一起维护全球政治的自由秩序。然而现在来看,这个方法不但失败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西方陷入了中共的生存危机,几十年来,中共一直躲在遵循西方规则的虚假承诺的背后,趁机迅速发展经济、技术和军事。

对于过去的失败,现有两种广泛的代替性竞争战略来打击中共称霸世界的企图,第一种,需要最大限度的直接对抗中共的崛起,美国要从经济、政治、军事领域做出回应,就像冷战时期对抗苏联一样。但也不能完全按照苏联的方式对抗中共,因为中共和苏联存在着巨大差异,而且中共和美国之间的权力关系也不同。这种做法的好处是,美国拥有惊人的优势,阻碍中共利用其力量和影响力来扩张和保持其在国际政治中的主导地位。最终美国获得胜利。

中共对国际经济秩序的“中共式敌意收购”可以使中共建立新的机构取代现有机构。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逐步削弱华盛顿的机构力量,控制美国,推进中共的利益,所以在经济领域,美国要击退中共对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非自由化改造。国际机构是宣示霸主统治地位的强大机制,也是美国不能失去的工具。

在政治领域,美国可以有效的在西方国家与中共之间的价值观形成鲜明对比,给西方国家带来利益。这同样给美国提供了一个重要机会,华盛顿必须向其他国家表明,如果中共真的取代美国,那么世界将不得不按照中共的意识形态和其制定的新规发展。这与西方的价值观相反。美国要重新定义“反自由的道路”,从根本上说明,如果中共真的主导世界,那么世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考虑到美国可能在与中共对抗的过程中遇到全球范围内的困难和风险,美国可以采取另一种代替方案。美国应该最大限度的减少全球承诺,节省对中东甚至是对北欧的资源消耗。而且要改善与俄罗斯的安全合作关系,一起对抗中共。这种方式改良了优先权,减少美国对其他地区的承诺,提高其在亚洲的地位。

这种方法会引起巨大改变,美国将结束现有的盟国承诺和联盟,但在亚洲地区将建立紧密的联盟结构,并在该地区集结美国的常规和战略军事力量。这个方案是下位代替方案,但为了防止中共称霸世界,美国必须最大限度的接触中共并打败它。拜登必须改变对中共的看法,从一个要求条件才可能按照规则办事的伙伴转变成战略敌人。

中共的崛起给全球政治带来巨大变化,但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一套应对措施。习近平试图建立的中共秩序,从根本上说,与西方的民主治理、个人价值、自由和开放社会的概念产生强烈对立。如果要维护西方的这些理念,美国就有责任对中共的霸权野心实施战略应对措施。想要打败中共政权,对抗是必要的。

新闻来源:No Alternative to Confrontation With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