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liberalforum.net

《塔克·卡尔森团队》发表文章,题目是,“辉瑞中共病毒疫苗试验问题的报告正在接受调查”。

全文如下:

参与研究的一家合同公司证实,辉瑞公司的一项中共病毒疫苗的重要临床试验被指存在问题,正在接受调查。

在2020年秋季“文塔维亚研究机构”(Ventavia Research Group)运营了几个试验点,在此期间为该机构工作的布鲁克·杰克逊(Brook Jackson)告诉《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该试验充满了各种问题,包括伪造数据。

杰克逊说,她向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通报了她所目睹的问题,并在数小时内被解雇。

“文塔维亚” 向《大纪元》(The Epoch Times)证实,该公司去年雇用了杰克逊两周时间。业务发展和沟通总监劳伦·福尔曼(Lauren Forem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文塔维亚”正在调查杰克逊的指控。

“‘文塔维亚’非常重视研究合规性、数据完整性和参与者的安全,赞成其支持开发拯救生命的疫苗的重要工作,并正在进行相应的调查。” 她说。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似乎证实了其对此事的了解。

一位女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告诉《大纪元》:“尽管FDA目前无法对这一正在进行的事件作进一步评论,但FDA对用于批准辉瑞中共病毒疫苗的紧急使用授权和正式批准其‘Comirnaty’疫苗的数据充满信心。”

“文塔维亚”参与了申请辉瑞疫苗紧急使用授权(EUA)的试验,FDA后来正式批准了“Comirnaty”疫苗,而在美国使用的所有辉瑞疫苗仍然是紧急使用授权(EUA)版本的。

辉瑞公司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杰克逊在临床试验方面工作了15年多,她告诉《英格兰医学杂志》,她反复向她的上级提出她对所目睹情况的担忧,包括患者安全方面的担忧。她开始觉得自己的报告被忽视,于是开始用手机拍照。一张照片明显表明针头被丢弃在塑料袋中而不是盒子中,而另一张照片则显示出包装材料上有试验参与者的身份号码,这些都表明临床试验不是在双盲条件下做的,(笔者注:这违反了临床试验的设计标准)。

杰克逊在9月25日给FDA的一封信中列出了她所关注的12个问题,包括参与者在接受注射后没有接受监控,疫苗没有储存在适当的温度下,她还指控“文塔维亚”的员工因报告的问题而成为上级关注的目标。

杰克逊说,FDA给她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确认收到了相关人员的名单,她还接到了FDA检查员的电话,但从那时起她就再也没有收到该机构的任何消息。

《大纪元》根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已经向FDA提交了一份请求,请求FDA提供涉及杰克逊的电子邮件以及FDA关于该消息的内部通信。

FDA8月份表示,它检查了153个试验点中的9个,“文塔维亚”的所有试验点均未接受检查。

一名FDA官员在检查总结中写道,检查是受限制的,“因为研究正在进行,新药调查(IND,investigational new drug )所需确认和比较的数据尚未完成。”

派克塞尔(Paraexel)技术副总裁菲利普·克鲁克(Philip Crooker)在2020年12月的一次论坛上表示,一些制药公司被豁免了检查,或者FDA官员决定进行远程检查。根据FDA的数据,2020年对国内试验点的检查从2019年的13001次骤降至6574次。

(全文完)

从FDA官员的回复看得出对辉瑞公司的袒护,既然“检查受限制”、“研究正在进行”、“数据尚未完成”,你们怎么能据此不完整数据就批准了疫苗紧急使用授权?甚至还正式批准了一款有名无实的疫苗?有人向你们举报了内部的问题,举报者随即遭到解雇。怎样越看越像中共国出现的问题?其实,看看FDA、CDC背后的金主,再看看他们和几大制药企业之间的人员流动,就很容易明白啥叫“利益冲突”。这次中共病毒疫苗灾难发生,越来越让人看清这些大药企和卫生监管部门等机构长期狼狈为奸,视普通人生命如儿戏的假恶丑态,等待他们的必将是世纪审判!

原文链接:

https://teamtuckercarlson.com/news/report-of-problems-with-pfizer-covid-vaccine-trial-being-investig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