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月映萬川
編輯:Tim/MSGZ

卡洛·瑪麗亞·維迦諾大主教公開致信美國主教。在這封石破驚天的公開信里,維迦諾大主教提出了關於新冠疫苗和教會在推廣疫苗中角色等問題的正義立場。

首先,維迦諾大主教斷言,疫苗的開發通常要經過數年的嚴格測試。新冠疫苗恰恰相反,非常短的開發與測試時間無異於是讓公共衛生權威們把“全人類當做新冠疫苗的試驗品” 。

大主教同時也提到傳統口服藥治療新冠病毒的有效性,同時也避免了疫苗所帶來的風險。然而口服藥的療效卻不斷被全球衛生權威和媒體抹黑。

大主教在他的信中寫到“我們必須要認識到這些能夠治愈新冠病人的有效治療方式,并且允許他們產生永久的自然免疫力,而這些都是疫苗不可能給我們的,更不要說可怕的副作用。國際通行准則要求,任何的實驗性藥品都是不能授權大規模使用的,除非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可用。這也是為什么美國與歐洲的衛生當局禁止使用硫酸羥氯喹、伊維菌素、超免疫血漿和其它已經被證明有效的治療方法”。

新冠疫苗已經證明其在防止病毒傳播與感染上的無效性。基於此,它不應該再被叫做疫苗。疫苗是指通過刺激身體產生免疫抗體從而避免接種人群感染相關疾病。但是,為了給新冠疫苗提供法律支持,世借衛生組織竟然在最近修改疫苗定義來掩飾新冠疫苗的無效性。

大主教誓言,“鑒於我們目前對新冠疫苗項目的了解,拒絕接種這一疫苗是我們的“道德責任”!

“世界范圍內,接種疫苗后的死亡病例與嚴重副作用反應病例呈指數級增長,在短短的9個月里,因新冠疫苗的致死人數已經超過了過去30年里所有用其它疫苗致死人數的總和。這還不止,在某些國家,像以色列,因新冠疫苗致死的人數已經超過了因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數”。

更重的,大主教表示,基於輝瑞公司高管披露新冠疫苗含有流兒組織,任何天主教徒接新冠疫苗都是“不道德和不可接受的”。

對於神職人員包括教宗弗朗西斯在內,他們為這些犯有“反人類罪”和“褻瀆上帝”的人充當幫凶的行為,大主教對此非常氣憤。

“我知道,我的這種反對所謂疫苗的立場是非常不受歡迎的,但是,作為替上帝放牧的牧羊人,我們有責任和義務站出來譴責這些令人發指的反人類罪行” !

世界經濟論壇的主席克勞斯施瓦布與世界各級機搆與組織一起建立了一個“大重啟”計划,而這一計划的目的就是讓數十億的人們遭受長期疾病折磨并且滅絕掉數以百萬的人民。

發布:文武全才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