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iz Gunn

聽寫翻譯 SherryOk水雲間

注:新西蘭前著名新聞主持人Liz Gunn通過油管頻道,在疫苗灾難的灾難時刻,向新西蘭人民發出了一封最特別的情書,下面是她視頻的字幕翻譯。

這是我給新西蘭同胞的情書,我的名字是莉茲.坎恩(Liz Gunn),我在結婚之前就在媒體工作,我做過母親,我經歷過個人危機,你一生會經歷的各種事情,我都經歷過,直到 22/10/21,我一生中從未見過今天在新西蘭發生的事情。

我心裏在呼喊,停下來,現在馬上停下來!杰辛達·阿德恩是公務員,她是我們的僕人,我們不是她的僕人,她今天宣布了最嚴厲的,殘忍的、不人道、無情的措施,剝奪了新西蘭人的自由。對于那些說只有沒打疫苗的人才這樣說的觀點,我是不是打了疫苗,或者我是不是會這樣談論這件事情,那是我的權利,我的醫療隱私。但這與疫苗無關,而是關于我們作爲新西蘭人的自由。 

我父親結婚很晚,他晚年生了我,他這樣做是因爲他參加了二戰,當他是一個老人時,他教我,你知道我從不想去打仗,我從不想打仗,但是教會激勵了我,因爲我知道我必須爲我的自由挺身而出,我的孩子們、你、Liz 和你的孩子們以及你的孫子孫女也將在新西蘭擁有這些自由。而今天,那些自由,却以如此殘忍的分裂方式被剝奪得如此徹底。

如果我們要迎合疫苗,我想起昨天我一個朋友說的話,她說在這個疫苗運動是邪惡的。我不能稱之爲疫苗,因爲它不能隔離covid-19病毒,除此之外,這是不同的生物科技,我們稱之爲刺突蛋白,那是最邪惡的東西,她說,這是一個刺戳,它將我們分裂。新西蘭人總是聯合在一起,永遠團結在一起,但是今天最令人討厭的說法是,這個電視節目, 却變態地奪取了我們如此珍貴的記憶,將疫苗運動變成了一場操縱。  

我們現在都看清杰辛達.阿登了,她看起來很瘋狂,我爲阿登感到難過。我不想上網,我想做的是創造一些不同的東西,我們如何做到這一點,我們很多人都想要領導人,我不如領導者的一個小手指,這都可能不能使我成爲一個很好的候選人,因爲你在生活中可能犯的每一個錯誤,我都犯過。幾年前我站在電視機前我無法讀完 1 個關于虐待小孩的故事,因爲在上厠所的事情,被毆打。我記得那天晚上,我在報完周末6點新聞,讀這個故事後回家:我看著我 3 歲的男孩躺在他的安全嬰兒床上,我發誓我會做點什麽,第二天我去找了我的老闆,他那價值100萬美元的寶貴時間, 找了他 3 次,他可怕的扭曲和粗魯。但這整個故事,它對我來說如此寶貴,我無法理解爲什麽我做心裏覺得對的事情,要經歷如此殘酷的經歷,因爲我知道我已經這樣做了,不只是爲了幫我自己,而是幫整個民族。

現在我知道了,這件事訓練了我,教會了我,站起來,即使沒有媒體追捧,即使沒有報酬,我對阿德恩感到生氣。我的目標是真正無所畏懼地說我​想說​的事情,他們給我貼標簽,嘲笑我,想打垮我,我不在乎了,因爲這個國家對我來說更重要。我的孩子們的未來,我的孫子們,對我來說更重要,我需要對你們所有人重視它,比你是否打疫苗或不打疫苗更重要,明白阿登今天在新聞發布會上完全胡說八道。

如果您接種了疫苗,那麽您已經這樣做了爲了受到保護,這就是他們告訴你的東西,這很好。如果您沒有接種疫苗,他們是否感到威脅,因爲不知道您是否接種了疫苗,他們這樣做是爲了安全,真的嗎?

 你想知道我的疫苗狀態嗎?我不能打疫苗,因爲我有嚴重的疾病,是心包炎,我的心曾經 24 小時,最終心臟完全不工作,所以如果阿登來到我家門口,幷執行她的家長式規定,她的說服性談話,或者威脅我的協議,我會說,你强制給我打疫苗,阿登,你給我打疫苗,我的公務員僕人,我會死,我的鮮血,會像許多其他新西蘭人的鮮血一樣,增加你手中的鮮血。爲什麽你從不告訴我們這些疫苗受害者的故事。那些死去的人,那些受傷的人,巨大的自殺人數的悲劇。

 我可以繼續,你知道,你要去做你自己的研究,我們都知道這太過分了。這個國家正在被疫苗强奸,我曾經經歷這些,一個議會裏非常健壯,有權力的男人,他也在議會工作,我不會透露他的名字,因爲我知道會毀掉他的生活中的其他人,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我把保留不公開他的名字。

當他把我往他身上拉的時候,他很强壯,我的手肘被鎖住了,我跟他說,你永遠不會成功,永遠不要對我這樣做,現在停下來,我不會讓你得逞,不會讓你得逞,讓我走。我也對你(阿登)說同樣的話,你永遠不會成功,如果我是這個國家最後一個站著的女新西蘭人,你永遠不會成功,如果這是其他新西蘭人的希望,如果你在我以前工作的媒體上迫害我,我真爲你們的背叛感到羞耻,你們把新聞對話放進新聞報道,你們現在除了是政府的宣傳工具,什麽也不是。

把故事的另一面告訴觀衆,結束這一切。這就是其中一小部分,我們將從這裏建立一個新的新西蘭,我們將一起做,我想成立一​​個政黨,我稱呼他爲自由新西蘭,向世界呐喊,還我們自由,幫助我們,我們顯然在這裏被撕裂,欺負,操縱,我們精神上被摧毀了,但我們還是一個自由的新西蘭。

曼德拉說,他可以奪走我的一切,甚至在監獄裏,除了一件事,他們不能奪走我的靈魂,我不會把它給他。,這就是我對你說的,如果你也這樣想,你需要站起來。

 我希望人們幫助我建立網站,我需要人們接聽電話,我需要人們一起研究如何做到這一點,以及我那焦頭爛額的法律事務;不管是經濟論壇、聯合國或任何其他方式,比如海倫克拉克,或阿登做的那樣。我知道,我不想這樣做,但像我父親一樣,我會站起來。溫斯頓丘吉爾和我是同天生日,他是我的英雄之一,當時戰爭期間張伯倫說,英國要放弃,因爲站起來太艱難了。丘奇爾說,我不想像我的黑狗一樣,這輩子壓抑。他對人們說,我做我能做的,那是我所能奉獻的。

 我的地址:[email protected],如果你想參與其中,如果你想幫助我站起來,我甚至不知道誰會領導這些,但這次選舉後的國家,不會是國家党領導的,因爲他們與阿登的工黨沒有不同。 綠黨太弱了,工黨已經完了,就像魔鬼一樣。所以很多人說,所以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政黨,我說我們一起做,我有廣播工作的背景,我的夢想是建立一個絕對的安全獨立的媒體頻道,可能代替TV1,每天在該頻道上免費,我們討論政府政策,我們請政治家回答你的問題,不管你是什麽觀點,受過什麽教育,無論您身在何處,只要是關于這個國家,再次創造一個自由的新西蘭,我們就會創造這樣一個空間。

當我們重建時,這將是關鍵,因爲自由媒體是實現自由民主的關鍵武器,我指的是目前的媒體,只是政府宣傳,我們生活在共産主義中國,它行不通,他們不告訴你事實的另一面,當媒體只讓你得到故事的一面時,你可以知道,這不是真相,不是他們聲稱的真相。

 我用新西蘭人的方式做到了,但我們都在一起,所有的建議都會被聽取,開始組件政黨,開始說要做什麽,我們會給商業大量的支持,我們希望人們支持自由,我們需要人們支持有機農業,清潔新西蘭,從化工、綠色農業、化工綜合體,所有這些都可以回到美國,我們將重建這個國家。

我脚踏實地,我是一個母親,同時我提到今天兩件事情,首先是阿登的邪惡,我只能這麽說;第二個時地球母親,製造了地震,就在她宣布命令後,地球母親,寶石一樣的美麗的母親,說“够了,够了”,我需要其他母親站出來,增强他們的力量,因爲地球母親知道發生了什麽,毒害我們的孩子,毒害我們的空氣,毒害我們的水源,用這樣可怕的想法毒害我們新西蘭人,這完全是誤導生活,是阿德恩告訴我們的。那些傲慢的獨裁領導者,用地震去阻止她。這就是地球母親想說的,對我們來說,我們必須聽她的。如果我們不讓阿登把事情停下來,國家會是什麽樣子,一代,二代,如果領導這樣,他就是允許疫苗强奸,因爲這是對某人的身體的强奸,因爲他們知道他們活不下去了,他們沒有錢,他們太窮了,他們需要政府公務,政府資助,讓他們對你的身體做了一些事情(你不想的),那就是强奸,就像男人說的,除非你這樣做,否則你找不到工作,你無法生存,那就是强奸,阿登,你不可能毫無關係,對我來說不行,對那些聯繫我的人不行,

[email protected],我需要系統所有的人,有創造能力的人,像新西蘭人一樣永遠能够找到解决方法,請加緊幫助我,這是今天我給所有人的情書。

視頻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