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修羅聞道

網絡圖片

相比於西湖,大西洋的碧海雲波一定是更加的遼闊無際。當馬雲鑽出自己的豪華大遊艇,呼吸著看似自由的空氣時,不知道他心裡有沒有想過那塊西子湖畔的臥蠶巨石。

“湖畔大學”四個字曾經是多麼高光的招牌,彷彿就在昨天,富麗堂皇的演講堂里人山人海,時下多少明星企業或上市公司的創始人、CEO、股東、高管,都積極的掏出幾十、上百萬的學費,如同小學生一般擠在台下的小板凳上洗耳恭聽,演講台中央的馬老師蹬著一雙小布鞋,搖頭晃腦口沫橫飛,重複著那些吹噓過八百遍的創業神話。口水飛濺處,年輕人故作一臉憧憬神往之態。

時光如梭,曾經熱衷於給年輕人贈送免費箴言的馬老師,現在只能對著身邊體格健碩的年輕人發出靈魂深處的天問:

你們是誰?你們要幹啥子?你們要帶我去哪裡?你們想把我怎麼樣?

在邪惡中共的政治氛圍裡,所謂的企業家不過是這些無恥政客的存錢罐而已,無論把賺到的金銀藏到哪裡,只要他們想要了,你的脖子上會隨時被架一把刀,何況你的錢本來就不干淨。

馬雲先生,專案組裡的年輕人和目前陪在你身邊的有什麼區別嗎?除了他們沒把你扒光了逼在牆角里演講。理性的人應該都明白:假如忘記了過去的屈辱,便要忍受眼下的痛苦,直至絕望。毫無疑問,你是一個聰明、出色的人,一個了不起的人,即使成了政客的白手套,也能做到頂級的、全球範圍內鳳毛麟角的白手套。你也知道這是刀尖上行走般的生存,特別是被抓捕、被欺凌的時候。

希望你有想過,特別是最近的一年裡,如果沒有爆料革命,在你已經失去自由情況下,還能見到十月秋風裡的大西洋嗎?如果沒有爆料革命,你的歸宿只能是沉在水底的葉簡明,或者橫屍在高牆下、碎屍在停屍間的王健,連吳小暉的下場也是你可望而不可及的。

馬雲先生,韓正大監國以爆料革命為抓手,把你暫時撈了出來,很難想像如果沒有文貴先生,你現在是什麼樣的結局。你曾經說過,你和文貴先生不能比,他是有信仰的人。難道文貴先生的信仰不是用血肉搏來的嗎?你有勇氣忍受屈辱,為何沒勇氣拼一個全新的中國人?全世界都看到了你戴反的口罩,明白的人都知道你是故意的。當你把所有的存錢罐都挖出來送回中共國的時候,摀住你嘴巴的只能是裹屍布了吧?不知道還有沒有時間給自己準備後事,或者準備送給年輕人最後的忠告。

明知前路是絕路,何不放手一搏?文貴先生已經表明,只要參與滅共,哪怕是身在天安門都能救你出來。何況是西班牙?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已經擁有了讓你真正獲得自由的能力。做一次自己吧,何必去給共匪的任何一派做狗?是時候棄暗投明,做出抉擇了。

校對:文明明  

免責聲明: 本文只代表編譯、作者觀點, 與Gnews平台無關。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