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西班牙喜悦农场–wenwu

图片来源:thenationalpulse.com

Malik Peiris 博士曾在《柳叶刀》医学杂志的 COVID-19 起源调查委员会任职,他的研究在于帮助中共关于中共病毒(COVID-19)自然起源的错误说法,并因此获得了中共国的”诺贝尔奖”。

Peiris 是一名在香港工作的斯里兰卡病毒学家,他是领导现已解散的《柳叶刀》调查 COVID-19 起源的12 位科学家之一。虽然该工作组已不再列在该医学期刊的网站上,因为它因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广泛利益冲突而被迫解散,但存档网页显示 Peiris 参与了这项工作。

在 Peiris 在工作组任职之后,中国共产党将 2021 年未来科学奖中的生命科学奖(称为中共国的“诺贝尔奖”)授予了他。这是中共国的最高科学荣誉,还伴随着 100 万美元的奖金,最终由百度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 China)等多家与中共有关的公司资助(支付)。

国营媒体《环球时报》声称,该奖项是为了表彰他“发现 SARS-CoV-1 是 2003 年全球 SARS 爆发的病原体,对防治 COVID-19 和新兴的传染病具有重要影响。” Peiris 与合著者袁国勇(Kwok-Yung Yuen)等4人分享了该奖项(如下图)。

图片来源:thenationalpulse.com

在接受中国共产党管理的媒体机构的独家采访时,袁断言:“这不仅是在中共国最重要的奖项之一,也是国际上最重要的奖项之一。”

Peiris 的研究受到奖项评审员的称赞,称其在追踪 COVID-19 起源方面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评审员王晓东指出,“由于他们的贡献,中共国科学家能够快速确定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原因。” 很显然,港大的这项研究支持了中国共产党的虚假叙述,即 COVID-19 是自然形成的,而不是从实验室逃逸出来的。

正如《环球时报》所解释的那样,Peiris 的研究有助于“支持 SARS-CoV-2 的蝙蝠起源”:

当被问及他们的发现如何影响人们对 COVID-19 病因的理解时,袁解释说,由于他和他的团队在 2005 年发现马蹄蝠是 SARS-CoV-1 的天然动物宿主(祖先),他们认为 SARS- CoV-2 “在跳入人类之前,也从蝙蝠传播到了另一种哺乳动物。”

此外,SARS-CoV-2 在蝙蝠和人类肠道器官中复制得很好,这进一步支持了 SARS-CoV-2 的蝙蝠起源,他说。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新闻来源:[thenationalpulse]Lancet COVID Origins Investigator Wins $1 Million Chinese Prize For Claiming Virus Developed Naturally. | 作者:Natalie Winters|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0日


发稿:信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