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文秀

小艾伦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生日Party办不了了,这让他很不开心。明明上个月刚刚参加了别的小朋友的生日聚会,这个月,轮到他过生日了,因为封城,聚会不得不被取消了。

自从封城以来,我们就再也没有带孩子去过儿童游乐场。孩子每天在网上上课,基本都是在家呆着。有时候和孩子在家附近散散步。基本上一天24小时,他俩都在家。我周一到周五上班,家里只有我每周都吃羟氯喹+锌,所以我去超市买杂货,去药店买药。尽量一周去一次超市,每次去都买到再也拎不动了为止。

 我是必要性工作者(essential workers),所以必须上班。每天早上,我吃5粒维生素D3,1粒维生素C,1粒锌,戴好口罩,才去上班。上班时,我不喝水,不吃东西,不用卫生间,经常洗手。同事们很多都打了疫苗,我怀疑他们都是隐性病毒携带者,所以我很担心。而且,我还担心,如果我坚持不打疫苗,不久我可能就要被迫辞职。到那时,我家的生活都会成问题。每天上班戴口罩,喘气很不舒服,真是没有天理了,这年头喘气都由不得自己。上班怕染上病毒,不上班没钱生活。我现在多么羡慕在家办公的和不用上班的人啊。作为普通的工薪阶层的我,这当然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兼职的同事们在封城期间都暂时失业了,而且不能申请政府补助。有好几位同事怀疑自己得了新冠,都去做了检查,所幸都是阴性。家附近的超市,最近每周都有报告病毒携带者/新冠病人光顾。我感觉病毒离我越来越近了,除了吃药预防,少去公共场所,多洗手,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才能不染上病毒。

 听说英国的战友去了一趟超市,回来就得了中共病毒。吓得我不敢去超市了,在网上买杂货,让超市送货。我每周增加到吃400 mg羟氯喹,在人少的时候去超市。现在是哪儿也不敢去,每天就是上班下班,两点一线,根本不逛街,经常网购。家里三天两头儿来送货的。自从封城以来,送快递的人根本不和我们照面儿了,把东西放前院,人就走了,根本不用签收了。 9月底,听七哥的大直播说,文明发达的国家应该很快就会停止强迫打疫苗了,打不打疫苗自愿。我一听松了一口气,也许我能保住工作了?群里有几位战友被逼打疫苗,有两位已经被迫辞职了。我也担心我丢工作,让老公去找工作。他因为工伤,几年不工作了。又担心他去上班,染上病毒,如果是这样,还不如在家带孩子安全。可以想象,最近抑郁的人应该很多。不能上班,不能社交,只能在家上网。

 丈夫今年买了四驱的新车,车上装了帐篷,跃跃欲试,随时准备带孩子去野外度假。封城的事让他受到了打击。我说七哥说希望大家坚持到明年年底,不出门。他一听,更失望了。堪培拉的病例从8月下旬刚封城时的每天新增病例9例,13例,到今天(10月10日)的新增病例30例,封城,号召大家都打疫苗,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连政府官员都担心,解封后病

毒会失控。 什么孟晚舟,许家印,陈峰,我根本无暇关心。战友们和家人,朋友,全球人类,能挺过难关,才是最重要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