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文字焼

图片来源:Mail Onlin

·中共国有一个活生生的 “鱿鱼游戏 ”在收割政治异见者的器官。

·数以千计的囚犯被宰杀,以获取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

·联合国专家最近发表了一份关于 “按需杀人 “器官项目的声明。

·但国际社会无力阻止这种可怕的交易。

自上个月首次登陆网飞以来,韩国惊悚剧《鱿鱼游戏》吸引了90多个国家的观众,迅速成为该流媒体平台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国际节目。

观众被这部充满血腥味的歇斯底里的惊悚片迷住了,该片让玩家们在生死较量中相互较量,有机会赢得现金。

虽然这部亚洲电视剧显然是虚构的,是对现代生活的尖锐批评,但该剧的一个侧面情节是人类的器官被摘取和出售,这非常真实。

人权组织称,中共国共产党每年从10万名持不同政见者和政治犯身上摘取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一个由政府管理的 “按需杀人 ”的器官贩运网络在大规模运作。

但是国际社会仍然无力阻止这种屠杀,因为世界卫生组织被迫接受这个极权主义国家 “不充分和误导性的”医院数据而不加质疑。

大获成功的韩国恐怖惊悚片《鱿鱼游戏》中的一个侧面情节是一个人体器官采集的交易

图为2020年1月25日,武汉的中共国医务人员

习近平主席(右)的共产党每年从10万名持不同政见者和政治犯身上摘取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其政府管理的 “按需杀人 “的器官贩卖网络与韩国暴力恐怖片《鱿鱼游戏》(该剧中的反派人物左图)类似

“从囚犯身上摘取的最常见的器官是心脏、肾脏、肝脏和角膜。”–联合国人权办公室

就在网飞大作发布的一周前,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称中共国 “针对被拘留的特定民族、语言或宗教少数群体 ”并每年赚取10亿美元后,中共国政府愤怒地否认存在国家支持的器官摘取计划。

来自人权理事会的九名联合国特别报告员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挖掘证人的证词,并研究中共国高度可疑的器官捐赠率,以揭示可怕的 “按需杀人 ”市场的新情况。

声明说:“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天说,他们对有关在中共国被拘留的少数民族,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人、藏族人、穆斯林和基督教徒被指控 “摘取器官” 的报道感到极为震惊。

他们收到的可靠信息显示,被拘留者……可能在没有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被强行进行血液检查和器官检查,如超声波和X光检查;而其他囚犯则不需要接受这种检查。

据报道,检查结果被登记在一个活体器官来源数据库中,以便于器官分配。根据收到的指控,据说从囚犯身上摘取的最常见的器官是心脏、肾脏、肝脏、角膜,较少见的是肝脏的一部分。”

图为香港的维吾尔族抗议者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收到的可靠信息是,被拘留者……可能在没有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被强行进行验血和器官检查,如超声波和X射线;而其他囚犯则无需接受此类检查

图为2009年7月7日,在中共国最西部的新疆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妇女经常遭受可怕的摘取器官行为,她们在中国防暴警察的行动中抗议

严峻的声明还指出,这种形式的所谓贩运严重依赖发誓要保护病人的熟练医护人员,包括 “外科医生、麻醉师和其他医疗专家”,以及各种公共部门专业人员的参与。

声明说:“一些囚犯受到死亡威胁,并受到警察摘取器官的威胁,如果他们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或拒绝与警察合作。”

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的 “红旗 ”之一是,接受者可以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预订手术。

在其他医疗系统中,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外科医生无法预测选择成为器官捐赠者的人何时会死亡。

根据世卫组织批准的 “道德 ”程序,死者的器官将被匹配给移植名单上最紧急的病人,而这些病人又在医院的交通范围内。

对于许多绝望的人来说,接受移植手术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因为接受者必须与死者的血型相同,并且拥有相同大小的器官。

图为2019年12月22日,在香港举行的支持中共国维吾尔族的集会上,警方拘留了一名男子

图为中共国新疆西北部和田地区的一个维吾尔族再教育营

2000年5月1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便衣警察看着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在被警察逼向一辆警车时拒捕

但作为2019年独立的中共国法庭听证会的一部分,对中共国医院进行的卧底电话显示,在 “按需杀人 ”的制度下,病人可以多快地获得手术。

在一份摘录中,山东省一家军事医院的冯振东医生在电话中告诉调查员,“每月都有大量的器官 到达”。

尽管几十年来,中共国令人不安的国家支持的器官贩卖活动已被充分记录在案,但国际社会在阻止这种可怕的交易方面能做的很少。

北京能够通过向世界卫生组织低报移植数据来掩盖其侵犯人权的行为,而世界卫生组织则被迫接受成员国的官方统计数据。

结束中共国移植虐待国际联盟的执行主任苏西·休斯说,中国声称他们正在进行1万至2万例移植,但这并不成立。

她告诉澳大利亚《每日邮报》:“最近对中共国目前的器官移植系统进行的统计分析表明,中共国一直以来提出的数字都是伪造的。

当你检查医院的收入、床位利用率和中共国官方数据中的手术团队数量时……这个数字更有可能是每年6万至10万例移植手术。

中共国法庭发现,维吾尔族穆斯林和被禁止的精神修炼法轮功的追随者,基本上被用作国内外买家的 “器官库”。

被关了两年多的法轮功学员刘金涛向专家小组提供了可怕的证词。

“我被关在一个牢房里,里面有大约8个吸毒者,他们通常被诱导虐待法轮功学员。这些吸毒者是按照看守所的命令轮流来迫害我的。牢房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所以狱警知道里面发生的一切。”

图为在地狱版的儿童游戏中,鱿鱼游戏节目中的一名选手在另一名选手的头被炸掉后浑身是血

作为2019年独立的中共国法庭听证会的一部分,对中共国医院进行的卧底电话显示,在“按需杀人”的制度下,病人获得手术的速度有多快

“不要与共产党作对。不要抵制他们。如果你这样做……你的心、肝、脾、肺会被带到哪里,你都不知道”–法轮功学员余新辉。

“有一天,一个吸毒的犯人在打我的背和腰,另一个犯人从外面进来,对他大喊:“别伤了他的器官”!”

维吾尔族囚犯祖穆雷特·达吾特说,她在被拘留三个月的第一天就被带到医院,对她的器官进行扫描。

“只有在他们从我头上摘下黑色头罩后,我才意识到我在医院里。我看到到处都是穿制服的警察,也有穿白大褂的人在走动,所以我猜想我是在医院。他们先抽了血样,然后对我的内部器官进行了X光检查。”她在证词中说。

另一位被关了六年的法轮功成员余新辉说,一位监狱系统的医生曾试图提醒他注意这种恐怖。

图为中共国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妇女在被当局拘留后,拿着她们失踪亲属的身份证

图为台湾的法轮功学员

余先生在他的证据中说:“一位同情我们法轮功学员的狱医偷偷告诉我,不要去反对共产党,不要抵制他们,如果你这样做,当时间到来时,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当它发生时,你的心脏、肝脏、脾脏和肺部将被带到哪里,你甚至不会知道。”

尽管有这些调查发现,中共国政府却一再否认中共国存在强制摘取人体器官的行为,称联合国的声明是 “捏造的 “和 “诽谤的”。

中共国政府还将这些令人心碎的证人证词描述为来自 “演员”。

作者:Levi Parsons 为澳大利亚每日邮报报道

发表于 BST 2021年10月16日; 更新于 2021年10月17日

信息来源: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0086625/Chinas-real-life-Squid-Game-Organs-harvested-100-000-political-dissidents-prisoners.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编:待命(文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