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寫:洛杉磯盤古農場 — Antsee-GTV

Video link: https://gettr.com/post/pe4gjl93d5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10月14號。今天錄這個視頻的時候已經12點了。我才開始錄,因為今天從早上一直開會,剛才又跟聯盟委員會開了個會。這幾天實際就忙一個事 — 就是從3月11號之後吧,從3月15號以後的投資者和新增加的投資者,還有所有戰友們的投資沒有喜幣配額了。但是最近很多戰友追加的投資呢都是費了很多勁才把錢拿出來,我心裡邊老就不舒服。你說有些戰友拿到喜幣後過兩天上市了,吃香喝辣的了,是吧?但有些戰友由於各種共產黨的原因沒有獲得喜幣 — 你說這多難受啊?所以我心裡很不舒服,很不舒服。

有的戰友是把自己所有的錢都投資了,而且這時候大家吃香喝辣的時候沒有這戰友的份兒,我覺得說不過去呀。所以最後呢,我爭取到從咱們基金里,從機構投資者爭取來4000萬個幣 — 4000萬個幣,給新增加投資的這些戰友。比例呢可能跟原來有點不一樣,過去是0.5,現在可能是0.20。時間已經很緊了,因為就這兩天就上市了 — 反正這個月是肯定上市,最後一天,最後兩天也肯定上市。在這個時候還能給戰友們爭取來喜幣,還能讓大家以這樣的價格獲得喜幣,我覺得天下沒有第二個機構、沒有第二個人能這麼做到了 — 我相信。這就是爆料革命,這就是新中國聯邦!其它沒有人可以做到!

大家知道意味著什麼嗎?一毛錢一個幣連電費錢都不夠。沒在這兒 — 買個柴火,是吧,柴火都上百美金一捆 — 20多美金一小捆,240美金一大捆。你說嚇死人了吧?你說買個幣算什麼吧?但是這個幣對戰友們終生是最重要的,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不能把任何人落下。所以跟聯盟委員會和各農場主剛開完,開完以後我有另一個會。現在我心裡特別舒服,因為這樣的我知道我們的很多戰友才能一樣 — 不能讓好人吃虧呀。很多好人,你想想發生「路大腦騙」、「蛇妖閆」、「九指妖」這麼多事情,戰友們還繼續,而且更多的人來投錢 — 這是對G系列的信任。我雖然不是股東,但我有影響力。我發揮影響力去說服他們 — 從機構投資者里拿出了一部分幣,然後把咱們過去給國內戰友留預的6000萬個幣拿出來一部分給了現在在3月份以後新增加投資的兄弟姐妹們 — 這個配額。

給國內留喜幣沒問題,因為今年年底,就這一年用不著。可以拿明年增發的十億個幣,從那裡拿出來給戰友去。那個時候可能價錢,就是成本,給戰友的成本可能就高很多很多倍了 — 那沒辦法,也等於變相送給了戰友錢,送給了現在這一批戰友錢。因為這個給戰友的幣里拿出來3000萬發給了今天的這些新增加投資的戰友們就等同於明年再買回這3000萬個幣的價格是明年的價格了 — 明年可能是一倍,也可能10倍,也可能100倍 — 誰知道呢?但我相信大家都明白的,只有爆料革命,新中國人才能做到這樣的事情 — 真正讓好人不吃虧;真正為他人、為戰友們考慮。這就是我們新中國聯邦能做的事情,沒有其他人能做得到。這件事做完了以後,今天開完會已經明確了,我已經重復了三遍了,希望大家能明白。具體問題老班長、長島哥、鐵血組,還有聯盟委員會會在直播中說明。這是今天一個新的情況。

另外,大家看到這幾天關於打不打台灣和疫苗的問題 — 什麼腸梗、心梗、腦梗,航空、火車、飛機……大家都看到了爆料革命是最早爆出真相的,現在全球爆發抗擊疫苗。再反對疫苗,一半人也打了疫苗了。這一半人沒打疫苗的真的是現在精子、卵子值多少錢?我們不僅是從子宮聊到太空了,現在又聊到了人的安全,人類的未來和生存的方式。大家都看到了,多大程度影響了人類的生存?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是像你們現在在看7哥這個視頻一樣有起碼的常識Common Sense,你也不會去打那個啥疫苗去。有些人壓根兒一年兩年沒離開過家,你沒事兒乾了你去打那個疫苗去?那些農民在山裡天天種地,你打什麼疫苗?這不是要命嗎?還有些單身母親和單身父親,你要有了事兒,孩子咋辦?大家去想想吧。

這個世界非常的瘋狂!這就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的魅力 — 我們以「疫苗滅共」僅僅開展了幾個月救了多少人?我們以「疫苗滅共」,同時以「解藥滅共」,用解藥救了多少人?我們又在海外讓多少人看到了現在的中國人和被共產黨宣傳的中國人形象有什麼不同?「共產黨不等同於中國人,我們中國人不同意被共產黨代表」 — 意義有多大?通過解藥 — 伊維菌素、地塞米松、青蒿素,通過我們現在向世界宣傳的真相,就是這個疫苗的災難,我們拯救了多少人?戰友們廣泛傳播,很多戰友這1~2年來,3~4年來每天辛苦工作,眼睛都看花了;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事情,把自己家的東西都賣了,就是相信爆料革命。這種感情是沒辦法用語言來形容的。我們任何人都不會超過三萬六千天,在地球上,但是這份感情,這份信任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的。7哥珍惜,我們戰友之間更要互相珍惜。我也希望各農場主能真心為戰友們服務,真心為我們戰友們,不要讓他們錯過一次又一次的,尤其是他們一生中可能就這一次的機會。「疫苗滅共」、「解藥滅共」如果沒有戰友們的傳播達不到現在的效果。這力量有多大?在歐洲啊,在日本,在亞洲,在非洲,在東歐,在加拿大,在澳洲 — 澳大利亞,無處不在爆料革命的力量和爆料革命正義的聲音。每分每秒都在拯救著無辜的人們。

美國有航空公司的人,很多我的朋友,包括我們過去的機主的合作人都跟我說,「Miles,你救了我們全家。」非常簡單嘛,是不是?這個多簡單 — 連病毒都不知道哪來的你怎麼整疫苗呢?為啥疫苗打了讓我自己負責,你們負不負責任呢?為什麼要強制打呢?癌症在社會那麼多年,艾滋病那麼多年,你們研究了疫苗嗎?怎麼突然就來了個這個疫苗呢,是吧?為什麼要給小孩打?為什麼要給待在家裡的,還有在山裡,根本不出門的農民打?邪惡呀!

兄弟姐妹們,啥都不說了。高興事兒太多了,你們看直播吧,保證你們「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我可以告訴你們沒有任何人能做這樣的事情,只有新中國聯邦,只有我們。啥都不說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