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台灣寶島農場 快慢機

2021年10月7日,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向外界證實,當地時間10月2日,一艘隸屬於美國海軍的“海狼”級核動力攻擊型潛艇“康乃狄克”(SSN-22)號,在南海附近水域潛航時與“不明水下物體”遭遇碰撞,致使艇上11名艦員不同程度受傷。該艇隨即展開緊急上浮程序,並以水面航行狀態自行返回美軍關島基地。

“康乃狄克”號是美國海軍僅有的三艘現役“海狼”級核動力攻擊型潛艇的2號艇。其它兩艘姊妹艇分別為首艇的“海狼”(SSN-21)號,以及3號艇的“吉米卡特”(SSN-23)號。該艇自上世紀1998年服役至今已達23年之久。期間經歷了數次規模不等的現代化系統升級改造。自2021年5月起進駐美軍印太防區展開任務部署,

“海狼”級核動力攻擊型潛艇,是美國海軍現役的一支極為另類的神秘水下打擊力量。無論從艇體命名與編號,還是從遂行任務性質等諸多方面,均與美國海軍以往的慣例及傳統大相徑庭。

造價極為昂貴的“海狼”級,單艇均價高達近30億美元之巨。因此僅有三艘被最終批准建造入列服役。物有所值在“海狼”級上可謂體現的淋漓盡致。該級潛艦在設計之初,便賦予其強大的進攻潛力,以及遠超對手的極端逆踪優勢。憑藉於此,三艘“海狼”級核子攻擊型潛艦,全數被編入美國海軍旗下,專為執行高風險機敏特別任務的“第五潛艦”部隊入列服役。

該部主要擔負遂行多種情報偵蒐、追踪與採集敵方潛航艦艇的聲紋信息等識別數據,以及其它高度機敏的水下隱秘任務等。 “棱鏡門”事件的爆料者“愛德華.斯諾登”,曾在2013年向外界披露,“海狼”級的特殊改進型3號艇“吉米卡特”號,一度曾長期擔負在全球各國海底光纜設施上,安插信息截取裝置用以監聽和蒐集大量情報;此外該艇還肩負蒐集與打撈,沉浸於大洋海床內的,多國涉及高度機敏軍事武器裝備的殘骸及碎片等特殊水下任務等。

“康乃狄克”號在南海水下究竟遭遇了什麼?

鑑於“海狼”級核子動力攻擊型潛艦,以往所擔負的神秘水下任務性質。由此推斷,在10月2日所發生的南海水下“不明物體”撞擊事件中,受損的2號艇“康乃狄克”號,應該正在該區域內遂行水下情報偵蒐,或者追踪敵方潛航艦艇的相關任務。

從美軍事發後的對外簡報中得知,該艇在本次的意外撞擊中,受損並不嚴重,撞擊事件發生後,該艇隨即採取了緊急上浮程序,解除了水下逆踪潛航狀態,以水面航行模式自行返回美軍太平洋第七艦隊關島基地。全程並未向外界發出求救訊號。

“康乃狄克”號在南海水下遭遇“不明物體”撞擊事件發生後不久,隸屬於美國海軍軍事海運補給司令部旗下,特別任務部的一艘遠洋情報探測船——“無暇號”,便隨即出現在了事發周邊海域展開偵蒐任務。與此同時,另一艘隸屬美國海軍的遠洋勘探船“瑪麗.希爾斯”號也同期現身於南海事發周邊水域。美軍究竟在該區域搜尋什麼呢?

各國海軍潛艇在出航執行任務期間,尤其是像美軍這類具備全球遠洋打擊能力的海軍潛艇部隊來講,完備詳盡的全球海洋水文及海圖數據資料是必不可少的重中之重。潛艇的核心優勢即為水下潛航的隱秘之處。通常情況下,無論是常規柴電動力潛艇,還是核子動力潛艇,除了在進出港與繫泊維修補給期間外,幾乎極少會以水面浮航狀態出現,因為一旦浮出水面,潛艇的行踪就會暴露,也就失去了隱秘航蹟的優勢。

因此,潛艇在遂行任務期間,一旦採取緊急上浮的程序,即是表明該艇遭遇了突發情況,若非迫不得已,艇長通常不會以放棄水下逆踪進而暴露航蹟的代價,下令執行緊急上浮程序衝出海面。如若“康乃狄克”號事發時正在南海水下進行情報蒐集與監聽等任務,憑藉美軍強大的海圖水文數據庫,是不太可能發生誤撞水下自然障礙這類情況的。

另一種可能的存在是,當時的“康乃狄克”號,正在事發區域水下追踪一艘或數艘它國潛艇(抑或是小型水下潛航裝置),而“海狼”級自身所搭載裝備的強大主動被動偵蒐防禦系統,再輔以其極佳的水下靜音逆踪優勢。令其可以最大限度的抵近敵方水下潛航艦艇,展開貼身追踪並蒐集目標聲紋信息等數據特徵。而此時的目標卻全然不知,自身的一舉一動正被一頭兇猛的“海狼”盡收眼底。

意外的撞擊或許就發生在這一刻! “海狼”級憑藉其優異的逆踪靜音優勢,得以對目標進行抵近貼身追踪(與冷戰時期美、甦的潛艇在水下經常發生的互相盯梢追踪情況類似),而此時全然不知的目標,突然做出了緊急轉向機動或急停。通常各國的潛艇部隊,為了規避可能出現的水下潛航被追踪情況,都會不定時的突然採取緊急轉向機動或急停等戰術動作,用以檢測自身周邊是否有可疑未知潛艦隨航等情況。

而此時的“海狼”級與目標潛艦的相對安全距離過近,導致無法及時有效的對目標所作出的上述突然機動動作展開規避,隨即觸發了本次撞擊。

結合“郭先生”近期的直播中所透露的相關絕密訊息得以驗證,這次美軍“海狼”級2號艇“康乃狄克”號核子動力攻擊型潛艦,所遭遇的南海水下撞擊事件中的,那個所謂“不明物體”,應該就是一艘隸屬於中共海軍的潛艇。 “郭先生”在直播中透露,中共可以用幾十人的生命代價,來達到其險惡的所謂戰術目的。 10月2日發生了這次南海水下撞擊事件。 4天后的10月6日,中美於瑞士舉行的會談,楊潔篪便以極為狂傲的姿態,與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進行所謂的“講數交易”;隨後的10月9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便在北京,向全球直播發表了“殺氣騰騰”的,欲對台灣即將展開的“武統軍事打擊”戰前動員令。

2001年的中美南海撞機事件,由於當時的中共軍方,對前來抵近偵查的美軍EP-3型電偵機幾乎素手無策。惱羞成怒的中共軍方,便以近乎自殺式的卑鄙碰瓷手段,致使美軍EP-3型電偵機迫降南海陵水機場。後經中美雙方談判交涉,最終以就地拆解空運的方式,將迫降的EP-3型電偵機撤離南海陵水機場而結束。中共軍方也趁機獲取了該機型的部分技術參數。此後不久,中共軍方相繼陸續裝備的,運-8、運-9以及空警-500等系列電子偵察機型中,都能發現不少美軍EP-3型電偵機的技術縮影。

而這次的美軍“海狼”級核子動力攻擊型潛艦,在南海水下遭遇“不明物體”撞擊事件,與當年的中美南海撞機事件近乎如出一轍。中共部署在海南榆林港潛艇基地的水下潛艦部隊,面對美軍先進的“海狼”級核子動力攻擊型潛艦也是毫無招架之力。來無影去無踪的兇猛“海狼”,已經對中共部署在海南榆林港的全數南海艦隊,形成了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勢。中共在技術層面上已對“海狼”級望塵莫及,面對猶深海如幽靈一般神出鬼沒的“海狼”級,中共軍方又再次拿出看家本領,人海戰術的自殺式碰瓷手段,用部分現役的老舊型號潛艇大量頻繁進出南海周邊水域,誘使“海狼”級進入該區域展開偵蒐。

期間中共軍方的誘餌潛艇便開始在水下,頻繁盲目的展開緊急轉向機動或急停等高危戰術動作,置誘餌潛艇上官兵的生命於不顧,毫不在意由此所引發的,可能導致艇毀人亡悲劇的慘重後果。妄圖以此卑鄙手段,可以誤打誤撞的將幽靈般的“海狼”級逼出水面。這也從側面印證了,中共軍方目前的有效反潛手段,捉襟見肘的不爭事實。

只是這次美軍“海狼”級遭遇南海水下“不明物體”撞擊事件,並未如中共所願的對其造成致命傷害,反而極有可能導致自家的潛艇葬身南海的慘劇發生。中共軍方這種傷敵八百自損數千的卑鄙手段,不知作為當下中共黨衛軍的百萬炮灰們又作何感觸呢?

此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資料鏈接——https://mil.news.sina.com.cn/world/2021-10-10/doc-iktzscyx8840797.shtml


更多資訊
台灣寶島農場官方網站
台灣寶島農場官方GETTR帳號

台灣農場GTV精彩直播影片
疫情關注組官方GETTR
港台前線關注組官方GET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