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politicrossing.com

《福克斯新聞》發文,“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有人在對阿富汗的災難撒謊”,副標題,軍方高層搞砸了,然後得到了國會的大幅加薪。

全文如下:

如果你收看了今天(9月28日)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如果你沒有錯過——你可能會驚訝地看到馬克·米利(Mark Milley)坐在那裡。你還記得米利嗎?他是個肉墩墩的,戴著帽子的人,是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他也是國家的恥辱,是對他所領導的軍隊的活生生的侮辱,那不僅僅是侮辱,這是客觀真實的。然而不知何故——儘管有壓倒性的證據表明米利不誠實、無能、有黨派偏見、不光彩——他仍然有一份非常突出的工作,這真是太奇怪了。馬克·米利不僅還在最高級別上工作,他還在撒謊,而且還帶有特質、富有激情地撒著謊。例如,今天,米利以一副完全直截了當的面孔發表了一段關於文官控制軍隊重要性的慷慨激昂的獨白,“這個國家不希望由將軍來決定我們要接受什麼命令,做什麼或者不做。那不是我們的工作。”

哦,真的嗎?是這樣的馬克·米利嗎?這不是那個曾經非法奪取我國核武庫的個人控制權的同一個馬克·米利嗎?然後,這還不夠,他承諾向中共政府舉報美國未來的軍事行動的情報——而他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不喜歡他的老闆,而他的老闆與他不同,是由選民選出的文官?是的,就是那個馬克·米利,一個對你講文官控制軍隊的人。

這完全是黑色幽默,但它確實讓你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馬克·米利要說如此明顯的荒唐話?這一定是在某種程度上幫助了他,事實上,是荒謬左右了他。你今天在參議院聽證會上看到的純粹是在推卸責任,喬·拜登的外交政策是一場合法的災難,沒有人對此提出異議,馬克·米利想讓你知道這一切都不是他的錯,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Lloyd Austin)也希望你知道這一點,中央司令部負責人麥肯錫將軍(Gen. McKenzie)也是。他們三人都想清楚地表明,是白宮的那個老傢伙幹的,這是他的錯,不是他們的錯,他們今天告訴我們,是喬·拜登迫使美國軍隊在撤出我們全部的美國公民之前離開阿富汗。由於五角大樓本能地嚴格執行了總統下達的每一項命令,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服從這些瘋狂的決定,他們解釋說:

科頓(COTTON):米利將軍,這是你的證詞,你建議大約2500名士兵留在阿富汗?
米利:是的,我的評估是在2020年秋天,並且在整個過程中保持一致,我們應該保持2500人的穩定狀態,並且可能增加到3500人。諸如此類的說法。
科頓:麥肯錫將軍,你也這麼認為嗎?
麥肯錫:參議員,我也這麼認為。
科頓:拜登總統上個月在接受喬治·斯特凡諾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的採訪時說,沒有任何軍事領導人建議他在阿富汗留下一支小部隊……這些軍官和米利將軍的建議是不是親自交給總統的?
奧斯汀:他們的意見得到了總統的肯定和考慮,就他們特別建議的內容而言,參議員,正如他們剛才所說,他們不會提供他們私下建議的內容。

接下來呢?已經玩脫了,但這些傢伙是多麼骯髒啊,“我們告訴喬·拜登在該國保留2500名士兵,我們要求這樣做。另一方面,因為我們受到古老而神聖的保密規則的約束,我們不能告訴你我們對總統說的是什麼,因為那會犯錯。”

這些人完全是在相互推卸,看到他們在互相揭發真是太好了,這正是他們在整個聽證會上所做的。麥肯錫將軍解釋說,儘管他親自監督了阿富汗的災難,但他確實與此災難無關。這都是癡呆的(拜登)爺爺在白宮幕後操縱的:

麥肯錫:我不會把我個人的建議告訴總統,但我會給你我誠實的意見,我誠實的意見和觀點決定了我的建議。我建議我們在阿富汗保留2500名士兵,在2020年秋季早些時候,我還建議我們保持4500人,這是我個人的觀點,我還認為,這些部隊的撤出將不可避免地導致阿富汗軍隊的垮台,最終導致阿富汗政府的垮台。

那傢伙真是個混蛋,“我不能分享我的建議,但這是我的建議。”把那些軍功章拿走,你不配得到它們。

直到今天,將軍們和他們在政府中的許多盟友一直在間接地破壞拜登的工作,我們決不應該為喬·拜登辯護,他不應該受到任何辯護,但這是對美國製度的辯護,當文官控制軍隊時,這種制度運作良好。直到今天,他們一直在洩露拜登與阿富汗總統的電話,這是違法的,但他們還是這麼做了。他們一直在給NBC新聞的速記員提供令人討厭的背景引文,說拜登是個笨蛋。即便這都是真的他們還是不被允許這樣做,但今天的表演是公開進行的,這是記錄在案並經宣誓的。在那場表演中,他們直接反駁了他們的老闆,總司令。作為提醒,以下是拜登幾週前在美國廣播公司說的話:

斯蒂芬諾普洛斯(STEPHANOPOULOS):但你的高級軍事顧問警告不要在這個時間線上撤軍,他們想讓你留下大約2500名士兵。
拜登:不,他們沒有,這有分歧,那不是真的,那不是真的。
史蒂芬諾普洛斯:他們沒有告訴你他們想要軍隊留下來?
拜登:不,沒有在——在我們是否會在一個時間範圍內撤出所有軍隊的問題上,他們沒有反對這一點。
斯特凡諾普洛斯:所以沒有人告訴你——你的軍事顧問沒有告訴你,“不,我們應該只保留2500名士兵,過去幾年的局勢一直很穩定,我們可以做到,我們可以繼續做到”?
拜登:沒有,我記得沒有人這樣對我說過。

要點,參議院聽證會上:
米利:應該保持2500人的穩定狀態,並且可能增加到3500人……
麥肯錫:我也這麼認為。
奧斯汀:他們的意見得到了總統的肯定和考慮……

拜登(接受電視採訪時):不,他們沒有,這有分歧,那不是真的,那不是真的。
記者:他們沒有告訴你他們想要軍隊留下來?
拜登:不,他們沒有反對這一點。

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說,他們把質疑阿富汗亂局的軍官關進監獄,他們下達了禁言令,要求他不要說話。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糟糕的故事之一,還有很多糟糕的故事。

這不是為他們任何人辯護,由他們領導這個偉大的國家太可怕了,太不值得了。他們不應該掌管這個國家。這個國家對這樣的人來說太好了,因此,將軍們聲稱,他們告訴拜登,從阿富汗撤軍將是一場徹底的災難,拜登聲稱他們沒有告訴他這一點。問題是誰在撒謊?有人在撒謊,拜登自己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誰在撒謊,他不知道午飯吃了什麼。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五角大樓領導層中的任何人都不會為此負責,這是一系列巨大混亂中的最新一次,這些混亂極大地削弱了美國的實力和威望,導致了一大批人喪生。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比如說,你在一家核電站工作,有一天午餐休息時喝了太多啤酒,睡著了,反應堆熔化了,數千人死亡,然後你得到了大幅加薪,這就是這裡發生的事情。

眾議院剛剛通過了7760億美元的國防預算,那有多大?這比白宮要求的還要多出240億美元。換言之,國會只是為一項“出色”的工作投入了一點額外的資金——這是給那些將價值800億美元的美國軍事裝備留塔利班使用的將軍們的獎金。幹得好,伙計們。

所以現在可以正式宣布:沒有人會因此受到懲罰,別去管丟棄了巴格拉姆空軍基地(Bagram Air Base),那太愚蠢了,大家都知道,他們還是做了,別去管將美國公民留在那裡自己逃跑了,別去管我們的部隊處在高風險下,導致了13名年輕美國軍人在自殺式襲擊中死亡,別去管無人機襲擊了兒童,幾個星期之後卻謊報成(殺死了ISIS高官)。做這些事情的人今晚很心安理得,他們會在自己想退休的時候退休,屆時他們將在洛克希德公司獲得高福利和工作,我們的系統就是這樣運行的,這非常令人沮喪。不要因為互相推諉就能迴避,但是為了解決問題,一個系統必須負責。

到今晚為止,整個美國政府中只有一個人因為在阿富汗的失敗而受到了懲罰,只有一個人,他叫斯圖爾特·謝勒(Stuart Scheller)。他是海軍陸戰隊的中校,他是一個誠實正直的人,他也是無可指責的,謝勒在這些決定中沒有任何作用,他的罪行是批評那些決定。 8月,他在互聯網上發布了這段視頻:

謝勒:如果一個O-5營指揮官有個最簡單的實彈EO射擊就是,發射,開火!但我們有一位國防部長,他在5月份向國會作證說,阿富汗國家安全部隊能夠抵禦塔利班的進攻,我們有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指揮官是其中的一員,負責軍事政策的建議。我們有一名海軍陸戰隊戰鬥指揮官,所有這些人都應該提出建議,我並不是說我們必須永遠呆在阿富汗,但我是說,你們中有人把自己的軍銜扔到桌子上說,嘿,在我們撤離所有人之前撤離巴格拉姆機場,戰略空軍基地是個壞主意嗎?

這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這是一個有正當理由的人,不是為了升職或在洛克希德工作,而是因為他關心國家,想要捍衛國家。這個人相信他的上司,他並不憤世嫉俗,他真地被上司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弄糊塗了,他的困惑源於他的行為準則。謝勒的上司幾乎立刻對這段視頻做出了反應,他們沒有為自己造成的災難道歉,他們沒有解釋他們為什麼這麼做,他們懲罰了謝勒,他們解除了他的指揮權,他們叫他閉嘴,別說話,但他沒有停止說話,下面是謝勒的反應。

謝勒:為了重申我在阿富汗亂局中的立場,我要求我的高級領導人承擔責任,我當時表示,我理解我可能會失去我的營指揮官席位、退休和家庭穩定,事實上,我已經失去了這三樣東西,我會再做一次嗎? ……我不知道,我的名字是斯圖爾特·謝勒中校,我是整個美國聯軍中唯一一名在阿富汗核爆級災難中被解僱的軍官,我承認我應該被解僱;然而,虛偽的將領們的行為同樣不是高標準的,這是整個問題的縮影,它將摧毀我們所熱愛的共和國的偉大製度。

這就是一個在莊嚴國家裡勇於擔當的軍官,一個認真對待工作、愛國、誠實、有責任感的人。在你說“這是軍隊,他們沒有言論自由,你不能發表政治聲明”時有兩點需要澄清。一,這不是一個固有的政治聲明;二,與此恰恰相反的是五角大樓的領導人在無休止地公開發表黨派聲明。馬克·米利公開對喬·拜登的當選感到興奮。他因此受到了懲罰嗎?沒有,他被提升了。國會還用額外的240億美元獎勵了他和美國軍隊的整個領導層。

但對說了實話的謝勒,他卻發生了這樣的事,軍官強迫謝勒接受心理評估,因為只有瘋子才會在阿富汗災難後要求承擔責任。然後,當他不承認自己瘋了時,他們把他關進了監獄,他今晚就坐在那裡。謝勒的父親剛剛發表了這一聲明,解釋說他的兒子現在和暴力罪犯一起坐牢。他在那裡多久?他無限期地在那裡。這是今晚在美國發生的事。這是他父親的一句話,“我們的兒子所做的就是問每個人都在問自己的問題,但是他們太害怕了,不敢大聲說話,他要求問責。事實上,我認為他甚至要求我們道歉,說我們犯了錯誤,但他們沒能做到,這真是令人震驚……他們對他下達了禁言令,要求他不要說話。他確實說話了,他們把他關了起來,他們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

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糟糕的故事之一,還有很多糟糕的故事。
(全文完)

拜登指揮下的阿富汗亂局,軍人死傷,人質遭押,裝備丟棄,面對立法者的質詢,總統、國防部長、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等當眾撒謊,互相推諉。對普通軍官的質詢,採取打壓措施,並將其關進監獄,讓質疑者禁聲。這與中共有啥區別?不解決問題本身,只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美國正在中共化不是聳人聽聞,而是活生生的現實。如果反省不到位,不認清中共是一切邪惡的源頭,等待美國的將是更大的災難。

繼續為塔克·卡爾森點贊!

原文鏈接:
https://www.foxnews.com/media/tucker-carlson-someone-lying-about-afghanistan-deba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