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討厭習。在我看來,他就純是個惡魔。我不認為他是美國總統的朋友,儘管我知道為什麼總統必須那樣說,對嗎?是出於外交原因。

習和那些人的信息壓制是我們今天遇到問題的原因。當他們的執政的合法性受威脅時,他們盡其所能地殘酷鎮壓,您甚至無法想像他們對武漢做了什麼來平息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