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mil.huanqiu.com

接上篇:简说历史:世纪骗局之:1976~1980(“文革”后的大乱斗)(5)

“对越自卫反击战”——又一个保家卫国的弥天大谎

在国内出生在70年代末或80年代初的朋友们一定会记得一首耳熟能详的歌曲《血染的风采》,1987年,央视春晚上,一位坐着轮椅的“战斗英雄”——徐良将这首歌唱红了大江南北。正是因为这首歌,在那个时候出生的小朋友们,知道了“老山前线”,知道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甚至有许多未经世事的小朋友们从此立志参军、为国效力……

然而,在那个年代被歌颂的这场保家卫国的战争,真的如我们所认知的那样吗?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真实历史的了解,长大的我越来越觉得这场所谓的“自卫反击战”正如“抗美援朝”的保家卫国一样,又是一个中共欺骗国内百姓的弥天大谎。

说起这场中越之间的战争,历史成因有些复杂,跟当时的世界格局及国际关系是密不可分的。篇幅有限,我们长话短说的来描述一下越南在那一段时期的历史。

在中国的清朝时期,越南一直是作为大清的藩属国的存在。工业革命爆发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向全世界扩张,越南被法国占领,成为了法国的殖民地。二战爆发后,日本军事介入了越南,在越南强征粮食,致使越南造成严重饥荒(《越南独立宣言》记载有200万人饿死)。

二战结束后,越南被归还给法国。而胡志明领导的越南共产党(越盟),在越南北方建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又称“北越”)。法国则支持阮福永瑞在越南南方成立了“越南国”。“北越”和法国及其扶持的傀儡政权开始了长达9年的“法越战争”。1954年,在中共的军事援助下,“北越”战胜了法国,于是双方在日内瓦进行了谈判。在谈判中法国承认越南独立,并划定了“南、北越”以北纬17°线分治,并定于1956年进行普选,普选后统一南北越。然而选举的条款并没有被双方接受,就像当初的朝鲜半岛那样,北越政权站在了“社会主义老大哥”身旁,而美国则全力扶持吴廷琰在南越推翻了阮福永瑞政权,建立了反共政权“越南共和国”(又称“南越”)。

之后的事情可想而知,由中苏支持的“北越”与由美国支持的“南越”,为了统一越南这个伟大的目标,双方便开始了你死我活的掐架。又如同当年的朝鲜半岛一样,南越节节败退,这个时候,由肯尼迪执政的美国出手了。1961年,肯尼迪政府命令美军介入越南发动了一场不宣而战的“特种战争”,随着战争的一步步升级,最终美国被彻底拉入了战争的泥潭。

美越之间的战争我们这里不做过多的描述,总之坚韧顽强的“北越”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并没有被美军击败。反而坚持游击战争十几年,致使美国民众怨声载道,最终在各方面的压力之下,1975年4月30日,西贡沦陷。次年,北越统一越南。

以上便是越南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的简要历史背景。那么为什么会发生中越之间的战争呢?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中苏关系。前面的文章已经略有概述,在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执政苏联,中苏关系逐渐走向恶化。尤其是1969年中苏珍宝岛冲突后,中苏紧张关系发展到极点,双方在边境陈兵百万,苏联准备对中国进行核打击,而中国开始了三线建设,到处挖洞进行战略转移。迫于苏联的强大压力,中国的外交政策不得不开始转向与美国的关系缓和,而美国出于对苏的战略需求,也需要中国对苏联的牵制,双方一拍即合,于是促成了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这时的北越政权正与美国在酣战之中,一直夹在中苏之间的这位社会主义小兄弟,自然而然的对中共的作为极为不满。加上“十年文革”让中共的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中共对越共的援助也越来越少,这也使得越共越来越靠向了苏联。

越共统一越南后靠向了苏联,并于1978年11月与苏共签订了《苏越友好合作条约》,准备联苏抗中,这引起了中共极大的不满。其实,就在1975年北越军队攻入西贡统一越南的时候,越南的邻国柬埔寨首都金边,也被柬共军队占领,宣布建立“红色高棉”政权。这个臭名昭著的“红色高棉”极端政权,可是由中共一手培育出来的。早在毛的时代(1955年左右),毛便指示越共选派越共和柬共人员到中国受训(柬埔寨劳动党,柬共原先依附在越共之下)。1965年,毛泽东任命在华受训中参加“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的波尔布特为柬共最高领袖,开始向柬共提供军火金钱援助。在毛的扶植下,柬共于1968年1月正式建立了“柬埔寨革命军”,开始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游击战。越共结束越战后,毛泽东加大了对柬共扶植的力度,想以柬共作为牵制,成为打击越共的工具。毛死之后的中共领导层继续奉行扶植柬共对付越共的政策。1977年9月,波尔布特应中共邀请率红色高棉党政代表团访华。并在1978年初,中共派代表团到柬埔寨进行了回访。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请看下篇:简说历史:世纪骗局之:1976~1980(“文革”后的大乱斗)(7)

简说历史原创系列文章请点击专栏标题链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简说历史专栏


审核:蚂蚁兄弟
校对:阿伯塔
发布:信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