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secretchina.com

接上篇:简说历史:世纪骗局之:1976~1980(“文革”后的大乱斗)(1)

毛魔驾崩,夺权之争
干掉“四人帮”

前面的文章已经提到过,周先毛而死,其所领导的“务实派”,尤其是元帅级别的老同志们便显得群龙无首了。而以毛为首的极左派,所顾虑的也只有“矮司令”小平同志了。所以在毛临死之前,借着“四五事变”之名,刻意点名批邓,“矮司令”遁地而逃……在这种“安全感”之下,党中央只有“四人帮”一派独大了。但是毛自觉爱妻的“四人帮”志大才疏,在党内又树敌太多,便在临死之前扶上了华国锋,以便平衡党内的权力和争斗。毛似乎是觉得真的可以放心了,便亲自写了个“最高指示”给华国锋——“你办事,我放心”。据北京高层间传闻,这份指示之中还有一句“大事问江青”……

外表忠厚的华国锋为山西交城人,时年五十五岁。小干部出身,教育无多,曾任湘潭地委书记(毛家乡)及湖南省委书记。毛返乡时,服务周到,得到了毛的赏识,文革期间调入中央工作。这位在皇城之内既无班底,又无实力的“老实人”在毛死之时就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等职务。毛死之后他便顺理成章的称为党内排名第一的领导人。

毛的“头七”还没出,在人民大会堂的吊唁之中,暗流涌动的两股政治势力便站在了毛“腊肉”的遗体旁。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既不想让“务实派”掌握权力,又对华国锋发动了攻势。他们不但在各种会议中事事刁难,还在政治局常委中处处钳制华国锋。

首先,在毛去世后的第二天,王洪文便撇开中央办公厅值班室,在中南海另设了值班室,并通知各省、市、自治区党委遇到重大问题及时向他们汇报。

其次,“四人帮”在毛所遗留的材料、文件和书籍上与华针锋相对。江青先是要张玉凤给自己当秘书,遭到了华国锋和汪东兴的拒绝,之后便展开了毛所有的文件由谁来保存的一场“文件大战”。江青等人还利用“借阅”文件的机会对文件内容进行了篡改。最终,毛所遗留的所有文件,被中央办公厅进行了封存。据说得知此消息的江青夜里两点给华国锋电话,哭诉“主席尸骨未寒,你就要赶我走吗?”……(为何要抢夺这些文件呢?因为他们都要在这些文件中找到自己继承权力的合法性内容。)

最后,“四人帮”深知自己在军队中的实力,去面对这些老帅是及其危险的。他们知道军队多数是听老帅的,于是就在上海开始组织“第二武装”(工人、民兵)。9月底,他们在上海发放、制造了大量的武器,并宣称“上海要搞40万民兵,要有40万支枪,还要用大炮武装民兵”。

在这场权力的斗争中,“四人帮”虽然掌握了舆论的工具(那时全国的各大宣传媒体基本都由“四人帮”掌控着),但是在其他方面着实显示出了他们志大才疏的本质。在久经战争和政治斗争考验的“务实派”面前,“四人帮”的作为和水平都显得极端的低能和幼稚。他们把本应团结的,文革的受益者——华国锋(及汪东兴)一派推向了对立面;还明目张胆的留在北京,有恃无恐的进行夺权之争。

华国锋面对“四人帮”的威逼,除了以中共党内第一领导人的身份直接顶回去以外,他还和老帅们所支持的“务实派”频繁“通气”。最终,在李先念和叶剑英的支持下,经过了周密的安排和部署,1976年10月6日晚,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在中南海怀仁堂,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的名义通知“四人帮”参加。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在怀仁堂被捕,江青在其中南海住处(万字廊201号)被捕。连夜,华国锋便派人接管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次日,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社也被接管。

至此,“四人帮”这些中共极左派、“狗仗毛势”的鹰犬爪牙们,结束了他们兴风作浪、祸国殃民的政治生涯。而还未躺进水晶棺材的毛,死未迭月,他的爱妻及党羽便锒铛入狱了。而动手抓人的正是毛生前“你办事,我放心”的华国锋,和对他最衷心耿耿的大内总管汪东兴。

而党史所记载的“江青反革命集团”,只不过又是中共的一个混淆于世的谎言罢了。读过前面的文章,并对中共历史有所了解的读者一定会认识到,“四人帮”集团是毛的极左路线最坚定的拥趸,他们对毛所坚持的“革命到底、斗争到底”的路线是忠贞不渝的。他们到底“反”的是谁?“革”谁之“命”呢?而“反革命”这个大帽子,只不过是“胜者为王”的人强扣在了“败者为寇”的人头上罢了。中共从建党开始,乃至今日,随时都可以拿出各种“大帽子”扣在别人头上。而被扣上了这些“帽子”的人要么遭遇牢狱之祸,要么承受灭顶之灾……可悲,可叹……

总之,太后的垂帘之梦化为泡影,中国则进入了“转型”。接下来的几年之中,中共结束了极左路线,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在灭种亡族的悬崖边“刹车”了,百姓的生活日渐好转。而中共内部权力的斗争则转向了“邓、华之争”。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请看下篇:简说历史:世纪骗局之:1976~1980(“文革”后的大乱斗)(3)

欢迎阅读简说历史原创系列文章请点击链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简说历史专栏


审核:蚂蚁兄弟
校对:阿伯塔
发稿:信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