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早在半年前,当中共习王决定把私人资产全部变为国有化的时候,就像在八年前、七年前开始酝酿反腐运动的时候;五六年前抓了百万共产党的所谓的贪官的时候;共产党的内部一直在酝酿着干掉这几个人,和真正的内部政治革命。这次,一些私人大佬们,白手套们,绝不会束手待毙,等着共产党弄死他。大家记住,在香港山顶的这个聚会,这个山顶聚会有两个最核心的人物,是大家从来不知道名字的,是上海帮的海外的核心力量——我不能说,因为跟我是朋友,绝对是,过去是,绝对是共产党在香港的白手套,绝对超有钱——第一次说出最狠的话,说这个屋子里面,如果咱不把他们干掉,不把习干掉,不把王干掉,没有光说习,习王干掉……还有现在谁,我不说了,还有现在的几个常委,还有国安委几个干掉,我们这些人早晚进监狱。其中有个人说,郭文贵说对了,这是我们屋里面唯一个背叛我们的人,出去自己闹革命去了,我们要么被进监狱,要么进地狱。——郭文贵2020年2月15日

沈南鹏的政治力量、经济力量、技术力量,你把这几个人绑在一起也不行,他是真正的大佬。马化腾啊、什么彦言啊、熊晓鸽啊、阿里巴巴啊,这跟他不是一个级别。在中国一切都说政治经济、政治科技,政治商业、政治互联网。你告诉我马云什么政治?马云给人家当小三的、白手套,马化腾是比马云的政治地位要高,知道吗?那彦言、熊晓鸽就是个拉皮条的,啥狗屁都不是,知道吗?但是一半的政治家是马化腾,全政治家是沈南鹏,全超级政治家就叫马明哲。中国历史上近几十年牛叉的人,那真的是马明哲排第一,沈南鹏排第二。——郭文贵2020年8月9日

封面:香港是有个神秘的富豪组织,有平安的马明哲,还有上海帮的海外的核心力量。聚会上第一次说出最狠的话,如果咱不把习干掉,还有现在的几个常委,国安委几个干掉,我们这些人早晚进监狱。郭文贵20202年2月15日

2018年9月12日

二十几万美元,你甭跟我玩儿这个了。我说你别跟我说这个,你滚出去。后来他不敢再问了。非常清楚,因为当时说好了就是私人聚会。是不是啊?我不喜欢说的事情。你不可以这么说。不管美国任何什么CIA,FBI,还是国土安全部。跟你见面首先一条。说,你所有的一切都是自愿的。如果你不愿意,你不要做。这是美国最伟大的地方。当你说这话的时候,如果你在套我,你在委屈我。 

 你在勉强我,那你就是犯法的。你就是非法取证。所以说双汇当年的事情。双汇当年的事情,绝对,我知道的太多了,我不想说。我要说说双汇当年的事情。说说平安当年的事情。兄弟姐妹们。你们都想自杀了?你不想活了?你想想当年双汇,平安最大创始人马明哲,马明哲唯一留下的合伙人叫孙建一。(这个平安里面最重要的段伟红,董事,现在被抓了,还有我的好哥们车峰) 

还有一个深圳的姓秦的,还有深圳搞保险的,姓张的。你说这事我咋能不知道,都是全部都经历过,而且背后很多人投资,是代表我的,他们赚了几百亿几千亿,最后给我说对不起,这钱我一分也不要了,你代表我的我真的不要了,我说我不想要我也不敢要,真的是咱们一个中国的草根,别老想着跟皇帝一样的生活,跟皇帝一样的分利去,那不可能的,找死哪。 

咱就不要了,不要了,那王歧山的情人,谁不知道高燕燕呢?高燕燕一出场大家都恨不得给她舔屁股去,不下20次高燕燕出席的场合让我去,我都拒绝了。因为我知道高燕燕可能在参加宴会之前刚和王歧山上过床,而且王歧山和这个高燕燕的感情和他这个老公老王都知道,都知道,圈都知道。你想想他最好的朋友林强是我公司的CEO,我咋能不知道呢? 

当时共产党里边最牛X的人,30年搞调查的,合法调查的就是马建副部长,还有邱进,邱进的哥哥叫邱 跃,北京市规委的主任,是我朋友。你说你黄燕那点事,我咋啥不知道啊?当时书记是谁啊?北京规委主任是谁啊?胡锦涛的夫人-刘永清,我认识刘永清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是胡锦涛的老婆呢,你说我啥不知道哇?这钱咱不要,郭文贵要是在国内敢要这人的钱我活不到今天,早被弄死一千回,一万回都不止了,咱不要。所以平安集团,玩多大? 

马明哲 网络图片

多大呀?你们想马云哪,马化腾呢,他俩算个屁都不是,他俩那是叫什么?是现在网络金融,严格讲今天真正的叫他们是真正的金融骗子,真正中国金融老大就一个人–平安,平安里就是马明哲,马明哲的女儿在香港啊,记住啊,在中环有一个叫中环中心的,当年是谁啊这个,最牛的富豪,刘銮雄,后来卖给了这个何鸿燊的四太,卖给四太的梁安琪的,那个种着石头的外表的楼,在那个楼里边你们上去啊,到第二层大堂曾经有一个红酒房,红酒这个销售处,就是马明哲女儿开的,马明哲女儿跟我见过N次面,她都不记得我了,它这个,因为我叫了另外的名字,我姓吴,我不姓郭,啊,叫吴楠,她都不记得了,太多人了,那时候卖的最好的叫什么,romantic county。

干嘛?就洗钱么。马明哲我跟他见过几次,马明哲,哎,这这装神弄鬼的,跟我介绍马明哲见面的人,在两周以前被抓了,在郑州的,河南郑州的,解放军学院的院长,被抓了,叫宋新斌(音),宋新斌,是我的发小,是我的发小啊,被抓了,最年轻的中将,是彭丽媛的老乡,被抓了,全家被抄了,全家被抄了啊,这哥们最早是背叛我的,最早背叛我的,这个当他第一次看我爆料,就叫人中间传我,郭文贵,你反谁不可能反共产党,你找死呢?你连一个月都活不过去,你不了解共产党吗?你说这哥们你说多疯狂啊,多疯狂,结果在两三周以前他被抓了,你说被抓以后发生什么事啊?

2018年10月9日

所以说头两天几个美国中共的老朋友,老老朋友,我跟那哥们又干了一仗。我说你成天说你爱中国啊,让中国和平啊演变,你说了几十年了?中国经济发展就有民主了–中国经济发展有民主了吗?给你民主了吗?我说你敢跟美国电视台说:共产党说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得听党的,爹亲娘亲不如党亲,我说你们谁知道?在场的没有一个人知道的。我说你为啥你们不知道? 

你只看到共产党的钱,因为他们抢的都是中国老百姓的钱。他要是抢你们的钱来了,你们害怕了,你现在anti CCP, 我说那是因为牠是要抢你们钱了。我说然后你老说,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我说我现在就问你,没有共产党,那美国怎么办?谁给你钱呢?谁给你顾问费啊?我说我告诉你,没有共产党,中国的老百姓会有万万个老百姓、私人企业家会有一亿个Jack马,一亿个马化腾,一亿个王健林,一亿个平安的马明哲会成为世界的企业家。

他们会光明正大的来送给你钱,聘你做顾问。你绝不用担心。你不用老是依靠着强奸犯、盗国犯来给你顾问费,我说你的时代over了!不要在这行骗了!再来蒙骗中国人说没有共产党中国就没有安全平稳了,只有共产党管理中国就像共产党宣传一样: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只有共产党才能管理中国,你放狗圈屁呢你 !我真的我特别我昨天我非常粗鲁地骂了他。他说,Miles 你有点夸张了对我,我说就这么夸张。我说中国人问每个都会骂你的。你们拿中国共产党太多的钱了,都是骗得我们的钱。 

全人类上最荒唐的就是刚才战友问的那句话,没有共产党垮了怎么办?你问问,谁要强奸你家人的时候,你问问他:你不强奸了咋办呢?有这么荒唐的话吗?那夏业良个王八蛋,你问问他,他老说爱共产党好。昨天我问那个美国朋友,我说亲爱的美国老朋友,你那么爱共产党,你怎么不移民呢?你又不移民。就那个夏业良那个王八蛋,你爱王岐山你咋不把你老婆送给王岐山呢?你咋不把你妈送给王岐山呢?王岐山溜冰毒,爱跟最年少的年老的…(断线)

2020年2月15日

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没有一个官员是真正想老百姓你死没死。我可以告诉老百姓,咱同胞们,你自己想想,在家里呆这么多天了,你想想中南坑的官还是呆过中南坑的官,还现在是有权力或者有隐形权力的人,孟建柱、孙力军,像吴征这号的商人、白手套,谁会想想湖北、武汉、北京、河南、山东死人了?没有一个人去想,甚至他们不在乎。

更夸张的事情,战友们,我可以告诉大家,我联络的,跟我有商业来往的,还有朋友的,甚至很多战友,都希望死越多人越好。人类的悲哀啊!全人类上从没见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我相信人类史上从来没有发生像今天一样,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面临着灭顶之灾的时候,这个灭顶之灾的时候——竟然有人,活着的人希望更多人死。这就是现状!

马云,在几个月以前,在香港见马化腾,见香港曾家的人,还有我们郭家的人。香港是有一个组织,一个富豪组织,叫啥我就不说了,这是个很神秘的组织,没有人报道出来过,这些富豪们。在商业上竞争的马化腾,二马,还有这个平安的马明哲,但是在利益上却都一样的,他们有一个隐形的组织。马云见了马化腾就说,听说你东西也被抢了?咱就没点办法,咱就等着被宰,抢完东西要不要咱命啊?后来潘石屹还有张欣,听说都到场,后来是几十个大佬都到场,所谓的香港,这些富豪,若干人到场。

听说在这个会上,大家都认为只有共产党没了,他们这些白手套才能活下去,他们觉得这就是卸磨杀驴。他们是驴嘛,是不是,原来赶驴的就是共产党的中南坑嘛,他们就叫卸磨杀驴,这个驴知道要被死。

大家知道还有谁在场吗?大家想想武汉实验室归谁领导,千万别忘了蒋超良这个身份。蒋超良的孩子在哪工作,有人报道出来过吗?蒋超良的孩子在香港干什么?蒋超良的孩子在美国曾经干过什么?大家去查查去。

我不想说别的,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早在半年前,当中共习王决定把私人资产全部变为国有化的时候,就像在八年前、七年前开始酝酿反腐运动的时候;五六年前抓了百万共产党的所谓的贪官的时候;共产党的内部一直在酝酿着干掉这几个人,和真正的内部政治革命。

这次,一些私人大佬们,白手套们,绝不会束手待毙,等着共产党弄死他。

大家记住,在香港山顶的这个聚会,这个山顶聚会有两个最核心的人物,是大家从来不知道名字的,是上海帮的海外的核心力量——我不能说,因为跟我是朋友,绝对是,过去是,绝对是共产党在香港的白手套,绝对超有钱——第一次说出最狠的话,说这个屋子里面,如果咱不把他们干掉,不把习干掉,不把王干掉,没有光说习,习王干掉……还有现在谁,我不说了,还有现在的几个常委,还有国安委几个干掉,我们这些人早晚进监狱。其中有个人说,郭文贵说对了,这是我们屋里面唯一个背叛我们的人,出去自己闹革命去了,我们要么被进监狱,要么进地狱。

2020年7月12日

你支持香港安全法,你就支持人类的恐怖主义,全人类。糊弄你们,傻乎乎地,你们就上了这个当。结果战友们知道,这是重大打击。香港的钱,存款大量的撤走。香港的资金投资大量地撤走,然后香港的合作大量的撤走。

前天下午我给美国政府,我要写个建议啊,制裁人名单。最后我说,你别忘了啊!还有个平安马明哲呢。他说马明哲是谁呀?我说你们制裁平安集团,他的董事长你不制裁?诶,他说有道理。我说马明哲得给他放上去。还有香港,我说李嘉诚。非常好的一个人,但这你得放上去,因为他支持香港所谓的什么安全法。还有香港这四个老板,我给他一说,这几个人都得给他加上去。

平安必须加上,平安就是汇丰背后的黑手,然后汇丰银行、中国银行,还有民生银行、招商银行都会的。然后个人都得上,你不是支持香港安全法吗?都得上。而且接下来还有两批,这两批我说都是国内最牛叉的,你会看到什么明星、企业家都会加上去。我说这帮王八蛋、四大不要脸家族,还有明星,出来表态支持香港法的,都得给他个人制裁。你可以啊,你挺它去吧,你甭来了。

2020年8月9日郭先生GTV连线直播

文贵先生:沈南鹏的政治力量、经济力量、技术力量,你把这几个人绑在一起也不行,他是真正的大佬。马化腾啊、什么彦言啊、熊晓鸽啊、阿里巴巴啊,这跟他不是一个级别。在中国一切都说政治经济、政治科技,政治商业、政治互联网。你告诉我马云什么政治?马云给人家当小三的、白手套,马化腾是比马云的政治地位要高,知道吗?那彦言、熊晓鸽就是个拉皮条的,啥狗屁都不是,知道吗?但是一半的政治家是马化腾,全政治家是沈南鹏,全超级政治家就叫马明哲。中国历史上近几十年牛叉的人,那真的是马明哲排第一,沈南鹏排第二。Neil Shen在曼哈顿的能力,现在就在我对面的房子,还有在美国的政治能力,我告诉你,都说是邓文迪介绍了伊万卡和库什纳认识,但是Neil Shen那在库什纳、伊万卡和川普总统这块的影响力,那不知道大多少去啦!那怎么弄啊?但是Neil Shen是拿中国护照的,不拿美国护照。他能拿一千次美国护照,他不拿。

那个在你硅谷里面的老大,托马斯。硅谷的,包括Eric Schmidt、还什么扎克伯格见了沈南鹏Neil Shen的时候,那真的是说难听点的,就跟狗一样,轮得着他们说话嘛?Neil Shen晃着膀子,小个一进来,两句英文就啊!啊!啊!,大家都闭嘴。他在桌子上一说话,你放心,桌子上没有人说话。包括香港那几个大佬,哎呀,我的妈啊。什么超人啊,Richard Li 是吧,什么什么一见他全不li啦,全都不说话啦。为什么?他是互联网的真正的教父。

小羊女士:哈哈,Richard Li

文贵先生:Richard Li ,简直是垃圾啊。谁不敢骂他,就Neil Shen骂他,指着骂:傻X,滚出去,滚!就这么骂的。(啊,不要嘛!滚,滚,滚!~)就这什么小超人啊。所以说你看看,什么小超人哪?所以你看,马明哲只要出现的地方,那绝对是就等同于当时的总理、国家主席出现了。只要马明哲坐在这的时候,叫做Mark Ma一出现的时候,完了,不是Jack Ma,你放心都懂,这是老大,代表总书记再加一总理。Neil Shen出现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代表中共中央。

小羊女士:太恐怖了。

文贵先生:我们的首晟先生啊,一个非常棒的人,但是他真是一个科学家,他就不知道。首晟同志他是一个好人。他是因为上海帮,拉拉扯扯的跟Neil Shen,Neil Shen就把很多希望就放在他身上。说你知道整个Neil Shen就因为首晟他的这个人的价值,不知道给他带来多少钱!就中共中央所谓的量子电脑中心、量子电脑经济研发和量子电脑应用中心,成立了几大中心,全都是Neil Shen跟他一起干的。背后的核心价值就是,当时首晟到香港的时候还搞了这个两三次的投资——Road Show。我们的基金经理谈完以后说他,“他这个科学家就是傻子,他都不知道人家Neil Shen拿走多少钱了? ”他都不知道这人拿多少钱了。你知道首晟出事以后,谁是他的合伙人,你查过吗?红杉资本谁是他的最大合伙人吗?美国最有实力的家族,11个家族9个是他的合作者。现在就在白宫,我不能再说名字了吧!小羊。

小羊女士:我知道 我知道,我能猜出来。

文贵先生:就今天最牛的——11个,现在都聚集到我旁边了——长岛,今天晚上川普总统在那里搞了一个募捐,都在。Jannerson、Jannerson家里面,到jannerson家里面,11个,9个都是。您想想沈南鹏,还有什么李磊啊、什么这些人哪,什么耶鲁派啊。你告诉我中国现在几个高科技什么大疆啊,你告诉我哪个不是人家沈南鹏开始的?马云在沈南鹏面前算个屁啊,你不都是借钱吗?孙正义说:“你让我尊重中国人?尊重谁?保证不包括Jack Ma,但是一定不能少了Neil Shen。”这是孙正义的原话,“说他是我一个学习的榜样”。这是一个不是黑道、白道,人家是正儿八经,人家就是道、人家就是道。我就是道,我可以跟你布道,我可以跟你创造一个道。

这是为什么大半个中国江山,咱中国硅谷的孩子们、这些科学家们,就满脑子是电脑。什么是最可怕的,你知道吗?战友们,学学江湖!所有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学学硅谷的历史,美国有竞争、有斗争,这都没问题。但是在硅谷绝对不能存在这种完全没有红线的、没有底线的,就是完全是邪恶的暗杀和邪恶的谋杀。这叫什么呀?这个不是战争啦,这叫超限战。就我完全无痕迹的我让你死掉,无痕迹的把你技术拿走,无痕迹的叫你老婆孩子消失,无痕迹让你得病,无痕迹把你技术偷走。这是真正的力量!这叫黑暗的力量。小羊你没有想过,还有一个问题,你觉得过去硅谷就一个张首晟死不正常吗?你觉得过去硅谷从过去的三十年,有几个科学家突然死亡的?你给我数数。

小羊女士:因为我个人本来就认识张首晟教授,因为工作关系,而且在他去世之前两三个月还在一个会场、一个会议的场合见过他。当时他在台上演讲的时候充满生命活力、光彩照人,讲的最新的 *** technology,就是谁会想到几十天之后他就会从地球上消失。这个事情对硅谷的所有工程师、科学家、创业家、投资家都是颠覆性的震撼!所以所有的人要找到真相,找到真相的结果是让大家所有的人都睡不着觉。所以您说的,已经意识到这个超限战了。

文贵先生:我请问你小羊,你在他死之前亲自见过他,你觉得像忧郁症?你觉得像自杀吗?

小羊女士:就是不像啊,就是我看他在开会的场合,真的蛮有生命活力,滔滔不绝的在讲他最喜爱的那几个话题。

文贵先生:你见他应该是他死之前大概在六周左右,最起码是在两周以前,一定是的。不会再两周以内,因为他真正得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是大概在他死前的八九天。他一下子就垮了,他就垮了,然后意思就是给你两个选择,一个就是你自己了结吧,你肯定完了,你不能给FBI给弄走。一个是我们给你找个出路。他就说:那我选择一个出路。他怕死,是吧?结果出路就是直接把他扔下去了,就这么简单。跟王健一样,是吧?直接给扔下去了,自杀。你想想,我跟你讲一个人。当年是2003年的时候,你查一查在硅谷,就在central Road的旁边,那出租的apartment,特别特别好的apartment。有一个华人,当时是从山东过去的一个华人家人,当时他是一个姓曹的,他和他的夫人在那去。他事实上是在旧金山的,结果他到了硅谷去了,大概是要搞一个科技合作项目。当然他的背后就是共产党——山东公安的情报部门。就在他拿到这个东西以后,你去查查历史,在central Road这个人就莫名其妙的跳楼,所谓一华人失足摔死,当时我记得硅谷还报导这件事。我见他老婆的时候,我在洛杉矶,我说你觉得他怎么会失足死了呢?他才30几岁不到40岁的人。她说他怎么会失足死?她说他当时拿着电话往外打的时候,他说有人要杀我,我就听得咕咚一声,嗷嗷的喊,他就没声音啦。我说这个有录音吗?她说没有录音。我说你报警了吗?她说报警了。警察告诉她说没有录音,“你出去。”没什么证据,给我撵出来了。她说我在那里哭,警察说:“再哭也把你也关起来。”这真的是很夸张的事情。你再查查华人,硅谷的战友你们都有电脑,都是高人,你们不要听我说,你们自己去查去。从硅谷那天开始起,有多少华人是非正常死亡的?还有华人在硅谷有了技术创新以后,回到国内后,多少人限制出境?你自己去查,不要听我的。

共产党对美国人是偷和交易,对待中国人直接就抢,抢不来就杀。这不是我说的,你们自己去查去。所以说我们的首晟先生,他太天真了!Neil Shen是把他的所有,首晟每次讲完那些东西,他都不知道给他惹来杀身之祸。他给Neil Shen的东西,包括那些教授、专家交流得来的东西,他都不知道两边的枪都对着他。美国的情报部门。他这个东西给了中共交易,你想想这个最后,两边不知道谁啊?美国可能把他抓了,依法干掉;共产党是非法干掉。他不知道啊!导致他死亡就是Neil Shen把他弄的太重要了!然后他完全无底线的跟他们合作,而且马云在里面也想分一杯羹。华为就更不用提了,自从Neil Shen把华为介绍给他以后,华为就把张首晟推向了死亡的边缘,只是哪一天什么方式而已。华为里面一个、其中一个被安全部派去的人也被抓了,就是跟他联系的人也已经被抓了,在山西给抓了,现在找不着了。这个哥们是跟我最关键的,今天我可以说一说了,小羊,爆料!因为他告诉我的料,是我知道的真正的!他说我可能要消失。我说为什么?他说:“张首晟被做掉以后,我是重要的联络人,我也可能被消失。”我说那你不行……他说怕什么,我已经早就准备好死了。他说反正我不会进里面待着去,他不把我做掉,我就把我自己做掉,我不会进去待着的。他说张首晟这件事情,就是华为和沈南鹏这帮孙子彻底把他给毁了。他说,用他没有任何保护机制,就是把你用尽拉倒。而且甚至希望他死,你把技术拿完以后。再就是技术上,小羊咱们在硅谷那都懂得,你今天把你的核心东西拿完以后,你再往下延申,你没多大的空间了,剩下到应用这个范围的时候,你已经没什么价值了。当知道美国调查他的时候,他知道调查你,那你就牵扯到我了,这些人直接就把你做掉了、灭口了。这就叫做共产党的超限战,超限还战,没有限制。而且最巧妙的办法,不可查不可寻,然后就把你做掉,战就是生死嘛,是不是?没有限制、没有红线,而且共产党对待自己的民族的人,那是没有任何考虑的。

所以说今天我第一次说出来,如果说硅谷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还不清醒,你呆在美国你和任何老共,我不管你什么立场,你和老共的企业家和白手套,还有像中国的马明哲,马化腾,马云,百度李彦宏等等,还像熊晓鸽这样的人,你再合作,你等着,你要么就是张首晟,你要么就是2号张首晟,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完全可以不理爆料革命,不理无所谓,但我希望你为了你的家人,为了你自己的生命安全,你要做好两道防线。第一个,我绝不碰美国防御,美国人不让干的事我绝不干,这是起码的常识,这跟我爆料革命没关系。第二个,任何情况下不要和中国来的、在中国市场发展的科技公司,和所谓的民族爱国人士有任何的接触。因为那就等于开始了你的死亡,进入了超限战,只是什么时间、什么方式消灭你。这就是我的建议,谢谢小羊。

小羊女士:太震撼了太震撼了,我做梦都没想到。

文贵先生:这怎么只有10006人?他把我们又给黑掉了,是吧?这不对呀。

小羊女士:对,好像是,而且你的画面现在是固定的,没有动态。

文贵先生:我这有动态啊。

小羊女士:我们这没有,所以这个超限战正在进行时..因为你说的太震撼了

文贵先生:怎么回事?有动的。你用什么网络呀?小羊?你的WiFi有问题,小羊你的WiFi肯定是有问题的,他们看的都是动的,有动的是吧?有动的有动的,我的画面不是静止的,是你的WiFi有问题,你的WiFi有问题,小羊,你的WiFi不好,继续。

小羊女士:没问题,我们继续,郭先生你这一些话让硅谷多少人睡不着觉啊,不只是华人啊,我猜想。

文贵先生:不是,我跟你讲艾瑞克•史密斯牛不牛?小羊?托马斯牛不牛?马斯克牛不牛?马斯克牛不牛吧?扎克伯格牛不牛?比你们牛吧?他想说真话他敢不敢?他敢不敢?我跟你讲艾瑞克•史密斯在伦敦跟我见面,他说了一句非常关键的话。他说在这世界上我敢惹ISIS,我不敢惹共产党。

小羊女士:对,因为他们没有下限。

文贵先生:它叫超限,下限你还有限哪,超限了,没控制了。你知道张首晟最后跟其中一个联络人说过一句什么话嘛?他说如果你们要觉得,真的是这多天真啊,然后就说如果你们要觉得我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话,他说我可以选择消失。但是你们给我安排一个安全的方式,苦苦哀求啊,然后说不管任何情况下不要惹我的家人,不要碰我的家人。我可以告诉你,张首晟的家人,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一定下一个对准你的家人。因为他的家人已经真正的选择了就是说闭嘴,绝不说话,是吧?这是所有中国人的选择。你的闭嘴就是给了共产党最好杀你的理由。就像肖建华这帮人出来以后,当时记得我爆料时候说过的吧,他们说如何如何,我说我告诉你,你把钱拿回去的越快,你死的越快。头两天跟我联系了,“文贵呀,你真说对了,钱拿了,人又抓了。”我说你这不是神经病嘛?你像张首晟家人一样,你相信共产党就得走进火葬场。你不说话你干嘛?张首晟他怎么死的?你们家人最清楚。他怎么可能是跳楼自杀,还怎么还写遗书?怎么可能?胡扯的事情。怎么那么一样,所有粘共产党的人死法都一样。你觉得正常嘛小羊?所有硅谷的兄弟姐妹们,如果这个还不能再唤醒你,那没有什么可以唤醒你了,你也不需要被唤醒了,你就继续下去吧。

小羊女士:我现在觉得听了以后呼吸急促、四肢发凉,我自以为我还是有点勇气的人,现在太震撼了、太震撼了。我当然听说过沈南鹏先生的大名,我自己有一个很长时间的朋友,他的萨塔公司就是接受了沈先生的一笔投资,在中国的互联网界那算是谁能接收到Neil 沈的一笔小投资,哪怕是象征性的一点钱,就可以融到很多很多的钱。他是整个华人圈、互联网界的确实是最大的大佬,但是没想到你今天把这几个点穿到一起,那就给所有的人又震撼了,震醒了又震醒一批人。

文贵先生:刚才你说的小羊啊,你看这就是搞科技的人才,几乎都是没有勇气的。这是一个行话,搞科技的人才是没有勇气的,搞科技的人才几乎是辨别力很差的。因为他人生中很少去,他老在科技上往前走,他是个单向的跳跃性的思维,他不是横向的思维。所以说他一般来讲,他在选择面前一般都是没有勇气的,甚至是非常单纯的,可以说是很幼稚的。另外一个你看你们的思维,要么前要么进、要么左要么右,很少有厚度。比如说你刚才说沈南鹏,你说的都是钱。我跟你说的跟沈南鹏的钱没关系,沈南鹏最大的作用是什么?你刚才说的投你钱了,有很多人进来了,这都是你的思维,你看我跟你聊天,聊那么长时间,乳化基金,然后投资,然后把技术放大,然后市场化,这就是你所有的逻辑思维,恰恰这些让你永远不会成功。沈南鹏是什么价值你知道嘛?沈南鹏不是跟你钱的魔力——点石成金,点石成卵,沈南鹏是让你认识你应该、你必须认识的人,还只有他才能让你认识的人,这是他的第一核心力。知道嘛?你说给你的朋友投钱了,投钱算啥嘛?对不对?算啥嘛?湖南人讲话。

小杨女士:这是Niel沈另一大功能

文贵先生:最大的,是不是?我给你..你有什么技术啊?小杨?有这技术好,我给你投上100块钱,然后我让认识谁?我让你认识你需要的Jack 马,我要你认识你需要贷款的马明哲,我让你认识可以让你马上应用你技术的马化腾,我让你认识国家安全部科技副部长,邱部长、还是董部长、还是李部长马上让你认识,全国强制性推广。这比钱重要,这就是为什么Facebook扎克伯格,拿着习的书籍在那学习,滑稽到那种程度,去到北京吸雾霾去。艾瑞克•史密斯,飞机下来一开始,用他的话说,我只要到北京去,飞机下来我不自觉的。飞机一进北京,我觉得我的腰要往下弯一弯,一到北京私人飞机下去,自然而然的脑袋、腰就往下弯了几度。是吧?托马斯要去北京,只有北京说,我现在让你马上过来,他马上过去。他从来不会拒绝。他就不知道为什么,本能的不会拒绝。这就是你独大,是不是,一万二千亿美元,一万三千亿美元,扎克伯格六千亿美元。你在它那不算钱,它能让你钱消失。它的能力是什么?它是政治科技之后的给你一个市场的一个通道。所有的Neil 沈、还有马明哲这些人、还有马云、还有马化腾、百度李彦宏,他们都有一个魔力,可以让你介绍某些人的能源,让你反向的回到,把你的科技和你的钱无限放大。这是硅谷人臣服他们的原因啊,只要知道,只要他能让我认识我想认识的人,我明天可能就是Google,我明天可能就是李彦宏,我明天可能就变成马化腾了。这是魔力啊,所以你说Niel 沈在哪儿不晃啊,是不是?我一点,我就让你变成这国家的马云了,我一点就让你变成这国家什么了,这是他的核心。

小羊女士:明白了

文贵先生:这个思维你没做到。所以说我们的首晟先生就被介绍给那边去啦,是吧?我这重要,我这科技就变成了巨无霸了,我未来就可以称霸世界了。他们的口号是改变人类、统治世界、影响人类进程。张首晟先生也信了,他得到的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权力的一个许可,和完全鄙视美国所谓的法律和规则的这么一个资源和通道,厉害了。最后发现,不行、有危险,需要牺牲你,那只能把你灭掉,这就叫超限战。

董文标:为什么我当行长你当不了_青岛频道_凤凰网
董文标 网络图片

小羊女士: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幸亏我不认识张首晟教授的家人,但是我心里可以想像,因为我也是孩子的妈妈,可以想像他家人是多么伤心欲绝。从科技界的角度,为什么引起全世界、科技界和工程界,包括投资圈的极大的震撼呢?因为硅谷是人都认识张首晟教授呀,而且知道他在学术界的那个高峰,他是很有可能下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因为他物理学界的所有的奖项、全世界的最高奖都得遍了。所以,我们是学理工科出身的,我们硅谷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战友们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背景,然后就是感同身受,说这么有成就的人,说让他消失就这样消失了,这太冷血了,太残酷了,就是那种震撼。

好我们现在说下一个话题,郭先生您的勇气比我们大大的,不知道大多少倍,也是因为您的勇气现在让成千上万、上亿墙内外的各国战友都挺身而出,跟随在您的后面。我特别想请教的是,您在过去三年、过去三十年,一定会碰到很多生死悠关的时刻,或生、或死就一线之差,那个时候、瞬间的时候,您怎么选择? 什么样的心态帮你度过了那个难关?跨过了那个生死的界线?

文贵先生:小羊,你这问题实质上…你没有全部,这一句话说完就暴露你没有全部看我的视频,你没有全部,这是肯定的。因为爆料革命唯真不破,很多人只会说,不会了解,为什么唯真不破?只要你一张嘴我就知道你看我多少视频,你搂了,有些你看了,有些大事你看了,你没有全看。事实上为啥我有时候一讲一、两个小时,三、四个小时啊?我不是搞媒体的,我也不是搞什么专业电视的,我是爆料的,我是讲真相的。这里边不爱听的,我说你就别听,因为这东西是救人救命的,所以说我不会受任何限制。就像你一样,你没有认真听,你没有全听,你就吃亏了。我告诉你,什么时候生死让我跨过了线,是我在青峰看守所。第一,我弟弟死了,我本来就胆子大,但是不至于到不怕死。到了看守所,我看到所有的89六四的这些人进来以后,关在一个黑屋里边,来自于湖南的、湖北的、北京的、东北的,连牡丹江的都有,还有全国各地的,都是年轻的,当地最积极组织上街游行的、捐钱的,而且都是有高等教育的。这为啥我这屋里边关的都是些死刑犯啊?这些都是要枪毙的,我也肯定是被枪毙的对象,我们这些人都是被消失的对象。就我亲眼看到这些人进来跟我聊天,聊完天以后面临着死亡,有的吓尿的、吓瘫的、睡不着觉的、疯掉的,也有拉出去枪毙之前,完全没有、一点没有动作的。我说这话,你们都无法想像,那个比ISIS割脖子的那个可粗鲁多了,那割脖子的你看还穿一个统一的衣服。他那个来了、一张纸,开一开铁门,给你扔半的门,然后站在门口、两道门。然后说念完了,你做好准备啊,然后来了所谓的法警。来了以后,“你是谁吧…你签个字,你签个字,你签个字,摁个手印” ,那时候叫摁手印。摁完手印,拉开门,前边,就是看守所第一道门是一个笼子,平的,上面是铁网,武警在上面走的,然后往下看就跟看猪一样。这个是平的,这个地方大概在七、八米,是所谓的放风,从里边放出来放风了,这是一道门。这道门是给你扔咸菜啊,给你扔那个窝窝头啊,这是吃饭的地方,每天大概三次放风。在这个七、八米里边,是个高的,又高出一层来,武警可以往里看的,就是你睡觉的大坑,通坑,那个里边关60个人啊,在背后还有一个窗户,武警也可以从后边转,全部看你的。那么在这两个门之外,另外一个墙、高墙,大概九米到十一米的墙,上边有铁丝网,大概也就六、七米,就是完全是换号,大放风到外面去,提审犯人的时候,就在那墙下枪毙你。那枪顶着脑袋以后,还有人看到,还有人给你念,头发还给你剃了,那可真是太礼貌了,还给你剃剃头发,多礼貌啊,我在那儿看到就没这一说。拉出去,绳子给你勒着呢,有的拉绳子,绳子很贵的,不耐心给你拉绳子,就给你拿个腰带,“咔”…一勒,膝盖往那“叭”一顶,勒住脖子,还有啥说没有?“嘭”一枪,人就倒在那儿了。这是我见的几十个呀,小羊。这人倒下以后,就拿一个破席子一盖,然后等着车拉走。在没拉之前,很快的苍蝇就扑上去了。那苍蝇扑的那个快,你就很难想像,就是在哪儿来?突然那么多苍蝇,那苍蝇不进我们屋里边,就“叭”去那儿了,这养出的那个苍蝇都这么聪明了。“哗”一出来,你就能看到这帮人杀人已经成习惯了,咱家杀个鸡都不会这样吧,是吧?他已经习惯了,而且这些人永远不会在所谓的89天安门事件中说,你在名单里边去,不可能的。所以那天我跟班农先生,他让我聊聊这段,还有另外一个将军,我真的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就掉眼泪了,我很失态。就是到今天,你让我讲每次对我都是个折磨,我过不了这一关。哎呀…喝点水,我也没那么强大。

2020年8月16日郭先生GTV直播连线新西兰战友

我今天告诉大家,爆个料,王健的其中一个核心的家庭成员,就在惠灵顿!我相信那个地方藏着王健的很多秘密。在一个西雅图他的前妻,他绝不是,他老婆……他前妻的弟弟,刘刚这个混蛋玩意儿,天天弄他的钱啊,折腾他钱,他绝对没有抓到重点!重点绝对跟新西兰有关系!这是其中一个地方。这个事件告诉你什么?王健临死前托付的东西,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完啦,他能把自己的私生子女和财富和心中的东西放到新西兰去。然后平安的马明哲,马明哲的女儿,包括房峰辉被抓之前,房峰辉的私生子女是全在新西兰的。

2020年11月20日

王健之死和王健家人之这种冷漠和贪婪,王健这样的人物都没唤醒他老婆,都没唤醒他小舅子,都没唤醒他儿子,都没唤醒他亲兄弟,也没唤醒陈峰呐,更没唤醒王岐山、刘呈杰、贯君、孙瑶,悲剧吧。贪、嗔、痴、慢、疑,在这些人身上全看透了,最后是一定要得报应的。

中国现在的沈南鹏、马云还在那蹦呢,是吧?还在那折腾了。马明哲啊还在那儿折腾,还以为自己重要呢,还觉得自己的当白手套,当得很干净了、很强的,还有弹性,是吧?会吗?我们不希望这样的照片和视频呀再拿出来放。王健的手机、王健的秘密,王健存在银行里边儿的保险箱的东西,等再看到的时候……。你看今天我没放任何文字的东西,因为涉及到太多的秘密,影响案件的调查。

2020年12月11日

中美贸易的争端严格讲,这些沼泽地没有出手,这些沼泽地要出手了,一定是共产党早就完了,他们你们可能不爱听这句话啊,据我所了解的沼泽地的力量,真的一度时间幻想,他们也有犯错误的时候,他们认为八九六四之后让中国共产党富裕起来、国家稳定起来,有了钱的人例如像马云、李彦宏啊、像马化腾啊、还有马明哲这些人,会逐渐改变中共的这种独裁形式,会逐渐地在中国推行民主自由。我曾经听他们说过,说我们在中国扶持这一批人,包括真正的下决定让中国企业在美国不受审查,他们是起了关键作用的,他们真的相信了。

2021年4月27日

那许家印在玩啥呢?还在玩呢,这种30%的利息即使美国政府它都支付不了,拥有航空母舰的人都支付不了你这个利息,他凭啥支付得了,什么样的行业能支付30%的利息——许加印一定会爆,许加印不爆是因为中南坑老杂毛在撑着呢,许加印得爆,整个的记住啊,董文标、洪崎、张宏伟、卢志强、马化腾、马明哲、许加印这些人要爆的时候,会把整个共产党炸得魂飞魄散,整个中国的共产党会一半死在它手里面,然后中国老百姓所有的人房、车、银行一切结束。

2021年8月19日

所有,连马云、连柳传志、还有董文标,你像肖建华,还有像车峰,还有马化腾,还有特别特别大家记住——马明哲。说国内的企业家里边,不管谁倒,他们都说,只要许家印不倒、柳传志不倒、马明哲不倒,共产党还是给机会的。

房地产老板各有各的freestyle 许家印比王健林强在哪_财经新闻- 粤商新闻网
许家印 网络图片

咱不当私人企业家,咱当红色,咱当共产党的叫做什么?叫做绿色企业家,啥叫绿色企业家知道吗?国内,兄弟姐妹,没人谈过这词。绿色企业家就是给共产党当小三儿的绿帽子,所以说心甘情愿。

马明哲、马化腾、柳传志这是绿色企业家。我是绿色企业家,我不是红色企业家,我也不是私人企业家。私人企业家,人家叫白帽子。你就是白帽子,你就等死吧!就是等着挂着帽子。

这次华融、双汇万隆父子事件,特别是滴滴打车事件,柳传志,呱矶~撂倒了,马明哲就下去了,你看看今天的平安的动态。董文标已经彻底完了,民生是吧?马化腾也半死,马化腾是唯一一条腿还站着呢、一条腿跪下了。

而且你记住这话,马明哲最后惨的时候,那会吓死你们。就马明哲腐败了几十年的中国所有的政治、军事、各界。那么这个赖小平(注:疑似郭先生口误,此处应为赖小民,下同)咬出了政法委的几个人,现在还没办呢。

但是董文标、民生、洪崎、史玉柱、柳传志、马明哲、特别是像双汇,这都是属于绿帽子企业家,这里面带出的中国政治,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共产党所谓的国资,没有国资中国,只有党资,怎么洗的钱、怎么骗的钱?所有这些钱都是中国人民的。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