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惜生命,远离疫苗)

参议员兰德·保罗表示,疾病研究人员没有将伊维菌素(Ivermectin)作为一种可能的COVID-19(中共病毒)治疗方法,是因为他们对前美国总统川普的蔑视

据《辛辛那提询问报》报道,保罗周五(27日)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南部郊区的一次会议上,对数十名选民说:“对川普的仇恨让这些研究人员如此疯狂,以至于他们不愿意客观地研究它。”

参议员补充道:“所以像我这样处于中间位置的人,我告诉你说,他们不愿意研究伊维菌素,不愿意研究羟氯喹,都是因为这些人对唐纳德·川普的仇恨。”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上周警告美国人不要服用伊维菌素,这种药物有时用于治疗人类和牲畜的寄生虫感染。

“你不是马,也不是牛。严肃地说,所有人必须停止使用它!” FDA 在一条广泛分享的推文中说。

今年 4 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 在经过一系列试验后得出结论,川普总统在其任期内吹捧的羟氯喹,其“对预防 COVID-19 引起的疾病、住院或死亡,几乎没有作用。”

在俄亥俄州举行的活动中,一名记者向保罗追问 CDC 和 FDA 的那些警告。

“我不知道它是否有效,但我保持开放的心态,”保罗回答道。

去年感染了 COVID-19 的保罗曾表示反对戴口罩,并质疑 CDC 的大流行数据。在国会听证会上,他多次与美国主要的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发生冲突。

在周五的活动中,共和党人鼓励人们接种中共病毒的疫苗,但表示反对疫苗授权。

“我认为我处于疫苗的中间地带,”保罗说。“ CNN 一直在邀请我上节目。他们有播音员在电视上叫我’烂货’。然后他们有医生说我是彻底的反对疫苗。你听到我说的,我不反对疫苗。我曾建议,如果你认为有风险,就去打疫苗……如果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你仍然有权力作自己的选择。” 

简评:美国白宫有太多人给中共疫苗打工了,而福奇这位病毒权威更是这里面的佼佼者,中共的好同志。据2021年8月23日《GlobalResearch》报道,曾有两位顶级病毒学家就关于中共病毒疫苗的可怕发出警告,但是由于反疫苗动摇了政府和大媒体的利益,重要的救命信息被直接忽视。这篇文章的重点是,福奇不仅推动了错误的潜在灾难性大流行的解决方案,而且还阻止了正确的解决方案,而且福奇认为给儿童注射疫苗是好主意,只会让广受赞誉的医学研究人员发现此人的无能、狡猾和极度危险。

法国病毒学家Luc Montagnier 博士的想法应该被考虑,他因发现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而获得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Montagnier将政府的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称为“不可接受的错误”,是一个“科学误导以及医学误导”。 他的诊断是:“历史书将显示……是疫苗接种在制造变种病毒”。也就是说,所有的疫苗并不能阻止病毒,它们的作用恰恰相反——它们在“喂养超级病毒”,并促进其茁壮成长;他强调了应该支持对病毒有预防作用的低廉药物羟氯喹,但由于羟氯喹没有专利(利益)导致福奇刻意误导了美国人;他明确了,感染的患者注射辉瑞、莫德纳、阿斯利康的疫苗不能阻止中共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而应该尽早使用伊维菌素。

比利时病毒学家Vanden Bossche 博士赞同 Montagnier 的鲜明观点。他也大声呼吁停止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否则只会导致病毒变种越来越强的进化,直到人类完全消失为止。这是所有疫苗的作用,它让人类的生存越来越危险。他建议采用泽连科医生的提高自身免疫力的抵抗病毒方法:维生素 C(1000mg)、维生素 D(5000 IU)、锌和槲皮素。最后,有一则新闻值得关注,它证明如今的美国白宫是撒谎成性的、不可信任的。据2021年8月24日《Ghion Journal》报道,所有 Covid-19 疫苗仍在进行临床试验,直到 2022 年 4 月 15 日前都不会改变。这几乎刚好与加强针时间线吻合。当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了 FDA 没有完全批准授权辉瑞的 Covid-19“疫苗”

美国白宫或许只是想听从中共的命令,给美军打疫苗而已。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新闻来源:《国会山》|作者:多米尼克·马斯特兰格洛|发布时间:2021年8月30日


审核:文乐
校对:信心满满
发稿:Nuevo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