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捆綁CCP一千年

追求敬虔的基督徒生活的戰友善於將生活中難以取捨的事向永生神陳明,祈求神的幫助,不讓其肉體的情欲被仇敵激動。如接種中共病毒(COVID-19、Delta)疫苗,直到中共將所謂抗疫經驗傳播到全世界的時候想,一種新的暴政專制極權主義——疫苗暴政在民主國家興起,且各國政府將接種無效且有嚴重副作用的疫苗當做首要普及任務,而不是經濟。

毫無疑問,之所以將強制接種疫苗的政府稱為疫苗暴政,因為它綁架了政策法規,如12歲以上兒童和青少年都要在9月份入學之前強制接種。這對於知道疫苗真相的爆料革命人來講,可謂給做父母的帶來了巨大的選擇性障礙,包括為人父母本身。很多人對此一籌莫展,這給人帶來如下幾個問題的思考:

政府強制要求學生接種疫苗。在此問題上,少年人大多不聽命於父母的攔阻,一定要接種,因為要上學。無論從聖經倫理還是世俗倫理道德來講,孩子不聽勸戒都是悖逆之子,但成年人,依照世俗法律,父母無權乾預孩子們的選擇;從宗教立場來說,因少年人心裡沒有敬畏神的心,不聽勸戒,藐視一切的責備,而中國古書《弟子規》認為“父母命,行勿懶”。即,無論如何,你都違背倫理。

生命和疫苗孰輕孰重?接種疫苗和讀書孰重孰輕?好吧,大嬸,你說的我都懂,疫苗有副作用,而且打了疫苗也沒用,也不是打了疫苗就一定死,這句話好像聖經里也說了呀——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問題是我總要讀書啊?這就是明知故犯,或叫被逼的。不打疫苗不讓進學校。好吧,輪到大嬸說了吧?你去數數歷史上那些沒讀過大學的或大學輟學的偉大人物,是他們對人類創造的財富大還是那些博士、教授還是大學生?註意,偉大科學家和政治家很多都沒有讀大學。如、美國建國先賢本傑明·富蘭克林邁克爾.法拉第,他是英國物理學家、電磁感應學家,愛因斯坦在他書房只掛著三幅畫像,分別是:法拉第、牛頓和麥克斯韋;著名天文物理學家伽利略·伽利雷等,舉不勝舉。這些大有智慧的人都沒有上大學或沒畢業。而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認為疫苗有效,他們不聽勸戒有理由嗎?

而另一種情形呢?同理,成年人無論是出於“無知”真相,還是明知故犯?或是因為生意、工作的原因被逼打疫苗。這些問題,你可以說無語,也可以說你躲避打疫苗的辦法總比被逼去打疫苗的辦法多,耶穌說,你們“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而如今的確是這樣,耶穌告訴我們,一定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去靈活應對。就此問題,我本人也同樣遭遇這樣逼迫,我靠著禱告,藉著身體原因和中共的醫生理論,表明我不屬於接種疫苗的人群,結果就躲避了這次逼迫,反過來講,若沒有這些實實在在的理由怎麼辦呢?我會告訴醫生,如果你打了疫苗,我就打,至少會繼續和醫生理論。但我採訪過一位在美國戰友,我問她,假如你不打疫苗,意味著你無法工作、就醫和正常生活,你又如何抗拒呢?她稍加沉默說:“我會去山上過原始的生活呢。”這就說到了一個基督徒根本立場性的問題——拒絕獸印。

綜上所述已經表明,無論是因為求知?還是因為求健康,這些不聽勸的人心裡都不是聰明人的作為,更不是為了求知識。因聖經說,“愚頑人恨惡知識,要到幾時呢?”一個簡單的數學思維可以計算:

打疫苗,意味著自由不受限制?不打疫苗,不許我這樣、也不許我那樣,甚至不許我獲得食物。那麼,我打了吧,自由了。但你因此死了呢?這是一定的,只是時間問題。那麼好,我不打,我的行動受限制,甚至不能上學和獲得食物,那好,我去鄉下自給自足好吧。因為,打了疫苗不但不能起到防護作用,還使自己變成入機器人的一部分,未來,納米機器人細胞取代了我體內的正常細胞,我就完全被控制,因為它躲在我的神經元裡面。它可以被編程,我的生命隨時會被醫療機構重新設計。但這是不是獸印,請點開本文嵌入的鏈接,以及接下來我們要分析的更重要問題,看看這有多像聖經說的?

基督徒一定會在瘟疫( COVID-19、Delta )大流行這兩年更多地思考“獸印”的問題,尤其是有關疫苗的強制接種問題出現後,很多人將疫苗直接比作獸印!這真的很像,這又究竟如何?我們在下結論前,不防看看聖經中有關“獸印”的界定和疫苗的相關信息:

獸印: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它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啟示錄13:18)。中國人應該不難理解,666是“人的數目”,意思是,世人喜歡的數字,中國人常常喜歡六六大順之類的數字崇拜,認為“6”是一個吉祥數。聖經說的獸印是世界末日災難發生的時候,有獸的印記的人要受審判。也就是說,接受獸印的人,現在不是,最終是要受永遠的審判——下地獄的:

啟示錄 14:9

又有第三位天使接著他們,大聲說:“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

啟示錄15:5-8

此後,我看見在天上那存法櫃的殿開了。

那掌管七災的七位天使從殿中出來,穿著潔白光明的細麻衣(“細麻衣”有古捲作“寶石”),胸間束著金帶。

四活物中有一個把盛滿了活到永永遠遠之神大怒的七個金碗給了那七位天使。

因神的榮耀和能力,殿中充滿了煙。於是沒有人能以進殿,直等到那七位天使所降的七災完畢了

啟示錄16:2

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

啟示錄 19:20

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地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

上述經文證明瞭接受獸印的人一個共同的特點——趨炎附會之徒、崇拜偶像,典型的特徵是文革期間的逼迫,人人都要拜那個獸像——毛澤東;而沒腦子被其蒙騙的人和明知故犯地替邪惡政權宣傳的假牧師和散播假消息誤導人的人也一定會接受獸印的,他們都有同樣藉口,“我們有選擇嗎?”像是被逼迫的受害者,其實,有的心裡很享受這種被虐的感覺。但基督徒死盯著聖經的字句不放,說,獸印有明確的位置,即“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斷章取義的結果是把“拜獸和獸像”忽略不計,這意味著你從心裡屈服了那獸的時候,獸的印記已經給你印上了。這是很多基督徒非常不願意承認的一個問題,這樣也算印記,世上還有人得救嗎?聖經詩篇一開頭就強調了,“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這意味著無論你做買賣還是做什麼,你都要有價值選擇的,在資本面前不是一味地貪婪,在交友和價值取向上更是如此,如今破敗的局面就是人們忘記了神的警戒造成的。想想美國和中共的勾兌吧。CCP的印記已經牢牢地印在了西方資本家的額頭上和心上了。

我們再來看看科學解釋的COVID-19疫苗究竟和獸印有關嗎?醫生說:

美國一線醫生:重大發現!COVID 註射劑對您的血液有何影響!醫生公佈可怕的發現!——疫苗計劃實際上就是人類控制計劃。

美國“數控叛徒”網站採訪 Ruby 醫生:Ruby 醫生帶著一個炸彈消息來,它無可爭辯地證明瞭疫苗對你的血液的影響。

Ruby 博士繼續說:我在給正常人血液化驗樣本和註射過疫苗的人體血液樣本進行比較後驚人地發現,顯微鏡下,您會看到未註射任何這些疫苗的人的健康正常血液是紅細胞中間有一個黑暗的中心,這表明是很正常的。它們之間有很好的間距。您看不到任何碎片或其他雜物、結塊或形狀奇怪的東西;而註射過疫苗的血液樣本發現了大型金管狀結構的東西。如果您註意到血細胞與左側的健康細胞相比。你看它們都被弄皺了。他們是很不規則的扭曲的樣子。

更為驚恐的是:

“我們看到註射疫苗的血液樣本裡面是這些白色的小點,威爾伯根博士說,‘當他把熒光燈放在這個特殊的細胞結構上並看到這些白點時,這些白點亮起來了,這令人難以置信,令人難以置信,令人難以置信。’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這些人確實接受了疫苗註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知道輝瑞和里賈納是所有這些血凝塊的原因,這些血凝塊導致了中風、心臟病發作、心肌炎,它們很容易進入神經元。 你知道,它會導致神經肌肉萎縮性疾病和多發性硬化症。”

最後, Ruby 博士警告說:絕對不要註射疫苗了,你會血液中毒,它對血細胞非常危險。註射疫苗的人將不能工作,將來它們維持生命的主要工作是輸入氧氣。 這就是為什麼人們會感到疲倦頭暈的原因,因為他們發病時會在精神上感覺不太好。”

所以,全球以比爾蓋茨等幾大科技大佬們用智能疫苗控制了整個人類。無論如何,不要註射疫苗,這是系統性殺人。戰友們已經知道,很多註射疫苗的人有嚴重皮膚病。這很像聖經中提到的獸印—— “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

接下來,我們再看一個例子,這會讓你覺得更接近聖經中說的獸印。

美國新生物學家,理學碩士,自然療法醫 Robert O. Young 博士帶來了更加震撼的研究:

使用納米機器人技術 (NT) 和人工智慧 (AI) 作為疫苗載體和佐劑》:一文透漏: Robert O. Young 博士“發現註入人體或動物體的血管和間質液的可編程磁性納米機器人沉積在結締組織和脂肪組織中,然後進入器官和腺體,可能導致細胞膜的生物轉化(冠狀和蛋白質尖峰),遺傳突變和細胞死亡。 ”

微型機器人有四個腿,由六邊形氧化石墨烯組成,具有很強的磁性、柔韌性超強,一旦你接種了所謂的“疫苗”,你體內就有了氧化石墨烯可編程納米機器人!

好了,記住這些印記!可編程的人工智慧納米疫苗六邊形微型生物級的機器人,更像獸印吧?而疫苗正在各國政府強行推送中。最早強制接種疫苗的國家就是中共國,它正在成功地將這種“暴政”推向全球,推向民主國家。顯然,有信仰的人們正在遭遇大逼迫,甚至不能選擇正常的生活和接受義務教育。因為“疫苗”在我們面前也常裝著光明的天使,欺騙我們與它稱兄道弟,不料,卻是中了那仇敵的詭計。我們在拒絕毒疫苗的同時不要抵抗到為此無辜喪命,正如保羅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然而,疫苗問題將會在未來7年或十年後,在全球範圍內造成重大人員大面積傷亡事件,到時候,可真是令人恐怖又絕望,但這事的始作俑者就是共產黨CCP,看哪,“神已經把他們交在你們手裡”,我們新中國聯邦人將成為唯一批沒有向共產黨這個魔鬼屈膝的人。尤其是在中共疫苗上面,我們做到了,終於到了我們有權主宰CCP命運的時候了。

2021年8月19日寫於香草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審核/發稿:武裝的羔羊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 Gettr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