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新聞峰會》記者 史蒂夫·沃森(Steve Watson)2021年8月13日 報導

中共“同意”允許他們提及實驗室洩漏理論,條件是不可提議任何後續調查。

赫克托·雷塔馬爾通過蓋蒂圖片社

世界衛生組織調查中共病毒起源的負責人承認,中共國基本上是命令他的團隊在他們的報告中寫什麼,並允許他們提及實驗室洩漏理論,但前提是他們不得提議後續調查。

《華盛頓郵報》報導了這一明顯在掩蓋事實真相的證據,丹麥世衛組織負責人本·恩巴雷克( Ben Embarek )在說他認為零號病人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名工作人員之後承認了這一點,該研究所當時正在進行冠狀病毒實驗。

恩巴雷克指出,“人為錯誤”可能最終導致病毒傳染給人類,但“中共國的政治體制不允許當局承認這一點。”

恩巴雷克評論說“有人也可能希望隱藏一些什麼。”

zeynep tufekci @zeynep·2021年8月13日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世衛組織(中共病毒)起源調查小組的負責人現在表示,他們關於中共病毒起源的報告中在什麼條件下可以包括哪些(病毒起源的)可能性基本上是由中共國官員決定的,

https://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1/08/12/who-origins-embarek/…

在今年早些時候發布的報告中,世衛-中共國團隊表示,這種正式名稱為 SARS-CoV-2 的中共病毒“極不可能”從武毒所或最早發現感染病例的中共國城市武漢的其他機構意外洩漏。聯合調查小組表示,不建議對該問題進行進一步調查。

本·恩巴雷克告訴丹麥記者,關於是否包括實驗室洩漏理論的討論一直持續到任務結束前 48 小時。最後,本·恩巴雷克的中國同行終於同意在報告中討論實驗室洩漏理論,“條件是我們不可推薦任何具體的研究來進一步推動這一假設。”

zeynep tufekci  @zeynep 2021年8月12日

此外,世衛組織團隊負責人認為有研究人員在(樣本採集)現場被感染屬於“可能”類別—“實驗室洩漏”和直接感染的混合—並表示可能存在人為錯誤,但“中共國的政治體制不允許當局承認這一點。”

恩巴雷克說,一個類似的情況是一名實驗室員工在現場採集樣本後無意中將病毒帶到了武漢,這可以視為實驗室洩漏也可以視為蝙蝠直接感染,這種假設在報告中被描述為“可能”。   

本·恩巴雷克說,:“一名實驗室員工在蝙蝠洞穴中收集樣本時在現場被感染 – 這種情況既屬於實驗室洩漏假設,也屬於我們從蝙蝠到人類直接感染的第一個假設。 我們已經將這種假設視為可能”。

在採訪期間的進一步評論中,本·恩巴雷克表示可能存在“人為錯誤”,但中共國的政治體制不允許當局承認這一點。這些評論並未放入紀錄片中,但被丹麥電視頻道 TV2放在了其網站上的一個帳戶中。

本·恩巴雷克說到,“這可能意味著這一事件背後存在人為錯誤,而他們不願意承認這一點,整個系統把注意力放在了確保萬無一失上,每件事必須完美無缺,”他補充到。 “也許某人想隱藏點什麼,誰知道呢?”

正如我們之前所指出的,中共政府與生態健康聯盟主席皮特·達薩克( Peter Daszak )博士一起引導了可悲的世衛組織“調查”的進程,世衛組織在2月份僅對該實驗室訪問了三個小時就駁回了實驗室洩漏的說法。

此外,中共國拒絕配合世衛組織的新調查,聲稱任何調查實驗室洩漏理論的企圖都是“違反科學的”,並聲稱,與和世衛組織自己的結論相反,該實驗室工作人員是 2020 年秋季因感染中共病毒而住院的。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原文鏈接:https://summit.news/2021/08/13/head-of-who-origin-investigation-team-admits-communist-china-ordered-them-what-to-write-in-report/

翻譯:JS709|校對:Nick
編輯&發佈:黎明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