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港人白天經過五個多小時的遊行請願,成功向16個外國總領事館或者辦事處遞交了請願信。晚上民陣在愛丁堡廣場舉行集會,用多國語言宣讀請願信表達心聲。集會尾聲,「學生動源」召集人鐘翰林、「佔中輔警』楊逸郎、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等人呼籲市民前往灣仔警察總部進行“和平包圍行動”,並作通宵留守。楊逸朗表示做出次行動是為了配合明天學界包圍律政中心行動,他強調是和平包圍,並呼籲參與者不要進行任何衝擊行動。

在示威者到警總之前,現場已見到有持盾警員戒備,警總正門亦已鎖上鐵鍊。民眾之後陸續到達,並不斷高呼“釋放義士”、“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黑警可恥”,“釋放盧偉聰”等口號。到晚上11點左右,現場氣氛更趨緊張,有示威者用鐵馬堵住警察總部報案室入口及側門,有人在外牆以噴漆噴上大字,亦有人掛上“釋放義士”直幅。 1小時後,有示威者於警總後門拆去警察總部招牌字樣。這些行為和楊逸朗強調的和平是不一致的。

圖片來自法廣

晚上11:00多警方在臉書上發布影片,呼籲示威者不要阻塞緊急通道,不要阻撓警察總部員工出入,以確保和平及守秩序。也就這個時段,在警察總部的平台上有一名男警員一度被示威者圍困無法離開,警方打開鐵閘,讓該男子進入總部,並為該男子“闢謠”,稱該男子是為了自衛,才拿起「雪糕筒」和「水刮」,並非假裝示威者煽動衝擊。但是市民卻不這麼看,指他假扮示威者煽動其他人衝進警察總部。我們不要忘了林鄭月娥因為中共的干預不得不宣布暫停修例,所有人對她的決定認為是中共的緩兵之計。自從宣布暫停,港共警察的作風就與之前有所不同了,以前警方會在市民遊行期間維持秩序,自從『反送中運動』開始,中共軍隊滲透入香港市民遊行隊伍進行破壞。這是中共最為得意的伎倆,港共改變策略了。同時港共在輿論戰方面也開始混淆視聽,分裂港人以及分裂香港各團體派別。由於反送中運動一直沒有“大台(總指揮)”,對手極容易遊走於各團體派別之間煽風點火,挑撥離間。保守派在輿論上逐漸佔了上風,各種假新聞假消息充斥,令大家分不清真假分不清東南西北。 “成功捉鬼”在某程度上也令大家都被“鬼”牽制著思維和信任,互相猜疑。 626包圍警總是體現港共摻沙子,內部分化港人的拐點。

圖片來自立場新聞

凌晨三時半,現場人數只剩約一百人,大批持盾警員突然推進清場。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多次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要求與現場指揮官對話,但警方沒有理會並繼續向示威者推進。數十名示威者被警方包圍,警方要求示威者脫去口罩,並對他們進行搜查及登記,60人被登記身份資料一人被捕。不過據在現場記者所見,大部人士大部分裝束不像示威人士,懷疑是在附近逗留或路過的人士。

包圍警總過了不久,立場新聞以及蘋果日報都接到了警務處的來信,希望他們「提供6月26日晚上至27日凌晨示威者包圍警總事件在現場採訪、未經剪輯的片段或其他紀錄,以及提供拍攝者的聯絡資料,以便調查當日涉及的刑事案件」。兩家新聞機構都發表聲明拒絕警方要求。蘋果日報總編輯羅偉光錶示,「一向(一直)認為無需要向警方提供這些資料及任何採訪資料。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也表示,新聞機構不應該配合警方調查案件和搜證,警方要求傳媒提供採訪紀錄,勢必打擊新聞界獨立形象,不利於傳媒採訪,損害公眾知情權」。

圖片來自眾新聞

港大法律系客席副教授甄美玲曾提出,「新聞界一般不會配合警方調查罪案,因為一旦被視為警方的協作夥伴,便會失去公眾的信任,採訪示威活動時,示威者會懷疑記者是警方的助手或探子,新聞界若無法留在現場報導,公眾將難以了解社會矛盾,發生流血衝突市民亦不能判斷事件因由,沒法得悉警方有否使用不必要武力,“新聞界獨立傳播訊息以及監督當權者的作用一旦不復存在,後果嚴重”」。

一個月後當晚被拘捕的25歲裝修工人的岑曉麟,被控在6月26日在灣仔警察總部外聯同其他不明人士參與暴動,他亦被控在同一場合襲擊警員張金福。即被控一項暴動罪和襲擊致造成身體害罪。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鏈接:
【再包圍警總】疑似便衣男警 一度被圍困

6.26反送中 上千計示威者再包圍 警總被噴漆、拆字 警方三時半清場

6.26 逾千示威者再包圍警總 警凌晨清場

立場新聞蘋果日報拒警方要求交出6.26警總被包圍採訪資料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五十六)國際聲援港人『反送中』行動 中共網軍引輿論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五十七)多個團體成員發起「林鄭 不要殺害年輕人」絕食抗議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五十八)學界積極參與『反修例運動』 成極權整肅對象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五十九)港人借G20峰會契機 向世界尋求支持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六十)港人到各領事館請願促G20峰會向習近平施壓


校對 / 封面合成:文粵  / 發佈:天網灰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