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材:Jenny

翻譯:Rosa

圖片鏈接:

原文鏈接

當我看到阿富汗人民湧入喀布爾機場,希望逃離塔利班的時候,我的心碎了。拜登總統的保證–據說是基於他的情報界告訴他的–阿富汗武裝部隊完全有能力擊敗塔利班,這被證明是巨大的錯誤。

美國人想知道拜登總統和國防部長奧斯汀為根除武裝部隊中不夠清醒的 “極端分子 “而在全軍範圍內發出的 “停戰 “命令是否導致我們的國防部忽視了在阿富汗正在發生的事情,以及對我們國家的其他真正威脅。

在阿富汗之後,我相信我們不能再依賴新納粹的高級軍事領導人、談話者和政治家。我們已經允許軍事和文職律師(讀作:交戰規則限製)變得無所不能,我們的許多將軍是如此優柔寡斷和規避風險,他們的行為不過是追求職業的政客。

自二戰以來,我們一直接受著參與戰爭的訓練,但沒有接受過贏得戰爭的訓練。阿富汗是一個悲慘的情況,就像伊拉克的庫爾德人一樣,但至少特朗普總統推動了我們在國際上得到的尊重,這證明了強硬和聰明總比強硬和愚蠢要好。

今天,我不相信美國會像短短幾個月前那樣受到尊重。如今訪問中國的國家比來美國的國家多,中國準備在塔利班宣布成立伊斯蘭國後承認他們–如果這麽做可以讓我們感到尷尬的話。

看到我們的失敗,我的感覺是臺灣正在進行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內部討論–正如美國在歐洲的許多盟友一樣。我還認為,中國正在就未來在南海和歐洲的行動進行大量的成本和收益的戰爭。

美國現在正處於一場充分參與的信息戰爭中。很快它可能會變得更糟。我祈禱我們的高級軍事領導層正在緊張地計劃所有選項;最好的計劃在最後時刻提供最多選項。

相信我,我們的敵人沒有在等待。他們計劃著並且根本不會不關心愚蠢的佩戴口罩政策或虛假的叛亂表演審判。我們的敵人會在我們甚至沒有想到的下三個漏洞上下功夫。

我相信俄羅斯和中共國對我們腐敗的政治領導層有清醒的認識,他們和其他許多國家不再尊重或害怕。美國很快就會回來,但它也將會為此付出代價。

下接:弗林將軍的獨家報道:拜登在阿富汗的失敗讓我心碎了 (2/2)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查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