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分:医学期刊系统也让我们失望

第一部分:福奇和法拉是否串通一气来压制实验室泄漏理论?

第二部分:未回答的问题,如何串通证据

第三部分:精英机构如何颠覆真相和政府不作为

第四部分:追查病毒起源突显独立调查的重要性

第五部分:医学期刊系统也让我们失望

继续沿着同样的推理思路,斯图尔特·里奇 (Stuart Ritchie) ,在 7 月 27 日发表的一篇旁观者文章Spectator article ,回顾了《柳叶刀》与中共国之间的不健康关系,及其在阻碍对 SARS-CoV-2 起源的科学调查方面的作用。里奇指出,《柳叶刀》的主编理查德·霍顿 (Richard Horton) 经常为中共国的行为辩护:

“《柳叶刀》不仅赞扬了中共国的科学家和卫生工作者,去年 5 月,霍顿出现在中共国有关广播公司中央电视台上,称赞中共在应对这一流行病方面“非常果断”。他还撰写了多篇关于中共国的社论,其中一篇题为《Covid-19 和恐华症的危险》。”

里奇还强调,“一些最著名的科学欺诈故事,起源于霍顿担任编辑期间的《柳叶刀》”。包括最近的欺诈论文,声称表明,羟氯喹在 COVID-19 患者中使用时是危险的,以及 打杂客(Daszak )的“科学声明”,谴责实验室泄漏理论是疯狂的阴谋论。

“早在 1823 年,《柳叶刀》的目的就是消除医疗机构的不道德和自满……《柳叶刀》创始人托马斯·韦克利(Thomas Wakley)会惊讶地看到,他的期刊现在就是这种机构的例证,”里奇写道Ritchie writes

“它体现了一个不负责任或仅部分负责任的精英,他们确实经常取得进步,但却无法正视自己的许多错误。

到 2021 年,我们可能会发现,我们最好的回应,不是建立一个新的韦克利风格的期刊,而是一种思考科学及其出版的全新方式:这种方式不会将我们所有的信任交给编辑和审稿人,而是强调开放性 ,从一开始就透明。

有几种关于它如何发生的建议。下一个需要砍掉的烂东西可能是期刊系统——以及《柳叶刀》本身。”

在 COVID 大流行期间推出的审查制度,揭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即腐败和勾结无处不在。从表面上看,我们需要全面清扫,这需要时间、精力,最重要的是,需要公开讨论。

法律被打破了。谁来追究他们的责任?

最后,我强烈建议,您在下面的视频中聆听大卫·马丁(David Martin )博士对反垄断法的解释,以及在阴谋犯罪的情况下,责任盾漏洞。

(注释: 责任盾通常用作管理风险的策略。四种最常见的责任盾类型包括:许可单、知情同意书、豁免和免责声明以及赔偿协议。)

在他看来,在审查证据后,毫无疑问 NIH/NIAID、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ATI、Moderna和辉瑞Pfizer公司犯有共谋犯罪(其法律定义)和有预谋的反垄断违法行为。

如果没有那个犯罪阴谋和他们的预谋行为,我们就不会处于现在的境地,审查制度和流行病措施和规则,正在将公共卫生、福祉和理智置于危险之中。不幸的是,虽然理论上存在摆脱这种流行病的合法途径,但在过去一年半中,我们司法系统中的严重漏洞也暴露无遗。

马丁目前正在努力寻找愿意追究这些违规行为的州检察长,以便我们能够结束这种虚假的流行病。希望一旦有足够多的人了解这种情况的非法性,就会有人勇敢地站出来。

评论:

未来应该是“一种思考科学及其出版的全新方式这种方式不会将我们所有的信任交给编辑和审稿人,而是强调开放性,从一开始就透明。其实科学的起因就是质疑,正是一个有一个疑问,促使着无数科学家探索求真。多么悲哀,创建于1823年有着近200年历史的医疗科学杂志《柳叶刀》,却打压质疑,颠覆真相,暗箱操作,禁止辩论,使自己成了它初衷所发对的目标的最大例证!

谁来追究他们的责任?“希望一旦有足够多的人了解这种情况的非法性,就会有人勇敢地站出来。”这就是我们爆料革命一直在做的——揭示真相,唤醒民众!正是我们的坚持,我们的勇敢,我们的信念,得以让世界用敬仰的眼光看我们新中国联邦的实力!

爆料革命发起人和引领人文贵先生预言到,新中国联邦将引领世界新篇章。清除一切被中共污染的领域,让正道主义成为人类未来的新时尚。这是个艰巨而漫长的事业,但我们充满希望!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素材来源: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 上四篇链接见下文:

第一部分:福奇和法拉串通一气来压制实验室泄漏理论?

第二部分:未回答的问题,如何串通证据

第三部分:精英机构如何颠覆真相和政府不作为

第四部分:追查病毒起源突显独立调查的重要性


审核:文乐
校对:信心满满
发稿:信心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