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追查病毒起源突显独立调查的重要性

第一部分:福奇和法拉是否串通一气来压制实验室泄漏理论?

第二部分:未回答的问题,如何串通证据

第三部分:精英机构如何颠覆真相和政府不作为

第四部分:追查病毒起源突显独立调查的重要性

第五部分:医学期刊系统也让我们失望

大多数人希望信任政府、学术和科学机构以及媒体。不幸的是,如果大流行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这些机构不值得明确信任。

他们说他们值得信赖,他们坚持我们必须信任他们,但他们的行为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大流行还向我们展示了调查人员、研究人员和记者真正独立的重要性。正如梅格斯所指出的noted by Meigs

“为什么调查路线幸存下来的故事并不是一流科学家和卫生组织尽职尽责地分析证据的说法。为什么继续调查的线索,不是主要科学家和卫生组织尽职尽责地分析证据的描述。”

“相反,这主要是一些鲜为人知的研究人员的工作——许多人在精英机构的范围之外工作——他们没有让政治影响破坏他们的努力。

“我们今天对武汉研究所风险研究的了解,大部分要归功于这些挑战机构共识的独立怀疑论者。他们这样做要冒着职业生涯的风险。”

其中一个关键的独立研究人员调查组织是——调查 COVID-19 的去中心化激进自主搜索小组 (DRASTIC)。他们取得了许多重要的发现,使实验室泄漏理论得以延续。

大规模勾结压制任何好奇心

“在整个大流行期间,我们经常听到‘遵循科学’的告诫。回顾过去,我们可以看到,很少有科学家——甚至更少的记者——真的做到了,”梅格斯指出。在采访中为数不多敢于触摸大象问题的记者,有前《纽约时报》记者尼古拉斯韦德(Nicholas Wade )和小唐纳德·麦克尼尔(Donald McNeil Jr.)。

“请注意这里的讽刺之处:虽然《纽约时报》的两名难民般记者在另一家媒体上发表了深度报道、报道良好的文章,但《纽约时报》本身,仍然大多忽略了武汉实验室的故事,”梅格斯写道Meigs writes

“现任大流行病专家阿普尔瓦·曼达维利( Apoorva Mandavilli ),在 Twitter 上敦促所有人‘停止谈论实验室泄漏’……去年大流行来袭时,我们都被告知要服从当局的意见。科学家和官僚被抬高到近乎神坛的地位。

“‘现在,让我们为科学祈祷,’时代科技专栏作家法哈德·曼乔(Farhad Manjoo)去年 2 月写道。 “为理性、严谨和专业祈祷……为 NIH和CDC为 WHO祈祷。现在公众已经意识到,尽管祈祷,但这些机构在很大程度上辜负了我们。

“世卫组织向中共国的欺骗行为鞠躬。福奇修改了他的公开声明,以适应盛行的政治风向。一些全国顶尖的病毒学家,不仅排除了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而且,似乎在掩盖自己参与武汉功能获得性研究的信息。

“记者和社交媒体公司合谋,压制每天都在杀死数千美国人的病毒的一切合理问题。”

机构需要深度清洁

正如梅格斯指出的那样,虽然我们当然需要专业知识,但我们还必须能够信任我们的专家,而这是重建信任的唯一途径,专家必须基于强大的道德基础行事,并对危险的失败负责。

“如果公众认为 COVID-19 实际上是内部问题,那么政治影响可能会持续一代人,”梅格斯写道。“我并不是说人们会相信病毒是故意释放的……他们会认为,这种病毒是精英权力结构鲁莽行事、逃避责任的产物。”

造成这种情况如此程度的原因在于,它不仅仅是一种鲁莽行事和推卸责任的机构。不仅仅是传统媒体、学术界、政府、公共卫生、情报机构、大型科技公司、大型制药公司或医学期刊系统,而是他们 所有这些机构联合的行为。

评论:为了我们加速消灭中共和邪恶,为了未来的健康,我们的机构需要深度清洁”!并有人对危险失败负责,对掩盖真相的媒体,欺骗民众的科学家要有纽伦堡大审判最终对全世界病毒负责任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实现我们的依法灭共!

如果大流行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这些机构不值得明确信任。所以,未来社会司法独立尤为重要!

在全文最后第五部分,我们继续看在掩盖病毒真相中,还有哪个环节起到了致命的作用。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素材来源: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

上一篇:福奇等人如何掩盖 COVID 实验室泄漏理论(3/5)第三部分:精英机构如何颠覆真相和政府不作为

下一篇:福奇等人如何掩盖 COVID 实验室泄漏理论(5/5): 第五部分:医学期刊系统也让我们失望


审核:文乐
校对:阿伯塔
发稿:信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