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精英机构如何颠覆真相和政府不作为

第一部分:福奇和法拉是否串通一气来压制实验室泄漏理论?

第二部分:未回答的问题,如何串通证据

第三部分:精英机构如何颠覆真相和政府不作为

第四部分:追查病毒起源突显独立调查的重要性

第五部分:医学期刊系统也让我们失望

詹姆斯·梅格斯(James Meigs)的评论文章:“实验室泄漏理论掩盖” The Lab-Leak-Theory Cover-Up,是另一篇文章,让我们看到人们最信任的一些科学机构对真相的颠覆。

“大坝正在破裂,”梅格斯写道。 “随着洪水的汹涌,人们震惊地意识到:几乎所有的精英机构都把关于 COVID 的最重要的问题弄错了。”

更糟糕的是,他们拼命地阻止其他人把事情做好。领先的科学专家最终证明了真相。我们的公共卫生官员,将他们的政治议程置于科学任务之上。

媒体和社交媒体巨头热切地配合(press & social-media),对Covid病毒,哪些话题是可以接受的,哪些必须从全国对话中排除,都实施了严格的规定played along,。

在川普执政期间,我们听到了很多抱怨,对我们社会指定专家和领导人毫无根据的“不信任”。但要被信任,人和机构必须值得信任

COVID-19 大流行,揭示了我们核心专家的严重腐败。这一启示的影响,将在未来几年产生反响。

正如梅格斯所指出的,领先的机构,不仅宣称实验室泄漏理论是错误的,而且是“危险和恶意的”,并且不遗余力地“保护”人们不会听到任何其他声音。

最后,所有这些努力都失败了。尽管遭到嘲笑、人身攻击和审查censorship,但是,常识和逻辑成功突破,今天,我们最负盛名的科学机构的失败暴露无遗。

政府家的实话只是口炮

实验室泄漏问题,还揭示了其他重要机构(例如美国情报界)内部的腐败行为。两个独立的团队,一个在国务院,另一个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指导下,负责调查 SARS-CoV-2 的起源origin of SARS-CoV-2

据《名利场》记者凯瑟琳·埃班 (Katherine Eban) 报道,在评论中,梅格斯指出,两支队伍的报告都面临着强烈的内部阻力。他们自己的机构敦促他们“不要打开‘潘多拉魔盒’”。这表明,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对真相并不特别感兴趣。尤其令人担忧的是,美国政府可能还资助了武毒所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

虽然真相的后果对某些人来说可能非常不舒服,但如果我们允许个人推卸责任,那么这种行为的后果,最终可能对人类造成致命的伤害

如果 NIAID 等美国机构资助了导致大流行的功能获得性研究,我们需要知道,以便我们可以堵住漏洞,并实施更好的保障措施。我认为,应该完全禁止使病原体对人类更加危险的功能获得研究,以防止造成真正致命的流行病。

但即使我们不禁止它,我们也需要知道,政府机构用我们的税款做了什么,并决定它们是否得到了很好的利用。在我看来,制造能够杀死我们的病原体,完全不是很好地利用了我们的税收,应该停止。

评论竹篮打水一场空!人们用正常的常识和逻辑思维判断,让“我们最负盛名的科学机构的失败暴露无遗!”更加悲哀的是,美国人的纳税钱还资助了中共的病毒研究,政府却置人民死活与不顾,负责调查病毒起源的“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对真相并不特别感兴趣!”所以,任由上百万无辜百姓死亡,任由国家趋于经济崩溃,任由民众生活在恐惧之中!

为什么?一切犯罪都有动机,那么科学界,政府,媒体,大科技为什么要和独裁中共为伍残害百姓?这才是这场世界病毒掩盖的目的——世界共产主义就是世界集权独裁!我们的自由是我们失去的最宝贵的无价之宝!为了尽快结束这场人类生存劫难,我们继续看第四部分。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素材来源: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

上一篇:福奇等人如何掩盖 COVID 实验室泄漏理论(2/5)第二部分未回答的问题,如何串通证据

下一篇:福奇等人如何掩盖 COVID 实验室泄漏理论(4/5)第四部分:追查病毒起源突显独立调查的重要性


审核:文乐
校对:阿伯塔
发稿:信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