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未回答的问题,如何串通证据

第一部分:福奇和法拉是否串通一气来压制实验室泄漏理论?

第二部分:未回答的问题,如何串通证据

第三部分:精英机构如何颠覆真相和政府不作为

第四部分:追查病毒起源突显独立调查的重要性

第五部分:医学期刊系统也让我们失望

法拉 在 7 月 22 日出版的《刺突Spike》一书中承认,他对 SARS-CoV-2 出现在一个拥有 P4 实验室的城市的“巨大巧合”深表担忧,该实验室恰好专门从事蝙蝠冠状病毒的收集、储存和研究。比雷尔写道writes:

“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新东西’”。 “它可能是几年前设计的,放在冰箱里,然后,最近决定把它取出来再次工作。然后,也许,发生了……事故?

“他非常担心,以至于他向当时的惠康信托主席和军情五处情报部门MI5的前负责人伊丽莎·曼宁汉姆·布勒(Eliza Manningham-Buller)倾诉,伊丽莎告诉他,开始采取预防措施,例如,避免将相关东西放在电子邮件中,使用刻录机进行关键对话。(刻录机是一种无合同、预付费的手机,通常是在商店购买的超便宜手机,通过电话或在线激活,使用一段时间,然后丢弃。)

“那么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想法,以至于他开始签署信件,并在推特上谈论所谓的阴谋论?当我让法拉分享让他安心的证据时,他指了指《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的文章。然而,他的办公室后来告诉我,是他帮助“召集”了这五位作者。

“他们还坚持认为,“可用数据和科学证据,可以继续指向人畜共患的自然起源。”

“但是,尽管为了寻找自然联系,在动物身上测试了 80,000 多个样本,但科学家们没有发现大流行起源的确凿证据,而中共国对起源和疫情掩盖的说法越来越荒谬,在第一例病例的日期上撒谎,并下线了武汉样本和病毒序列的关键数据库。”

法拉在他的书中还讨论了安德森在 2020 年 1 月提出的具体问题。回想一下,2020 年 4 月,安德森与其他四位合著发表了《SARS-CoV-2 的近端起源》。但是在 1 月份,关于病毒让他感到震惊的三件事:

1. 受体结合域,它就像是进入人体细胞的完美钥匙。

2. 弗林蛋白酶裂切位点,在其他蝙蝠冠状病毒中没有发现,并且预计“如果有人开始让动物冠状病毒适应人类,通过从别处取出一套特定的遗传材料,并将其从切位点插入。”

3. 一篇描述使用该技术修改原始 SARS 病毒的科学论文。据称,安德森认为它“看起来像是在武汉实验室中构建冠状病毒的操作手册”。

串通证据

根据法拉的说法,在法拉 2020 年 2 月 1 日的电话之前,安德森说“60% 到 70%”相信 SARS-CoV-2 是实验室创造的。然而安德森也告诉法拉,他不想成为实验室泄漏理论的主唱。比雷尔写道:writes

“安德森告诉 [法拉],他突然意识到,他可能是证明新病毒来自实验室的人。“我不一定想成为那样的人,”他说,“当你做出这样的重大声明时,你最好确保,你能得出结论是基于证据而不是猜测。”

“因此,根据法拉的说法,五位专家后来与证据搏斗,并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们在《自然医学》中宣布,Sars-CoV-2 不是实验室构建体或故意操纵的病毒……

“他们提供的间接证据表明,已知与 Sars-CoV-2 最接近的冠状病毒 RaTG13, 具有不同的结合机制——但在穿山甲身上上发现了类似的机制,所以‘这些成分……在野外。他们不需要从实验室逃脱或被释放。’”

这个论点的问题在于,它们没有自然出现的确凿证据。更重要的是,虽然安德森和合著者声称,他们花了很多个不眠之夜,仔细分析和评估实验室泄漏理论,最终驳回了它,但合著者罗伯特·加里(Robert Garry)在 5 月的一次采访中承认interview,《自然医学》论文的初稿已于2020年 2 月1日完成,也即是法拉电话会议的当天,五位合著者中的四位参加了会议。

福奇的电子邮件宝库还显示,电话会议的三天后,法拉向福奇发送了一份给《自然医学》的论文草稿,并敦促他保密。同一天,安德森还告诉另一组专家,数据“确凿地表明”不是人工编辑。“到目前为止,这些科学家经过‘无数个不眠之夜’,他们似乎以惊人的速度改变了主意,得出了新的结论,”比雷尔写道。

评论:请仔细阅读安德森“病毒让他感到震惊的三件事”——它“看起来像是在武汉实验室中构建冠状病毒的操作手册”那就是对病毒真相的真实描述!

我们在第三部分看他们如何继续表演。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素材来源: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

上一篇:福奇等人如何掩盖 COVID 实验室泄漏理论(1/5)第一部分:福奇和法拉串通一气来压制实验室泄漏理论?

下一篇:福奇等人如何掩盖 COVID 实验室泄漏理论(3/5)第三部分:精英机构如何颠覆真相和政府不作为


审核:文乐
校对:阿伯塔
发稿:信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