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福奇和法拉串通一气来压制实验室泄漏理论?

这是一篇值得收藏的信息,文章对福奇和其他科学家,如何掩盖中共制造和释放的 COVID病毒 实验室泄漏理论的较为全面的总结文章,译者将按下面内容整理,分五篇文章,与读者一起共同思考分析,让我们看到人类如何走在了近乎灭亡的边缘。让我们更加坚定地与中共和世界黑暗势力抗争,让我们的未来不再重复这样的灾难:

第一部分:福奇和法拉是否串通一气来压制实验室泄漏理论?

第二部分:未回答的问题,如何串通证据

第三部分:精英机构如何颠覆真相和政府不作为

第四部分:追查病毒起源突显独立调查的重要性

第五部分:医学期刊系统也让我们失望

《牧群Unherd》的外国记者和专栏作家伊恩·比雷尔( Ian Birrell ),分析了导致有关 SARS-CoV-2 起源问题几乎完全消失是如何发生的——以及谁策划了这些打压行动。

事件概括:

 7 月 22 日,《牧群Unherd》的外国记者和专栏作家伊恩·比雷尔的文章:“科学家是否扼杀了实验室泄漏理论”,分析了导致有关 SARS-CoV-2 起源的问题几乎完全消失的情况。

2019 年 9 月,全球防范监测委员会发出警告,称一种新的传染病即将在世界范围内传播,而各国对此类事件的准备不足。

全球防备监测委员会是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联合机构——这两个技术官僚实体,并不总是为了全人类的最佳利益而工作。

由 15 人组成的董事会包括惠康信托董事杰瑞米·法拉爵士,福奇博士和中共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

由技术官僚领导的董事会预测是人为大流行病

正如比雷尔所指出的,由于 SARS-CoV-2 于 2020 年 12 月出现,董事会的警告“具有惊人的先见之明”。但重要的是,董事会不是将其预测重点放在自然人畜共患疾病的出现上面,而是警告技术和科学进步“允许在实验室中设计或重建引起疾病的微生物”。

据董事会称,这种人造生物的意外释放,实际上可能比自然爆发更具破坏性。该委员会在其 2019 年 9 月题为“世界面临着风险”的报告中表示:“高度影响呼吸道病原体的病毒引发的意外或故意事件,构成了全球灾难性的生物风险。”报告中顺便还提到了控制信息导向的必要性:

“故意释放会使疫情应对复杂化;除了需要决定如何对抗病原体外,限制信息共享和煽动社会分裂的安全措施也要发挥作用。”

相同的董事会成员,却否认人为大流行的可能性

尽管董事会认识到,人造病原体构成了重大威胁,但其一些董事会成员——尤其是福奇和法拉——却在全面否认 SARS-CoV-2 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方面发挥了核心作用。据比雷尔报道:

“法拉是在有影响力的科学期刊发表的两份具有里程碑意义文件背后的核心人物,这些文件,将实验室泄漏假说打上阴谋论的标签,这在关闭一切实验室泄漏假说的讨论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这些声明由科学机构的主要人物签署和推广,通过反对‘任何类型的基于实验室的情景’的合理性,推动了一种观点:即大流行是自然发生的。批评者说,这种‘错误的叙述’,使人们对这种疾病的认识推迟了一年多。”

法拉在他《刺突:病毒对决人类 – 内幕》(Spike: The Virus vs. The People – The Inside Story)的书中,称赞中共国在大流行开始时的反应。尽管众所周知,共产党的独裁统治,警告吹哨人医生闭口,并允许一年一度的农历新年庆祝活动继续进行,从而造成来自中共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一起的大规模病毒传播。

福奇和法拉是否串通一气来压制实验室泄漏理论? 比雷尔 继续详细介绍了 法拉和福奇对早期报告的反应,这些报告表明,该病毒具有功能获得的明显迹象。 通过信息自由法(FOIA)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福奇收到了《科学》杂志的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彼得·.打杂客(生态健康联盟)和武汉病毒研究所(WIV)石正丽的工作。

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

“这篇文章讨论了有争议有风险的‘功能获得’实验,包括提到石正丽和一位美国专家在 2015 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该论文关于修改类似SARS的蝙蝠病毒,以提高对人类的传染性,”比雷尔写道。

“公布的电子邮件显示,福奇立即将这篇文章传给了美国官员,并联系了法拉,说它‘对当前的讨论有影响’……

“斯克里普斯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 Kristian Andersen), 在 1 月底发送科学文章时承认,仔细观察了 Sars-CoV-2 的基因序列,结果表明‘某些特征(可能)看起来是经过设计的’,而其他专家也同意基因组“与进化论的预期不一致”……

“惠康的老板随后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 11 位专家,为他两人召开了电话会议,并警告与会者,讨论是‘完全自信的’,未经事先同意‘不得共享’信息。

“法拉还向福奇发送了一篇零对冲( ZeroHedge) 的文章链接……该文章将一名武汉研究人员与病毒爆发联系起来。该网站在第二天被 Twitter 禁止……”

虽然我们不知道 2020 年 2 月 1 日那通电话会议讨论的全部细节,但比雷尔指出了我们所知道的是什么。例如,我们知道他们讨论过联系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两天后,谭德塞就公开呼吁审查错误信息。

在那次电话会议后五天,打杂客还分发了最终发表在《柳叶刀》上的科学共识声明的初稿,此后被主流媒体和各地的事实核查人员用来“揭穿”实验室泄漏的任何言论和证据。

该声明statement 由包括法拉在内的 27 位专家签署,谴责“ COVID-19 不是自然起源为阴谋论。”一份 揭示的邮件请求显示,打杂客是《柳叶刀》声明背后的策划者——顺便说一下,该声明没有提供自然起源的实际证据——并且,他想确保它不会被识别为来自单个个人或组织。

在法拉的群体通话六周后,包括安德森在内的四名参与者,在《自然医学》上发表了一篇题为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SARS-CoV-2 的近端起源”的评论,其中他们表示,他们“不相信任何基于实验室的情景是合理的。”

比雷尔写道:“尽管受到科学界一些勇敢声音的挑战,但在世界知名期刊上的这一声明,已被访问了 550 万次,这进一步抑制了对起源不同理论的辩论。”

评论:很欣慰,在美国总统要求彻查中共病毒起源90天即将到来之际,我们能够通过对病毒起源实验室理论打压为题, 从另一个角度看清中共病毒真相。但是由于所谓科学家的‘错误的叙述’,使人们对这种疾病的认识推迟了一年多。”科学家没有用他们的学识救助人类,而是用人们对他们的信任,毫无人性地直接参与了这场对人类的大屠杀。

为什么是这样?我们在第二部分继续分析。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素材来源: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

下一篇:福奇等人如何掩盖 COVID 实验室泄漏理论(2/5)第二部分未回答的问题,如何串通证据


审核:文乐
校对:信心满满
发稿:信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