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扬帆农场:小雨

除了庄稼作物,在农村接触最多的应该是各种动物了,有家里养的,有天上飞的,有野地跑的,天天见,反而见怪不怪。洗脚上城,离开了山山水水、鸟鸣鸡叫,也没觉得什么,直到看到小孩在动物园里面的欢呼雀跃,才反观自己以前的朝朝暮暮。

现在看到城里大量的养狗养猫当宠物,后弃养,流浪街头,我一度很难接受,更有甚者,吃狗吃猫,让我比较瞠目。我们小时候养猫就是为抓耗子,养狗就是看家护院,因此物尽其用,没有弃养现象,自然那时候家里的土狗几乎都很凶,都是真咬人的。

小时候虽然经常干些掏鸟捉蛇的勾当,但好奇心作祟,其实内心还是很喜欢观察花花草草和各种小动物。记得我们家祖屋年久失修无人居住,家人商议翻修,在屋后山墙上面有一个洞,这个洞很低,膝盖高度;每次经过都能看到有鸟在附近树枝,那种鸟我们当地叫“臭咕咕”,总是咕咕的叫,长大后查了一下学名叫“戴胜”,头顶有个羽毛冠子,能开能闭,闭起来给人的第一印象有点像啄木鸟,长的比较妖艳,很讨人喜欢,我以为这鸟也应该很殊胜。

好像每次经过都能遇到,一来二去我就觉得鸟巢应该就在附近,要知道臭咕咕是不会筑巢的,它都是在树洞或缝隙瑞安家。很快就发现它的家在祖屋后面的墙洞里面,祖屋要翻修,这些墙洞肯定都要被堵上。我就决定在家人施工前研究一下,万一里面有鸟呢。

洞很深,应该有耗子的历史贡献,一顿胡乱掏,薅(hāo)出很多干草羽毛,还摸到了臭咕咕,不过也摸到鸟屎,这才知道为什么叫臭咕咕了,真真奇臭无比也!那次掏出了三只小鸟,虽然很臭,但很漂亮,还是挺意外的。由于要翻修房子,也只能如此了,于是就开始了我养臭鸟之旅。由于太臭,家里人都让我放了,还是雏鸟放了肯定会死,没办法我就把鸟笼挂在墙洞附近树枝上,每天早晚逮蚂蚱小虫喂它,后来发现附近经常有臭咕咕鸟光临,应该是母鸟也在喂吧。就这样大概喂了一两周,小鸟长得好快,个个羽翼丰满。

有一天我想试试它们会不会飞,就高高抛起,结果顺利高飞远走,第二只也是同样这样飞走,只有第三只好像比较弱,我就把它放在附近树枝上,后面几天很快也就没有再见到了,应该在母鸟喂养下也飞走了吧,阿弥陀佛。这就是我的一段比较奇怪的养鸟经历。有些鸟虽然外表漂亮,但奇臭无比,只有亲身经历了,才知道不能被外表所蒙蔽,凡是“我以为”都是一厢情愿,更要时时反躬自我,可能这次养鸟的一点点心得吧。

同样,在我们创造全新事业的过程中,一定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跳梁小丑、衣冠禽兽,披着你我同去的华丽外衣,干着不可告人的无底勾当,首先我们要摒弃“我以为”的主观意识,要有踏踏实实的实践精神,更要有处变不惊的大无畏精神,从你我做起,从点滴做起,紧跟新中国联邦,要像七哥那样,马上行动!行动行动再行动!因为只有强大自我才是对跳梁小丑的最大打击。

编审:文敏

发布:S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