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7號 文貴直播:新中國聯邦與黑水公司將聯合打造海外華人防護力量;永遠不能忘記了爆料革命的真,蛇妖閆亡腚缸的假,共產黨做的惡,追求自由是我們的根本;今年北戴河會議,中共兩派在政治、經濟、政法上的大火拼將大利新中國聯邦時間點53:11——

顯示我聲音了嗎?好好。顯示我聲音了,我看上邊……..好,我是居中的吧?居中的。欸,這iPad怎麼都是出去了呀?但是在iPad裡顯示一樣啊,也是那個雪花,你看到沒有?你看到沒有?我在iPad也是雪花很大,你看到沒有?這是什麼功能,調哪個?

你看在在電視上顯示在iPad也顯示就是噪點太高,調哪呀戰友們?我們約翰不知道誰知道?調哪個噪點功能?調攝像機哪個功能?戰友們戰友們好,ISO降低,ISO降低……降低了,不行啊,我看看啊,戰友們有高人啊,ISO降低啊,但是這個降低黑了啊,越調高越黑呀,ISO調到1250,最多了,是燈光的問題啊,等等啊。

哈哈,黑暗中啊,燈光問題,我覺得燈光問題,大燈在這呢,這太難看了。等一下啊,這個調一調。咦,這個好多了,是吧?You do not know this。Crazy,我再調一下。不整明白咱不能播,現在怎麼樣?有點失焦,OK。 You do touch,you do touch. 咦! 現在中,看這衣服的顏色基本正常啊,基本正常。

我看調的這個感覺畫面感不是太對勁啊?飽和度不太好啊。Andy,ISO降低,感覺功能有問題。謝謝了兄弟姐妹們。 (念戰友名字:瞧一瞧戰友,神的帶領,走向新中國,BBQ and 韓國姐姐,戰鬥潮流,田雨果) 很不錯了,聲音怎麼樣你看聲音?同步這個聲音,把聲音調好,350是吧?但我覺得這個就是稍微有點有點……..

中,聲音怎麼樣?可以吧?是不是有點太白了啦!有沒有感覺太白了?還好嗎?感覺剛才的好,是吧!有點太亮,有點太亮…。看上去比較真實,Don’t touch,you don’t touch。

這個呢?太暗了,是吧?好好好,非常好!小花椒,小花椒你家用啥看的啦!小花椒。太極拳戰友啦!念啦!…念啦!最高統帥戰友,1600更好,1600。小螞蟻節目,1600更好。

必須有耐心啦,是吧,你讓戰友們花時間看一個大白臉是不是?你說這是多麼不好啦,是吧?必須有耐心。咱說好的九點嗎,九點半,這樣怎麼樣?好一點,是吧!1600,是吧!這個比較,我從電視上看我是真實的我。行啦,就這樣,我開始了,謝謝,再見。

尊敬的戰友們好!八月七號(郭先生口誤稱九月七號,下同),聲音中不中?聲音中不中?八月七號七哥亂聊直播。我先給大家現在亂聊之前,我在淋浴的時候在聽了一下我們放的這個今天的視頻,這個視頻是上次木蘭、我們藍光兄弟在上一期直播的時候準備好的沒放完,那麼這個關於病毒的視頻我在洗手間裡邊淋浴邊聽,確實,不但戰友包括我本人我們都喜歡忘記。

但是在昨天晚上的時候,我和很多歐洲的特別是關於以毒滅共的戰友談到最近的一些大的國際形勢的時候,包括我們歐洲的那位科學家,他提醒我,他說,郭先生,是因為你一次一次的,因為你瞭解中共的,像你和我一樣瞭解中國的內幕。

包括他說我作為一個病毒和解放軍這一塊我懂,防化學院我懂,但其他政治我不懂。他說,你在香港運動和香港整個事件包括王岐山平港七策;

包括特別是你對在香港運動上他們要使用的辦法,以及2018年、19年甚至2014年的時候整個共產黨的這些所謂的分析還有掌握,他說,你這都是絕對正確的,你堅定了我對你的信任。

和你以毒滅共,當時還沒發生的時候沒說出口。但是,它事實上我認為你就是以毒滅共。我是對你有信心我才跑出來的。我還真沒那感覺,說實在話。

但是,謝謝藍光兄弟和木蘭翻譯組做這個視頻。那麼,我今天在洗手間的再聽的時候,我確實對我自己挺佩服的。我對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有一個更高的理解和尊重。Please,Close the door, close the door. Thank you。(中文大意:請關上門,謝謝。)

為什麼呢?就我其中大概我淋浴也就是七、八分鐘,我聽了一段,沒有全聽。我們在2019年6月份、5月份平港七策、王岐山、生化武器、化學武器。

大家往回看,我們戰友給的情報,我們的大校,我們的大校頭一段時間好消息,這就是天才,竟然在日本就這麼短的時間學的日語竟然得到了日語老師的高度誇獎。我們的大校的日語現在是學好了,你看看這了得了嗎?

我們的大校當時提供了當時香港解放軍要穿上香港黑警的衣服進軍香港,我們的大校提供了多少內部的資訊包括王岐山南巡,回去途經武漢,誰能說出這話出來?包括當年的胡舒立最早洗地的這是所謂的人不傳人,而且這事沒問題、可控。

大家當你再回去看這段歷史的時候,只有爆料革命緊緊地咬住了共產黨這幫老鱉孫緊緊地不放。而且我們每次通過我們正確的情報,及時地傳達給了世界,包括疫苗,包括大家最後看的那視頻,孩子打上這個疫苗的那種感受,包括吃羥氯喹。

我們現在有二十幾個在亞洲的朋友,所謂的獲得得了那個病的那些二十幾個得到病的,不是我們戰友是我們在奧運會去的朋友,還不能算是戰友。唯一一個在醫院躺著的27歲的就是打了疫苗的,剩下那19個都是沒打過疫苗的。但是,他們也沒吃羥氯喹,染上以後全吃羥氯喹都走了,就剩一個躺在醫院了,還是最年輕的。

接上文——

郭先生0807直播前播放視頻匯總

編輯整理——

加拿大楓葉農場: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

華盛頓DC農場:湘江之水

校對整合——

喜馬拉雅日本銀河系農場:黎明之前

段落歸納及發佈——

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背靠背(frankie)